第133章 美人如玉,谁能不爱?

小说: 一代狂君 作者: 妖刀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29 阅读进度:133/134

第133章美人如玉,谁能不爱?

过了许久。

秦云露出一个和煦笑容,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起身亲自扶起城阳夫人。

她显得很局促,面对帝王,露出了怯色。

“你的消息对朕有用,但今天的问话你要烂在肚子里。至于赵子胜,他犯了死罪,朕看在你的面子上,饶恕一命。”

“在天牢圈禁他一年,让他思过,如何?”

闻,城阳夫人紧绷的脸蛋一松,长长吐了一口气。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

“陛下放心,我知道此事利弊,今日之事,烂在肚里,我也从未踏入这养心殿。”

秦云满意一笑,眼神不禁在她白皙的娇躯扫了一眼。

美妇就是美妇,身材一绝。

夜幕死寂。

巳时三刻。

黄道吉日,时间一分不差!

浩浩荡荡的祭祖队伍从皇宫出发,直指邙山。

随行车队绵延百里,极为壮观。前后军队共计数万人在沿途保护,可以说是密不透风。

秦云坐镇中间,在最大最气派的龙车之上。

后宫嫔妃,萧淑妃自然而然成为了前去祭祖的代表,这无疑也是宣布了她皇后之位的信号。

“报,陛下,队伍全部已驶出了帝都,预计深夜抵达邙山太庙!”

“行宫已经完善,沿途一切也都正常!”

寇天雄来报,他负责此次祭祖的一切安全。

秦云点了点头:“九王爷秦渊在那一辆马车?”

寇天雄在龙车外,指向左后方:“在那。”

秦云拉起珠帘,透过山野看去。

说巧也巧,九王爷秦渊也在此时掀起了马车的帘子,隔着数千米,遥遥看向中心龙车。

这是秦云第一次和他的对视,看不太清楚,但依稀能分辨出这就是秦渊。

同父异母的兄弟,眼神交织,那古井无波之下,却暗藏了杀机!

秦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很远在给秦云行礼。

秦云点点头,放下珠帘。

收回眼神,似笑非笑的自自语。

“这老九,果真是朕的好弟弟啊,一表人才,气宇轩昂,隔着这么远朕就闻到了他身上不正常的气息。”

“陛下,是否要召见他?”寇天雄骑马跟着龙车,弯腰问道。

“不。”秦云摇头:“召见他干什么,朕有些乏,去接窦太妃过来。”

“是!”

寇天雄领命,立刻骑马飞奔往后方去。

一小会,就到了队伍的后半段。

“陛下有令牌,召太妃前去!”寇天雄吼了一声。

前前后后逾数百米都能听。

一辆尊贵硕大的马车之中,雍容华贵的窦太妃眉头忍不住跳了一下。

他又想要干什么?

这种场合,他还敢轻薄自己?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到秦云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她五指抓住华贵宫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了龙车。

在她车马后面几十米远。

秦渊坐在马车之中,脸色沉冷如水,修长的五指捏的砰砰作响。

母妃蒙垢,这是他秦渊的屈辱!

他将这份恨意深深的藏在了心中,一不发,极其可怕!

最终,他松开了手。

眼神焕发出锐利,低声对马车中侍奉的一名婢女道:“从现在开始,断绝和王敏的所有联系,以免露出马脚。”

“本王,看戏即可!”

“是。”婢女轻轻应答,眼神有着锋芒:“殿下,应该深夜一到,三大方士便会做法,正好赶上皇帝降临邙山。”

闻,秦渊的嘴角掀起一抹阴翳的冷笑。

龙车中。

摇摇晃晃,官道的路并不平坦。

秦云肆无忌惮打量着窦太妃风韵犹存的脸蛋,以及被宫装包裹的身段。

这一次,窦太妃学乖了,忍着羞愤,一不发。

她也不敢激怒秦云,心里害怕面前这个男人。

“太妃,坐那么远干什么?你很怕朕吗?过来,坐这。”秦云拍了拍自己的身旁。

窦太妃浑身一颤,黛眉紧锁,尽量平和道:“陛下,这样不妥吧?”

“有何不妥?”秦云的锐利眼神扫了她一眼。

窦太妃顿时脸蛋一白,修长玉手举止无措。

深吸一口气,她提起宫装,还是慢吞吞的坐了过去。

浑身上下,都透着害怕跟惶恐。

龙车中,一个伺候的宫女都没有。如此孤男寡女,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本想着在祭祖的车队里,后面皇亲国戚不少,秦云不至于胆子这么大。

但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秦云竟是伸出一手,从背后搂住了她的丰腴的腰肢,将她一拽,拽入了怀中。

窦姬脸色大变。

“你!”

秦云笑眯眯道:“嘘,外面人可是很多,万一被听见了,你这太妃的名声也就没了。”

“朕是天子,自然是不怕,可你就不一样了。”

窦姬玉脸铁青,咬牙道:“陛下,此行是去祭祖,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秦云不予理会。

窦姬羞愤难当,脸憋的通红,偏偏她还不敢反抗,也反抗不了什么。

只能咬牙承受,气到发抖。

接下来,秦云的动作让她更是濒临崩溃。

窦姬绷不住了,绝美的脸蛋浮现惊惧,整个人挣扎起来。

“太妃尽管挣扎,祭祖祭天之后,回宫朕便让老五老八统兵,去匈奴进行边境谈判。”

闻,窦姬全身一僵,不再挣扎,美眸睁大饱含泪水。

“你就一定要这么对哀家吗?”

“美人如玉,谁能不爱?”

窦姬绝望了,屈辱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她知道,这是惩罚,这是秦云故意的惩罚。

远远比杀人头点地要狠!

他肯定知道了自己圈养杀手,企图谋反等事。

窦姬银牙紧咬贝齿,默不作声,隐忍下一切,只想秦云的覆灭来的更快一些。

心中恐惧又期盼:“不,哀家还有希望,哀家还有一个极其出色的老九!他会掀翻这个色胆包天的暴君的!”

“而哀家,暂时隐忍又如何?”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