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为师 第一百一十九章:地班神眷者

小说: 一刀大圣 作者: 问痴愚 更新时间:2020-11-22 00:41:25 字数:3849 阅读进度:119/130

“刚刚那个摊主你认识?”赵飞星问。

范云剑愣了一下,“那个没牙的老头?不认识,不过他说话倒是有趣。”

“是啊。今天也算麻烦你了,不如请你大吃一顿。”

范云剑闻言眼睛就亮了,道:“四月楼?”

“你又想去打赏?听说上次事件后那边聘请了很多高手,这次可不会给你赖账。”

范云剑撞了撞赵飞星的肩膀,“去嘛去嘛,我觉得你肯定是隐姓埋名的富二代,不可能消费不起。”

赵飞星笑道:“少装娘娘腔,其实像你这种作风,倒比我更像富二代,说不定还是大家族的子弟。”

“怎么可能,我要是大家族的子弟,至于现在这么惨吗?”

赵飞星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说话颠三倒四,不知真假。

不过从这段时间相处来看,他以前肯定经历过富贵生活,如他讲的那样有女子恋慕也可能是真的,不过现在这副模样,是落魄了?

赵飞星现在身处漩涡之中,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小心,范云剑不管对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都需要留几分提防。

两人说着,却真往四月楼而去。

刚到楼下,却发现大门紧闭,范云剑一脸惊讶。

“看吧,不是我小气,今天这顿请不了你大的了。”赵飞星笑道。

“不可能啊,这四月楼不可能不开业啊,一定是有什么情况!”范云剑喃喃自语。

“得了吧,这天色也开始黑了,我倒有个打算,干脆买上一些吃食,回去和学生一起吃。”

“好吧。”范云剑有些心不在焉。

两人去酒楼买了食物,托店小二安排人送达,便径自返回学院。

……

正当赵飞星和范云剑在外头奔波的时候,从黄班教室,张从云正在劝说着几个玩闹的同学。

“你们不好好修炼,到时候考试不及格是要被开除的。”

“老张,你都不是班长了,少啰嗦这些。”一个从黄的老班底说道。

“再说,这破地方,一点成长的空间都没有,刻苦修炼也是为了混日子,你说你能从学院里得到什么?每日一顿饭吗?”他越想越气,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是我们自己实力不如人,怎么能怪学院呢。”张从云低声说。

有人冷笑道:“你觉悟高那是你的事,我们只想自己能够出人头地,在这个破地方,我们连修炼都得自己摸索,有什么用处?那些老师管过我们吗?”

“就是就是,嘴上说得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多尽责呢。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废了。我们既不如普通的修士,又不能像凡人一样有一技之长,安心去打工,到时候怎么办?”

“妈的,开除就开除,大不了去当流民,找个凡人的营地,说不定还能当老大呢。”

“你们别这样……”张从云见几个人大吵大闹,急得不知所措。

“你们……”一个声音将所有吵闹压下,金身境的灵力让众人闭嘴。

开口的是梁正飞,正在修炼的他被吵得无法安心修炼。

他喝道:“现在外面兽潮泛滥,别说你们这些垃圾修为,就算是学院年轻一辈第一人赵莫也死得很难看,你们真想出去?”

众人一阵沉默,一方面是惹不起金身境,一方面是想起大元城外的种种灾难。

张从云赶紧说道:“班长说得对啊,大家要安心修炼,池老师跟别的老师不一样,他会帮我们的。”

见众人开始安静下去,张从云从心里松了口气,正在这时,却听见教室外面传来嘈杂声。

“什么情况!”他下意识说道。

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梁正飞也站了起来,他听见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从黄班的人来到教室门口,看见外面站着一群武者打扮的人。

如果赵飞星在此,一定会认出,他们跟当初和自己有矛盾的赵然的一样的打扮。

“同学们,你们来从黄有什么事情吗?”张从云上前问道。

“一边去,垃圾别跟我说话!”为首的一人踹出一脚,直接把张从云踢飞。

后者像颗大型炮弹一样砸在教室的木墙上面,震得整个教室摇摇晃晃,像是要坍塌一样。

“赵德助,你够了!”梁正飞上前面对这些武者。

“哈哈,老梁啊,近来可好?昨天大师兄才在念叨你呢。”赵德助笑呵呵地看向梁正飞。

梁正飞脸色微变,故作镇定道:“不劳挂念,我在哪里都是大师兄。说起来肖景成也随我,每次都用我扔掉的东西。”

赵德助神色嘲讽地道:“你竟然还敢羞辱肖大师兄?人家拥有神之碎片,是神眷者,小心祸从口出!”

神眷者?

从黄班的人大惊,传说中被神族选中的人物,这种人只要能够成长起来,都会被神族收于麾下,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躺在墙边的张从云只感觉肚子一阵剧疼,他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他身边,抬眼望去,是新来的同学,那个看起来总是无精打采的人。

“李安然。”

“快服药!”李安然拿出一枚丹药,让张从云服下。

“没想到地班有一个神眷者。”他看着正在得意的赵德助喃喃道。

“呵呵,谁知道真假呢?神眷者在哪里都是排名第一的人物,肖景成那么强,怎么去不了天班。”梁正飞强道。

赵德助对此也大惑不解,但他早有应对,说道:“大师兄的想法,岂是你们能看透的?”

……

赵飞星刚到从黄班门口,却听见里面吵闹声不断。

他看过去,却是一群身穿武士制服的学生。

范云剑在一旁说道:“这是学院的一个武团,以赵家人为首,他们来干什么?”

“一群歪瓜裂枣,迟早是要滚出学院……”

这群武士在嘲笑着从黄班的人。

张从云勉强站起来,叫道:“你们这样,我要报告老师啦。”

“傻大个,瞧你也五大三粗的,遇到事就要告诉老师,跟个娘们一样。”

“哈哈哈……”

张从云被激得涨红了脸,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梁正飞站在人前,喝道:“够了,你们说完了就赶紧滚。”

“梁正飞,你可好自为之吧……”

这些人说着,便转身打算离开,却看见赵飞星。

“哟,是从黄的班主任啊,您来了。”一个嘴脸刻薄的人笑着上前。

赵飞星抬手示意:“停下,你是学生?”

“地班学生。”他回答。

“学生见到老师,要行礼。”

这人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你们听到了没有,从黄班主任叫我们行礼呢。”

“哈哈哈,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笑死我了,真拿鸡毛当令箭了。”

赵飞星看着他们,脸色带着笑意。

“你笑什么?”这群人中传来喝问。

“笑你们无知。”

神念席卷,将噬灵化法的力量打入这群人身上。

他们惊讶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你做了什么?这里是学院,身为老师想要加害学生吗?”领头者骇然问道。

赵飞星看了他一眼,不变的是笑意。

“老师怎么会伤害学生呢,但是,学生犯错,还是应该处罚的。”

“罚什么好呢?”赵飞星思考了一下,笑道:“就罚站吧,虽然你们不懂礼貌,但这也只是小错,罚站就可以了。”

“从云,把这些同学搬到园区门口……”他刚刚说着,却看见张从云病态的神色,顿时脸色一沉。

“怎么回事?”

“老师……”有人赶紧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都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在江湖上,既然打了人,就要被打回去。”

赵飞星看着从黄班的学生说:“不过我们是在学院,讲规矩的地方,不能狗咬你一口,你就咬回去。从云,去把打你的人的储物工具拿了,就当是赔偿了。”

“你敢!”赵德助顿时急了,他所有的积蓄都在储物工具里面啊。

“老师……”张从云也有些不知所措。

“叫你拿你就拿!”赵飞星喝道。

“是!”见老师是认真的,张从云只能硬着头皮去摸赵德助的胸怀,从中掏出一个黄色袋子。

“你敢拿,我日后一定找你报仇。”赵德助又羞又恼,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赵飞星对这些地班学生说道:“听清楚了,今天处罚你们的是从黄班班主任,池玉先。如果你们的班主任有如何异议,欢迎来找我讨论,或者找甘游主任,院长们来评评理。”

“你们过来,把他们搬到门口。”

从黄班的男同学得到命令,一人一个将这些地班学生提到门口,像扔废柴一样扔在墙角。

“哎呦……”

“我去,你们别让人压着我啊……”

“我脸着地了,无法呼吸。”

看着哀嚎的地班学生,赵飞星阻止了从黄班的人去帮忙。

赵飞星检查了一下张从云的身体,令他诧异的是体内的伤势并不像表面那样重。

“安然同学刚刚给我药吃了。”张从云赶紧说道。

赵飞星看了看躲在人群里的李安然,这个人实际上的修为在从黄里也就梁正飞能和他打,而且看样子,他比梁正飞理智多了。

“行了,所有人拿上行礼,我们去住的地方。”

干完这一切,赵飞星对众人说道。

梁正飞却道:“正准备去吃晚餐呢,吃后再说吧。”

赵飞星闻言脸色就严肃了起来,“老师说话,学生直接反驳,成何体统?”

梁正飞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有这种反应。

“身为大师兄,众学生之首,当以身作则,你的言行不仅仅代表自己,还在引导着其他同学,希望你今后注意这点。”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梁正飞身上,他僵在当场,心里有些愤怒,不过还是克制住了。

教训了对方几句,赵飞星主导了现场的指挥权。

他让大家打包好行李,一行人浩浩荡荡向驯兽场走去,张从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再三检查园区大门的锁,确认无误才走,至于门口那些哀嚎的地班学生,已经被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