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敢让人碰,我先弄死你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1-15 16:39:39 字数:3288 阅读进度:78/850

王英眉头皱了起来,“这可就奇怪了……不过刚刚那些毕竟都是我们的推测,也许五年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女人出现。”

他说着,宽慰傅奕臣,“少爷这么多年为这怪病,何其辛苦,不管怎样,如今总算是有进展了。既然这位苏小姐是特别的,我建议少爷将她留在身边,我相信离少爷治好病也不远了。”

“嗯……”

卧房中,苏蜜悠悠然的转醒了过来,她只觉头晕晕沉沉的。

“这……这是哪里……”

她声音干涩的嘟囔了一声,吴妈听到声音,面露惊喜,忙跑了出去,“少爷,苏小姐醒过来了。”

声音传进了书房,坐在沙发上的傅奕臣一下子站了起来,迈步就往外走。

王英见他脚步匆匆的,不觉又摇头笑了笑。

何曾见过一向沉稳的少爷如此过,看来真是上心了。

“女人!你还知道醒来啊!”

卧房,苏蜜浑身无力,正挣扎着想要起身,就听头顶响起了一声讥诮又微冷的声音。

她抬眸,撞上了傅奕臣深邃凝视过来的眼眸。

苏蜜一下子怔住了,“我怎么在这里,我怎么了?”

她被打了麻醉药,醒来后神智不清醒。

傅奕臣见她一脸无辜样,倒是气笑了,坐在床上就将苏蜜拽进了怀里,偏偏还拽着她受伤了的手腕上。

“啊!疼……松手……好疼。”苏蜜顿时就被疼痛刺激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起来。

见她梨花带泪,惨兮兮的,傅奕臣冷哼了一声,这才略松开了一些手劲,“想起来了没?”

也许是疼痛刺激了神经,苏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晕迷前的惊恐一幕幕回放在眼前,她脸色雪白,低头慌乱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见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她先前穿的,苏蜜如遭雷击,眼泪顿时成行滚落。

“我……我是不是已经……”

“是不是已经被那畜生碰过了?你觉得呢?”

傅奕臣见她说不出口,接过话道。

苏蜜听他这样说,愈发慌乱绝望,泪眼朦胧的看着傅奕臣,她情绪有些失控的尖叫着,“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洗澡!”

傅奕臣却拽着她的手,一扯一压,顿时便将苏蜜压倒在了床上。

他低沉又森冷的声音响起,“你要是敢让别的男人碰了,我先弄死你!”

苏蜜被他沉沉的身体压着,有些喘不过气儿来,她看着傅奕臣,一时间有些没明白他的意思,哽声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现在难道死了吗?”

傅奕臣挑起眉梢来,唇边掠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说自己要是让别的男人碰了,他就弄死她。

她现在没有死,那就是说她并没有被医院那个畜生碰过?那畜生没有得逞?

苏蜜的眼眸一下子盛放出光彩来,她盯着傅奕臣,双唇微颤,“我得救了,你救了我?”

“你说呢?傻不傻啊。”傅奕臣抬手轻轻刮弄着苏蜜脸颊上的泪珠,缓缓露出笑容来。

苏蜜听他这样说,又惊又喜,她握拳捶打起傅奕臣来。

“呜呜呜,你刚才故意吓唬我,你怎么那么坏,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差点以为……我都快吓死了!”

她发泄似的,捶打着傅奕臣。

她握着小粉拳,一下下的砸着他的肩背,傅奕臣没被打疼,反倒被她一下下的捶的心肝直颤。

他一把扣住了苏蜜的手,压在她的身体两侧,盯着她道:“坏?我还没让你见识下更坏的呢……”

他说着,修长的手指已经探进了苏蜜的衣裙下,恣意游走起来。

苏蜜轻轻颤抖,有些害怕的挣扎着,“不要……我要去洗澡,我想洗澡。你放开我,唔……”

她拒绝的话,却被傅奕臣堵住,直接吃进了口中去,再难发出声来。

“完事儿一块洗……”傅奕臣低喃,他深深的吻着苏蜜,先开始还是温柔轻缓的,可很快,他就没有了耐性,几乎是狠厉的咬吸她的唇瓣。

他的身体里的火已经彻底被这个馨香的小女人给点燃,想到从酒店到医院的路上,自己担忧焦急的心情,傅奕臣更是发了狠的想要惩罚苏蜜。

他迅速褪去两人之间的阻挡……卧室中的温度越来越高。

……

事毕,苏蜜躺在傅奕臣的臂弯里,身上软的像是一滩水,她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一下。

傅奕臣搂着苏蜜,一下下的用他修长的中指,卷弄着苏蜜散落的长发,神情慵懒又餍足。

“那个人,他如果继续在医院里工作,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人……”

苏蜜咬了下唇,又道,“傅少能不能帮我报警,我想要报警,将那畜生绳之以法!”

苏蜜说着从傅奕臣的臂弯里抬起头来,莹润的眼眸清澈而坚定。

傅奕臣瞧着她却嗤然一笑,抬起手指来,刮了刮苏蜜的小鼻子,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来安排,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将牢狱坐穿的准备!”

苏蜜眨了眨眼,看着傅奕臣霸气的神情,心里竟格外的安定,“要是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我可以去警察局接受询问的。”q8zc

“上什么警察局?警察局有那么大的脸面吗?行了,这事儿你不必出面,我会处理的。”傅奕臣声音略有些不耐烦,他言罢,眯着眼低头盯着苏蜜。

“看来你还不累啊,竟然还有力气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那么……就继续喂饱我吧!”

傅奕臣说着又翻身压在了苏蜜的身上,这小女人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毒瘾一样,一沾上,他就把持不住。

“唔,不是……我累了,我真不行了……唔。”

“小骗子,不信你了,乖乖的勾着我的腰。”

房间中很快又响起了纠缠的声音,傅奕臣从卧室出来时,苏蜜已经又累的睡了过去。

傅奕臣吩咐了佣人,不准吵醒苏蜜,任她休息,这才迈步下楼。

他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坐下,翘起脚来,吩咐周伯道:“去叫宋哲来。”

宋哲很快就赶了过来,傅奕臣问道:“医院的事儿,查过了吗?”

“少爷,我都查清楚了。那个不长眼的畜生,还是个科系主任,因为院长是他的亲舅舅,平日在医院肆意妄为,像今天对苏小姐做的这种畜生不如的事儿,不是第一回了。”

“从前他做的那些事,我要货真价实的证据!”傅奕臣声音低沉,微微眯了眯眼,说道。

“我明白了。我这就让人调查从前的事儿。”

傅奕臣手指轻轻敲击着真皮沙发的椅扶手,又吩咐道:“这件事,我不希望有任何关于苏蜜的风言风语传出,也不希望她出面,所以,联系下从前被那畜生胁迫过的女人,买通她们出面,我要什么结果,你应该知道的。”

“我明白,冯畜生一直挺谨慎,一直没留下什么证据,事后,那些女人们因为羞于启齿,或者被威逼利诱,都没有揭露这畜生罪行。不过,我会安排好的,少爷放心。”

“嗯,去办吧,顺便再找几家媒体好好关照一下。我要的是重判!”

宋哲点头应是,傅奕臣眸光又冷锐了几分,“入狱后,给我废了他的眼和手!”

看了他的女人,就要被挖掉眼睛的自觉!

碰了他的女人,就该有剁掉双手的准备!

宋哲心里一寒,却毫不迟疑的应道,“明白。”

他又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手机来,递给傅奕臣,“少爷,这是苏小姐的手机。”

傅奕臣伸手接过,就见手机已被摔的屏幕碎裂。

傅奕臣按了两下,破碎的手机屏幕竟然还亮了起来,他挑了下眉,摆手示意宋哲可以退下了。

傅奕臣又点了两下,破碎的屏幕上跳出了最后通话记录的页面,里面赫然标着,最后一通电话打给的是……

黑心boss,打败你?

“黑心?呵呵……”傅奕臣唇角轻勾。

他看他大概是对那个女人太纵容了,以至于她得寸进尺,竟有胆子给他标注这样的名字。

他正想着,苏蜜的手机就又欢脱的响了起来,这次却是有人打了电话过来。

帅周周?

那又是谁?

傅奕臣盯着显示屏上的来电显示,毫不迟疑的点了接通键。

“喂?蜜儿!你没事儿吧,怎么一直关机,你现在在哪里?”

急切的男性声音响起,傅奕臣皱眉。

蜜儿?

叫的这么亲切,难道这个帅周周就是苏蜜的那个丈夫?

该死!

周清扬不听苏蜜开口,就忍不住又急声道:“蜜儿!不是说好要来医院的,怎么现在都没有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清扬的声音透出关心和爱护,傅奕臣已经确定了周清扬的身份。

蜜儿?

叫的倒是亲热的很啊!

他声音沉稳的回答道:“蜜儿在睡觉,没法接电话。”

傅奕臣的声音紧紧的咬着蜜儿和睡觉两个词,有些刻意的强调,语气暧昧。

周清扬整个人都愣住了,身子一僵,他怀疑自己打错了电话,可是那边的男人却又分明提到了苏蜜。

他也叫她蜜儿,像自己一样!

周清扬声音略有些僵颤,“你是谁?”

傅奕臣轻笑了一声,“我?勉强算是蜜儿的主人?”

那女人,现在属于他!

傅奕臣的声音充满了笃定和占有,言罢,他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