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陆羽茶室

小说: 一念情笙 作者: 华卿 更新时间:2015-05-25 00:58:56 字数:2358 阅读进度:52/216

念生来到陆羽茶室的时候,季珠已经在包房里了等候着了,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周阳。

“六儿,你终于肯来了。”季珠站起身来拉念生的手,作势嗔怪道。

念生放下手袋,坐在椅子上,赔笑道,“四姑娘五六个电话来催,我岂敢不来?”

季珠撇撇嘴,娇俏模样一览无遗,“你还好意思说,我之前给你致电好多次,你找这样那样的借口,说什么都不肯出来,若不是我以绝交唯由,只怕还请不动你!”

念生掩嘴轻笑,她知道季珠心中有气才说那样的话,也不甚在意,反正一个人在家里也只会胡思乱想,何不出来赴季珠的约。

“六儿,这是周公子,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季珠视线对向身旁的周阳对念生道。

念生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季珠口中周公子,轻低螓首,“周公子。”

“你好,六姑娘。”周阳揽着季珠的弱肩,温润有礼地对念生点头。

念生看着季珠,后者依在周阳怀中浅笑,未道与否。

念生心里一时间五味繁杂,她还记得两年前,周阳的女朋友蒋小姐带人来在大兴酒家当场打了季珠一顿,当时周阳眼睁睁看着季珠挨打,还对蒋小姐说了句“怎么和这身份卑贱的女人动起手来了?不觉损你颜面吗?”至今想起来她心中仍觉悲愤,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当事人的季珠反而觉得没有什么事一般。

季珠给念生倒了一杯茶,笑问道,“念生,不上班之后你每天都在做什么?”

“以前上班的时候到不觉得时间过得缓慢,现在什么都不做,到闲得发慌发闷了。”念生微不可觉地叹了一口气。

季珠磕着瓜子发出清脆的嗓音,不屑道,“在大兴酒家上班有什么好?不就是一个陪酒的女人吗?赚得又不多,还要忍受客人的脸色,你的选择是对的。”

念生瞧了周阳一眼,周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收回视线,看着季珠叹息道,“我时常怀念有众多姐妹陪着的日子,总比现在一个人无聊孤寂的好。”

季珠捕捉到念生面容上的愁绪,担心地问道:“三公子待你不好吗?”

念生不忍季珠为她担心,浅笑道:“没有的事,他待我很好。”

“念生,秦三公子是这香江城里绝无仅有的好男人,人长得俊,家世优越,他拿你当他女朋友,给你买别墅,又肯为你付真情,是我们多少姊妹心中羡慕不来的好事,要我说,你也算是有福气的人了,莫要执念旧事。”

念生笑笑不语,季珠说的一切她都知道,这时候再虚与委蛇未免显得矫情。

周阳陪她们二人坐了半小时之后说要回商铺去,季珠说了几句关心话便放他离去。

待周阳走后,念生沉声道,“四姑娘,周阳当日那般待你,你怎还……”不说她看周阳今日看季珠的神色,倒是颇为宠溺。

“六儿……”季珠截断她的话,冷笑道,“你还记得当日我与你说什么了吗?我永远不会甘愿一辈子低着头做人,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让这些负过我的人加倍奉还。他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愚蠢无知的季珠吗?他一定想不到,有朝一日会败在我这个曾经被他抛弃的女人手中。”

“四姑娘……”念生不放心地喊了一声,“六儿,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玩火自焚的。”

念生动了动唇,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季珠笑道,“好了,难得见面,别说这些扫兴的话。”

两人又互相聊了一些自己的近况,从季珠的口中念生才知道大兴酒家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许文博喜新厌旧,抛弃了雪菲,转而恋上若烟,导致雪菲若烟两人反目成仇,雪菲一气之下辞掉了大兴酒家的工作。

念生感叹世事无常,人心难料,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季珠起身去开房门,嗔怪道:“徐少爷,怎么这时候才来?”

念生转头一看,原来徐清,她原来在大兴酒家上班的时候见过几次面。

徐清是徐骏的次子,徐家也是本城另一米商,其势力和财力同周家不相上下,两家米铺遍及香港岛,正所谓同行是冤家,一家独大好,所以徐家和周家表面上和睦,私底下却视对方为眼中钉。

徐清和周阳都是米商之子,但身份地位在家族内部却大相径庭,周阳是周家独子,获万千宠爱于一身,如不出意外,将会是下一届周家旗下所有铺面商号的继承人。而徐清则是徐骏不受宠的小妾所生,在徐家没有什么地位。

当然这一切是季珠告诉她的,季珠总能从客人口中套得许多话,不像她,每次都是本本分分地为客人斟茶倒酒,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徐清眼尖看见念生,不由得笑道,“六姑娘也在?”

念生连忙站起来,“徐七少爷,你好。”徐清乃徐家第七子,虽说没什么地位,但行内人都会给徐家三分薄面,唤他一声徐七少爷。

“既然你们都认识,那我就不多介绍啦。”季珠笑道。

接下来的谈话中,念生有些心不在焉,总觉得几个月不见,季珠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眼见季珠和徐清打情骂俏,她不禁想起刚才季珠依偎在周阳怀中浅笑低吟的模样。

到了傍晚,三人见时间不早了才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念生见季珠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徐清并耳语了一番,她本不欲偷听,但还是有只言片语落入她耳中,“他老子很信他,不会有假的”“你若做成这件事,定会博得令尊欢心”

晚上念生依在秦世轩怀中,说起下午的事,面颊染上愁绪。

秦世轩拍了拍念生肩膀,沉声道,“我看那四姑娘也不是心思单纯之人,你以后少跟她往来。”

“她不会害我的,以前在大兴酒家只有她拿我当朋友。”念生争辩道。

“人都是会变的。”秦世轩低叹道,也只有他怀中这个是个名副其实的傻姑娘,那季珠把她唤去,又先后约见两个不同的男人,就算被周阳知道了,季珠也可以将一切推卸到她身上。

念生心中一顿烦躁,不知道是因为季珠还是因为秦世轩,她缩进被子里,埋在秦世轩温热的胸膛上,紧紧抱着他的腰,“就算所有的人都会变,但是我们一定不会。”她似在告诉秦世轩,又似在给自己打气。

秦世轩回拥住她,“你说的没错,六儿,只有你才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