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9章 车祸?

小说: 一号警官 作者: 一号狙击手 更新时间:2018-09-05 02:15:50 字数:4482 阅读进度:30/328

“停,停车,停车。”四轮车突突的开到村口,在路上激起了一条长长的土龙,丁凡正手搭凉棚,费力的张望着,感觉快要到了上次发现了豆豆的地方呢,就听着后面郑助理喊着停车了。

丁凡一顿踩刹车、摘档,四轮车停在了路边,四周掀起了一片杂乱的灰尘。

刘波乡长摘掉挡风的平镜,擦了擦眼眶子四周的尘土,看着车外贱贱散去的灰尘,看清了他要等的人,挥了挥手,叫着路边瓜棚下一个人过来。

此人提着一个黑色提包,上身穿着一件崭新的灰色涤卡夹克衫,一条真皮腰带耷拉在裤兜上,一笑起来小眼睛眯着。

新衣服和如此猥亵的模样混在一起,让人感觉不伦不类的感觉。

当然这是在丁凡这里城里人看来,在乡下人眼里,没准还算时尚的,刘波就还夸奖的说:“满囤,上车上车,今天就看你的了。”

没错,是刘波的表弟王满囤。

郑助理跟在领导后面不失时机的拍马溜须的指着车厢前面连接处,叫着他快上来:“满囤啊,听说你发财了啊,今年种的黄豆能收两千斤吧,马上就能评上万元户了。”

鲶鱼王站在车下,扬了扬手,一块塑料壳的手表顿时露了出来,好不谦虚的说:“郑领导,那是嘞,要不表哥能给我说媳妇吗?听说那个刘爽大辫子,瓜子脸,双眼皮,长得老带劲了,我来几回了,都没见着,就她小时候见过几回。”

刘波掏出烟,给他俩一人一根,点着了抽了几口,才想起来前面还有开车的丁凡,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些许的不悦。

前天晚上,王满囤连夜跑到他宿舍,一顿告丁凡的状,说丁凡今天去了,这家伙勾.引了美寡.妇萨娜,还朝自己收治安费,说没钱请喝酒也行。

刘波这才决定好好杀杀丁凡的威风,正赶上这家伙让自己帮忙说门亲事,就想起了和县粮食局李五三局长有个约定,今天见面吃饭,他正好有个外甥女年方十八岁,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听他们说着,二胖低头摆弄着衣襟,假装看着前面,小声说:“大哥,鲶鱼王啊,你认识吗?这家伙老恶心了,早些年挖坟的事没少干,去南方卖金银首饰,都说他赚黑心钱了。”

丁凡静静的坐着,面向前方,靠在靠背上,静静的听着后面这些人的对话,心里莫名的火起:“老刘,你可够损的啊,明知道我要收拾鲶鱼王,你倒好,让我给你开车来了啊。”

听了二胖说的事,他微微点头,仍然不动声色的待着。

“小丁子,快点开!别耽误了中午吃饭,李局长等着呢。”刘波让王满囤坐在身边车帮上,催着丁凡就要开路。

郑助理是财政所的,见过王满囤几次,这家伙以前总是在江边逮鱼摸虾,名声不是很好,今天人家穿的板板整整的,还戴着新买的手表,又是乡长的表弟,自然就寒暄着问着最近怎么发的财之类的话题。

“你说种地啊,地里刨食没意思,干受累,赚不到钱,去年冬天我去南方卖皮子,一趟下来……”王满囤假惺惺的说着,说到一半,冲着前面开车的丁凡大声喊了起来:“开车的,能不能快点啊,我表哥让你快点开,你耳朵赛驴毛了吗?”

丁凡双眼平视前方的土路,稳稳的打着方向盘,耳朵一直听着后面的人说话呢,只是越听越感觉王满囤这家伙虚伪、恶心。

这家伙在欧浦湾整天搞女人,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现在竟然装成暴发户。

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就算是隔着十几里地,像王满囤这种名声奇臭无比的人,翻身屯的人肯定没多少知道。

但刘波清不清楚,这就不好说了。

一个人再坏,最后知道的往往是他的亲属,这一点古今都是如此。

可他这么使唤自己,分明明摆着就是狗仗人势,借着刘波欺负自己,想到这里丁凡胳膊肘顶了二胖一下,低头小声说:“准备好了吗?”

“嗯嗯。”二胖跟了他两天了,多少了解他的脾气了,立马机灵的回答着。

这条路和丁凡来的时候一样,过了这个上坡,就是一段七八十米的大下坡。

坡度很大,左边是细沙,右边沟里是大雨过后由上而下的流水,在车头看起来像个大铁锅锅底。

丁凡带着满脑子的气愤猛踩刹车,发动机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四轮车突突声加大,发疯的向着下面冲去。

“凉快,凉快,表哥,这车坐的老凉快了!钱我带了,一会到了城里好好喝几盅啊。”车子正以五六十迈时速向着下面冲去,车上的王满囤被吹的浑身凉快,心里更是得意极了,派出所的这个小民警,那天还欺负自己呢,现在就得这样听自己的,让你开快点就快点。

不一会功夫,四轮车已经开出了二三十米!

丁凡右脚踩着油门,左脚轻轻的点着踏板,余光看着二胖两只手摁着身下的座子,知道这家伙也准备好了,猛的抬头看向远处的公路。

“好,这东西还在啊,就它了。”他看到了来时一个涵洞上有段两米长的木头桩,现在看到还在,一下子下了决心。

前面有个小幅度的拐弯,他右手轻轻的转着方向盘,右脚均匀加速,稳稳的踩着油门,四轮车慢慢的加速向前开去。

“十米,五米,三米……”快到跟前了,郑助理看到了那个合抱粗的木头桩,刚要着急的喊一声,那紧张的瞳孔里,车头马上就要撞上了,着急的马上抓住车帮,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还有两米时,丁凡猛踩油门,车轮猛的向着前面撞去,同时收油、点刹车!

只听噗通一声!

四轮车撞在了木桩上,木桩被撞出去两三米,还在缓缓的滚着,四轮车发动机突突几声,一下子熄火了。

丁凡往车下飞一样的跳了下去,二胖从右边跳下去时,重重的甩了一下,马上又向前滚了几米,才抱着头停了下来。

巨大的冲击力下,车子骤然停住,这么一来后面的车厢里就惨了。

只听一阵惨叫声响起,半个车厢摔入右边水沟里,刘波双.腿骑在车帮上,半个眼镜挂在鼻子上,手死死的把住车帮,郑助理高高的个子跌落在水沟那边,两条腿耷拉在水沟里,稀疏的头发贴在脸上,不住的喊着“刘乡,刘乡!”。

王满囤当时正满脑子想好事呢,身体又轻,大半个身子被郑助理压.在身下,正一点点的往外爬。

“大哥,怎么回事?翻车了啊?”二胖灰头土脸的跑过来,假装疑惑的看着丁凡。

丁凡整了整*,看了眼前面的木桩,目光向四周遥望了一圈,警惕的说:“你给我好好看看,附近有没有不明身份的人,这里是边境地区,防备敌人破坏,快点。”

他站在车头前面,慢慢的走着,一脸严肃的观察着木桩和车之间的距离,拿起摇把子慢慢的敲着地上,勘察路上有没有爆.炸物品什么的。

“小子,你瞎了啊?怎么开的车,你看把乡长摔的,我告诉你啊……”王满囤托着疼的难受的胳膊,拖着一瘸一拐的腿,从水沟里涉水过来,回头看了看,那块塑料壳的手表早就不知道摔到什么地方去了,气的他狐假虎威的骂了起来。

郑助理扶着刘波,两个人衣服破损不轻,刘波的衣服扣子掉了几个,郑助理给刘波拿着断了带子的提包,狼狈不堪的走了上来。

刘波扶着歪歪扭扭的车厢,气喘吁吁的,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狼狈,抓下来脸上的半个眼镜,知道修也修不好了,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看着丁凡正在步量着现场,一脸的严肃,刘波脑子里准备要发火的话,一下子迟疑起来,忍着怒气冷冷的说:“小子,你给我说,你开过车吗?你,你,这是怎么开的车啊?”

丁凡踱着小步,嘴里喃喃自语,不是的比划着双手,好像是在测量什么距离。

“郑领导,这小子,根本就没按好心,我早就看准了,绝对的……”王满囤气急败坏的嚷着,叫着郑助理,谁都能听出来,这分明是说给刘波听的,嘴里嚷着,奔着车头就去了,抓起了摇把子,在手里晃悠着就要动手。

这边,刘波瞥了一眼王满囤,手扶着腰部,疼的龇牙咧嘴小声呻.吟了几声。

“好啊,我表哥都让你给嚯嚯了,你这是目无领导,蓄意谋害乡长,今天就算是打了你,所里也不敢放个屁。”王满囤站在丁凡身后,眼睛红的血丝可见,眼球似乎凸出的像个蛤蟆,心里想着,手掌不由的猛的用力,多脚下一使劲,就要过来了。

“于超,你看着他点,不行就给我铐上,我怀疑有人正在破坏国家国防公路,蓄谋作案,看看用不用快点上报省里,这事很严重。”丁凡清晰的听着身后这个混子呼呼的发火,根本就不搭理他,轻轻的抬了抬手,满脸严肃的说:“这事一旦查清了,必须24小时上报燕京中央,边境无小事,事事通中央,胖子你立功的时候到了。”

他说的严肃认真,那专业分析的程度缜密的像法律条文,听的王满囤手臂慢慢放下,好像被什么无形的目光瞪着似得。

“省里?中央?边境地区,这,这……”刘波小声重复着丁凡的话,目光不由的和郑助理碰了碰,郑助理当然会意,一脸和事老的表情,凑过去,小心翼翼的问:“丁老弟,咱这是去县城呢,撞了东西了,搬开不就行了吗?有,有,那么严重吗?”

二胖站在丁凡身边,像个警卫员似的,死死的瞅着王满囤,警告他说:“放下,放下,瞎啊?聋啊?没看到民警处理案子吗?”

丁凡眼睛斜了郑助理一眼,感觉这个大个子虽然是未老先衰,头发少了点,可还算没听说他人品坏到哪里去,就轻轻咳嗽一声,居高临下的说:“老郑啊,你们这些干部平时都什么觉悟啊?看看,那电线杆子上写着国防线,乡里对面就是苏国,这点敌情意识没有吗?你平时连……咳咳,国防观念都哪去了?”

他真想说怪不得你连大河马都搞定不了呢,让人家弄的跪下赔不是,就你这智商啊。

郑助理手搭凉棚,向着道边树林里看去,那一个个电线杆上果真赫然写着国防的字样,顿时耷拉下了脑袋。

“你会不会开车啊,这车不是你开的吗?什么案子啊?坏人呢?大早上你就和邮局的小娘.们约会去了,是不是你就是坏人啊。”被丁凡几句话怼的像是丧家犬的王满囤,一直低头想着,想了一会了,突然想清楚了:分明就是丁凡自己开翻车了,他怎么还胡说八道啊。

丁凡目光直视着他,眼神全是鄙视和不屑,缓缓说道:“开车?本警在警校学的就是警务专业,大领导出门,司机旁边副驾驶坐的是生活秘书,后座上右边坐警卫员,司机身后才是坐首长的地方,一旦发生紧急情况,人的本能是县保护自己,首长坐在司机身后最安全,这是国际公认的,车速必须保持八十到一百二十迈之间,然后……”

这么滔滔不绝的说着,其他人仿佛能感受到他正在指挥一队警.灯闪烁的车队,车上坐着高级别的领导,旁边是六台警卫摩托,正向着远处威风凛凛的开去。

“这小子,这小子,不简单啊,宋老密,你怎么没告诉我啊……”刘波虽然腰闪了,浑身好几个地方疼的难受,似乎早就忘了剧痛,心里懊悔不已:这丁凡说的太专业了,哪是个普通的民警啊,肯定是见过大世面的啊。

丁凡这番话他能听懂一半内容,那王满囤几乎就像听天书似得,眼睛眨巴眨巴的,趁着丁凡停了下来,赶紧口气不善的追问道:“我表哥不是领导吗?你怎么不保护他呢?小子,你藏什么心眼了。”

丁凡闻言,还算客气的看了刘波一样,然后转头正色的说:“我对刘乡长没有太多想法,但是我正式告诉你警卫工作严肃神圣,开车拉的都是省部级以上的首长,乡长是什么级别?有空你好好问问吧。”

“小丁,你……”他话音刚落,刘波着急的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