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周清扬的遗书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1-15 16:39:14 字数:2478 阅读进度:56/850

苏蜜下车后,害怕去医院会让周清扬担心,就自己找了个小医院,挂了几瓶点滴,又匆匆回家换了衣服,才到了医院。

她隔着玻璃窗就瞧见周清扬正拿着什么东西在看,眉目间柔和中有点眷恋之色,不大像是在看普通的公司业务合同。

苏蜜推门进去,“你怎么又工作!”

周清扬像是被她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将手里的合同塞在了枕头下,“你来了。”

“我没工作,就是呆着无聊,随便看些东西。”周清扬冲苏蜜露出温柔的笑容来。

“随便看东西也不行,你现在就该好好休息,为手术养精蓄锐!”

她这样子就像对丈夫絮叨的妻子,周清扬眼眸中缓缓浮现笑意。

“好,我都听你的,会做个听话的男人!”

苏蜜在他打趣含笑的注视下,一下子就红了脸。

周清扬痴痴然的看着她,心里又甜蜜,又苦涩。

目光一转,周清扬看到了苏蜜手臂上的擦伤,他一把抓住了苏蜜的手臂,“昨天夜里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那样满身是伤晕倒在山路上?”

苏蜜目光一闪,忙将手抽了出来,拉了拉身上的空调衫盖住伤痕。

“我有些事儿去山上找人,结果人没找到反倒迷路了。后来不是下雨了吗?路滑,我不小心滚下了山坡,爬上来天都黑了,那附近也没计程车,谁知道后来又发烧了……”

苏蜜起身转了个圈,“你看,其实我没受什么伤,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周清扬岂能不知道苏蜜是山上去找傅奕臣了,她不想让他知道,他就装糊涂由着她,不再多问。

不过听苏蜜的意思,她是没能见到傅奕臣的。

这并不奇怪,在他的预料之中。

可周清扬到底看不得苏蜜这么辛苦,尤其是为他。

他看着苏蜜,声音轻柔,“蜜儿……我如果走了,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幸福,好吗?”

他说着紧紧握住了苏蜜的手。

苏蜜手上一阵温热,抬眸就触上了周清扬温柔的目光,她脸一瞬间白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怎么会死!一定会长命百岁,一定会健康起来的!”

见她这样,周清扬心里又喜又痛,伸手抚摸着苏蜜的头发,“傻瓜,是人都会死的,答应我?好不好?”

周清扬说着将苏蜜轻轻揽在怀中,安慰的拍着她的脊背,苏蜜却忍不住痛哭起来。

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许久,周清扬才松开苏蜜,苏蜜哭的眼睛红肿,不好意思抬头,周清扬笑了笑,“我去给你拧个毛巾。”

“我自己去就好。”

“乖乖坐着,我顺便也上个厕所。”

他想要照顾她,哪怕现在破败的身体,只能给她拧条毛巾,擦试下眼泪。

周清扬去了卫生间,苏蜜坐在床边,揉了揉疼痛的眼睛,正好看见有一角合同的边缘从枕头下露了出来。

想着刚才的事儿,苏蜜好奇的将那纸从枕头下取了出来,看了两眼却神情一变。

只见那竟然是一份遗书,是周清扬立好的遗嘱。

上头清楚的写着,若他不幸病逝,他名下的所有企业股份,资产,十多处房产,以及各种形式的存款,还有车子,合计约一个多亿rmb,都将尽数由苏蜜全权继承。

遗嘱下,清楚的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周清扬!

他已经签名,他竟然将他的所有,都留给了自己!

可她根本就不是他的真妻子,她怎么承受的起啊!

苏蜜手一抖,遗嘱落在了床上,她的眼泪汹涌的往外流。

“蜜儿,你先自己倒杯水喝,哭了那么久,要喝点水补补的。”

卫生间传来周清扬的叮嘱声,苏蜜忙将遗嘱又塞了回去,然后捂着嘴,奔出了病房。

她害怕自己留在病房,会情绪崩溃,那样周清扬看到也会伤心难过。

病房门口,白淼淼提着一篮子水果,正撞上捂着嘴急匆匆往外跑的苏蜜。

“苏蜜,你这是要去哪儿?”

苏蜜停住脚步,看着白淼淼,眼泪一直往下滴,接着她上前一步,突然抱着白淼淼,失声痛哭起来。

“淼淼,我好难过,又好开心……我该怎么办。”

她难过老天对周清扬如此不公,又开心周清扬对她这样好。

痛苦和满足左右撕扯着她,苏蜜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快要被撕碎了。

“苏蜜,别哭啊。什么事儿,咱们慢慢说,你看,那么多人看着呢。走,去花园说话。”

两人在长凳上坐下,苏蜜便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白淼淼,哭着道,“以前我心里自卑,不敢太过接近他,现在我好后悔!”

白淼淼也被感动的眼眶微红,“苏蜜,我好羡慕你,为什么没有男人像这样一样爱我。”

苏蜜哽咽,“淼淼,我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四年前就跟他表白的,这样我们还能有四年的美好时光……”

白淼淼瞧着苏蜜,犹豫了下,“苏蜜,其实……你确定你对周清扬是爱情而不是感动吗?”

爱情是无可阻挡的,炙热如火的,白淼淼总觉得苏蜜和周清扬之前差点什么。

周清扬对苏蜜的好,她这个外人看在眼里都感动,白淼淼害怕苏蜜也当局者迷,分不清楚感动和爱情了。

毕竟如果是爱情,怎么会四五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苏蜜一愣,“淼淼你怎么这样说!我当然爱清扬的!他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以不爱他!”

她突然站起身来,“不行,我现在就去告白!”

“苏蜜,你冷静一点!你好好想想,现在你要是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对周清扬可未必是好事。”

苏蜜愣愣的看着白淼淼,白淼淼叹了一声,“苏蜜,你不要忘了,你才和傅奕臣……医生说了,周清扬现在要保持平静和愉悦的心情,才能顺利手术。”

苏蜜脸色一下子惨白,跌坐在了长椅上。

是啊,她才和傅奕臣上了床。

现在去和周清扬表白,然后再让周清扬知道,自己为了他去和别的男人上床,周清扬肯定不能平心静气的接受手术。

苏蜜将脸埋进了掌心,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

“苏蜜,别这样,说不定周清扬做了手术能够恢复健康呢。对了,你今天又去找傅奕臣了吗?他答应了吗?”

苏蜜想到今天在别墅发生的事情,轻轻颤抖了一下。

原本是想好了,要放弃,逃离那个可怕的男人的。

可现在想着对自己那么好的周清扬,苏蜜又动摇了起来。

“是啊,我不能放弃,我放弃了,清扬就永远等不到手术了……我和清扬就永远不可能会有未来!我要坚持!”苏蜜目光再度坚定起来。

“淼淼,这几天我不来医院了,你帮我照看一下嘉贝和嘉宝。我要去24小时盯着傅奕臣,不放弃任何说服他的机会,拼尽全力!”

苏蜜转身就往医院外跑去,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白淼淼担忧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唯有祝福好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