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一生终结

小说: 一号警官 作者: 一号狙击手 更新时间:2018-09-14 17:29:06 字数:3517 阅读进度:281/289

经过了几天的忙碌之后,丁凡终于算是得到了一点结果,周正已经打来了电话,明确的通知了丁凡,明天一早兴安日报上面就会刊发丁凡写的那篇散文。

甚至因为丁凡的这片文章写得十分有感染力,在报刊上面站了很大的一个篇幅,就连周正写出来的那篇《满江红》都比不上丁凡的这片散文比重大。

这样一来,丁凡也算是比较放心了,至少阚亮能看见自己写的这片文章了,只要阚亮能看到,应该能看出来丁凡这片文章的意义。

希望在阚亮看到这篇文章之后,能给他带来一点心理上的安慰吧!

丁凡现在能做的,其实也就是这些了,剩下的丁凡就真的没有什么能做了,只能等着,在阚亮被枪毙的当天,丁凡还能在见到他一面。

只是马龙飞已经下令,阚亮被枪毙的当天,整个警局的人都不许去。

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是丁凡也能理解,老田头说得对,这件事总要避嫌一点的,自己不避讳什么,但是马龙飞不行,而马龙飞也不想在自己的手下中,又一个人被查出来了,所以才下了这个有点不近人情命令,丁凡也说不出来什么。

至于丁凡要给阚亮找一个好一点的墓地,这件事说真的还确时一点难办了,有钱人家都讲风水,先人去世了,一般都会找一个背山望水的好地方,可是丁凡也不懂这些风水之类的东西,外面找来的人,八成都是骗子,有几个真正懂行的,现在八成也在港城一代了,这边基本上很少有这样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江相派的人。

遇到这样的人,丁凡不将人都抓回来都算是不错了,哪里还会在找这帮人,帮忙看风水呢?

好在不懂这些风水之类的东西,丁凡也有自己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稍微有点缺德一点。

丁凡也想过了,自己不懂风水,但是那些有钱人家里不是经常都信这些东西吗?你找了人,帮你家里看了风水,我就在你家上面修一个坟,不仅站了你的风水,甚至还要在踩在你头上。

至于找谁的坟,丁凡心里已经有数了,无非是周边几个镇上比较有名的几个大佬,平常这些人都吆五喝六的,家里先人都被葬在一个风水好的位置,本警就直接将阚亮的坟修在他们的头顶上,就是死了也要踩着这帮人。

想好了这件事之后,丁凡就跟任杰交代了一声,转身出了公安局的大门,直奔赵小娴那里去了,打算要跟李翠兰说一声这件事,尽量跟她商量一下。

结果李翠兰知道这件事之后,二话没说就点头同意了,甚至说马上就要找人上山,直接在那几个坟头上面修出一个墓地出来。

丁凡看着李翠兰这个风风火火的个性,心中一点都不以外,真不愧是阚亮看上的女人,真有一点女中豪杰的气势。

面对李桂兰的这个性格,丁凡除了苦笑之外,也真是没有别的了。

第二天一早,兴安日报中刊登了一篇名为《从警无悔》的散文,署名就是丁凡,看着手上的这份报纸,丁凡长叹了一声,心中没有一点文章被人刊登了之后的喜悦,反倒是有点心酸的感觉,因为阚亮今天就要上刑场了。

一台破旧的解放大卡车上,阚亮身穿一身黑色的衣服,再不是他的那件光鲜亮丽的警服了,身上还被绑了绳子,被押向了刑场。

这是阚亮人生中最后的一段路了,就算身上已经没有了警服,但是阚亮依旧面带微笑,看起来十分惬意,一点没有即将上刑场的那种压迫感。

丁凡看着卡车上的阚亮,最后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这才转身直奔刑场去了,至于李翠兰,今天根本就没有来。

不是丁凡不叫她去,而是她自己不想看到阚亮最后的一刻。

丁凡依旧记得,昨天问李翠莲要不要在看看阚亮最后一眼的时候,李翠莲脸上那种凄婉笑的容,强压着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对丁凡说了一声:“我这辈子一直都是看的他一身警服,一脸正气,这就够了,他永远在我心里都是这样的,至于……”

后面的话李翠兰没有在说,丁凡也听明白李翠兰的意思了,她是不想在看到阚亮最后走的一刻,十分狼狈的样子。

只想留下阚亮在她心里最美好的一刻就够了。

虽然阚亮跟李翠兰处对象的时候,用了一点手段,甚至有点逼迫的嫌疑,但是李翠兰也是真心看上了阚亮,不然就李翠兰这个曝脾气,她会心甘情愿的嫁给阚亮吗?

一路上丁凡心中乱糟糟的,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路好像要起飞的架势,提前一步赶到了两边屯。

这里就是阚亮最后要被人枪毙的位置,呼鹿县这边的人,最后被枪毙的位置,一直都是在这里。在此之前,丁凡也问过王海龙了,早就确定了这个位置,甚至就连阚亮最后被枪毙的位置,丁凡都提前问清楚了。

而丁凡问清楚这些,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要在阚亮被枪毙之前,还能在看看今天的报纸,因为丁凡也不知道,在监狱里,阚亮能不能看到丁凡为他写的那一片散文《从警无悔》。

等到丁凡将报纸都在地上准备好了之后,押送阚亮的卡车也缓缓开过来了。

丁凡收拾好了地上的东西之后,走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顺手在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瓶酒,还有一只鸡,以及牛肉之类的东西。

两边屯这个地方,以前不是用来进行枪决的,只是后来因为这里的人都搬走了,两个屯子都没有人了,在加上这里十分的贫瘠,周围在没有人烟了,这才变成了一个执行枪决的地方。

说起来,丁凡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想不到,自己第一次来,就是来看自己师傅被枪毙的。

等到远处的车子开近了,丁凡也躲到一边去了,但是眼神还是直直的看着车上的阚亮。

就在丁凡认真的看着远处的阚亮时,身后有人在丁凡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丁凡大吃一惊,迅速的转身过来,挥手就要给后面的人来上一拳。

好在丁凡出拳的时候,没有使用全力,在看到后面的人之后,这才能将力量收回来,不然现在任杰的鼻子怕是要见血了。

丁凡诧异的看着身后来的人,因为站在丁凡身后的人,不只是任杰一个,几乎整个公安局的人都来了,当然除了刘德和马龙飞没有过来,剩下的人机本上一个不差的都过来了。

虽然这些人以前跟阚亮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但是大家怎么说也是同在警局办事的同僚,阚亮要走了,怎么也要来送送。

就算是马龙飞都没有想到,最后事情竟然会变成了这样。

原本已经通知了众人,谁都不去,结果几乎是所有人都来了,似乎也是心里抱着一点法不责众的想法吧!

丁凡点点头伸手在任杰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对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声音有点哽咽的说道:“我替,我师父谢谢各位了。”

时间不长,阚亮就被人从车上带下来了,由王海龙带着阚亮,送他到丁凡摆好了报纸的位置,顺势又看了一眼丁凡的位置,微微对丁凡点了一下头。

虽然王海龙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丁凡看得出来,王海龙这是叫自己放心,他会叫阚亮走的没有痛苦的。

阚亮迈着大步来到枪毙的位置之后,无意间看到地上有一份报纸,开始还有点好奇,但是听到王海龙在他耳边说了一声:“你上报纸了,你徒弟对你也是仁至义尽了,走之前在看看吧。”

王海龙一边检查手上的枪支,顺便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子弹,拿在眼前对着天上的太阳看了起来,明显就是想叫阚亮在看看地上的这份报纸,就像马龙飞说的那样,一个将死之人了,谁都没有必要在跟他计较早一点晚一点的事情了。

而阚亮看着地上的报纸,一行行的念着,最后竟然看的热泪盈眶,抬起头在人群中,四处遍寻着,终于在公安局的一群人中,看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人。

阚亮好想在对丁凡笑骂一声:小兔崽子,肚子里有点墨水嘛!

可是眼下这个情景,显然说这个不合适了,所以阚亮几次张开嘴,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眼角已经渐渐的湿润了。

最后阚亮缓缓的不上了眼睛,欣慰的笑了。

就在阚亮闭上眼睛之后的这一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了一阵朗诵声,还是阚亮平生最喜欢的一首诗: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杯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

这是阚亮少年时就一直记在心间的一首词,作者也是阚亮一生中最为敬重的人。

如今自己就要上路了,能在听到这首词,也算是自己有始有终了。

想到这里阚亮略微低下头,欣慰的笑了,嘴里还在细声的念叨着诗词中的一句句话。

最后阚亮抬起头,看向了丁凡,不顾身后对准他的枪口,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吼道:“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