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你能不能放过我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1-15 16:39:45 字数:3204 阅读进度:86/850

苏蜜的安静,倒是渐渐唤醒了傅奕臣的神智。

他试探着松开她的手,见苏蜜没挣扎,便拥住了她,将她狠狠的往怀里揉,吻着她的唇也愈发深入。

他的怀抱,他的吻,他的气息,强大的无处不在。

苏蜜觉得她一辈子都没法逃离这个男人,除非他愿意放手。

良久,傅奕臣才缓缓离开苏蜜的唇瓣,凝视着她,他声音暗哑。

“这是最后一次,别再让我看到你为那个男人哭,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结果!相信我,那一定是你所不能承受的!明白?”

苏蜜身体发软,几乎是狼狈的挂在傅奕臣的臂弯中,她颤抖着睫毛看着傅奕臣,“你能不能放过我?”

傅奕臣双眸微眯,挑起唇来,蓦然一笑,“好啊,除非你不想再救那个人,我现在马上让你离开。”

苏蜜睫毛轻颤,“傅奕臣,你这样是说不通的,我留下,便说明我心里还有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不为他落泪难过?”

“那就从今天开始,拔掉他!你若不能,我来帮你!”傅奕臣霸道的命令,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拔掉?

周清扬又不是种在心里的杂草,想要拔掉哪里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苏蜜盯着傅奕臣,有些无言以对。

“跟我来!”

傅奕臣却突然扯着她,拉着她一路往前走,苏蜜被带的一个踉跄单膝跪在了地上,疼的皱眉惊呼一声。

“又怎么了?”

傅奕臣回过头来,问道。

苏蜜咬着唇,一言不发。

她方才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持续的时间太久,腿麻了,可她讨厌这样在傅奕臣面前总是柔软无助的自己。

见她倔强的不肯出声,傅奕臣弯腰便抱起了苏蜜,“逞能可以换饭吃?还是可以换钱用?蠢女人!”

苏蜜被他抱着一路往前走,她不想再和他顶嘴,争吵没有任何作用,只会让她更加可笑罢了。

然而苏蜜却忽而觉身下一凉,她骤然抬头,就见傅奕臣抱着她竟然没回别墅,反倒一步步的走下了泳池。

四周清凉的水不停的蔓延,苏蜜一下子慌了,“你要做什么?”

“干什么?你这女人头脑不清醒,我让你好好清醒一下!”傅奕臣继续往下走,水蔓延上来,一下子淹没了苏蜜的胸膛。

苏蜜怕极了,她是旱鸭子,不会游泳的。

她一下子抱紧了傅奕臣,“傅奕臣,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你这个疯子到底要做什么?”

她惊慌的样子,倒是取悦了傅奕臣。

看着她使劲往自己怀里钻,还死死抱着自己的脖颈,生恐掉下去的惊恐小模样,傅奕臣突然就明白了。

原来这女人不会游泳啊!

他突然就松开了抱着苏蜜的手,邪恶的扬起唇,好整以暇的盯着怀里的苏蜜。

“啊!”

身体往下掉,苏蜜尖叫一声,抱着傅奕臣的脖子,双腿也自动攀上他的腰身,像八爪鱼一样,拼命的往他身上挤。

小时候有一次,她被苏蔷推到了湖里去,不会游泳的她,拼命的挣扎,苏蜜和弟弟苏涛却站在湖面上哈哈的笑,看着狼狈的她。

那次后,她就特别的怕水,也不会游泳。

“呵,你果然水性杨花,怎么,方才还为你那丈夫要死要活,现在就对我投怀送抱?装什么深情无悔,纯洁无瑕?”

头顶传来傅奕臣冷而嘲讽的声音,苏蜜身子一僵,抬眸看向傅奕臣。

男人眼里的鄙夷和嘲讽要是一根锐利的刀,直接插进心窝。

苏蜜咬紧了牙,水性杨花?

他凭什么这么说她?他又凭什么这样肆意的玩弄人!。

她冲傅奕臣笑了笑,“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过要帮我们?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玩弄我?看着我们这样的人,苦苦挣扎,你是不是觉得可以操控一切?特别的好玩?”

傅奕臣挑起眉来,勾起一个冰冷的笑容来,“你还不算太蠢,这都看出来了?”

苏蜜以前就听说有钱人,以玩弄人折磨人,羞辱人为乐趣,她却从来没见识过,她一直想人怎么可能那么无聊,那么坏。

可眼前的傅奕臣,当真几次三番的变化无常,当真是让她涨了见识。

她再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被他玩弄。

“好,我会让傅少满意的。”她冲傅奕臣笑了下,突然松开了抱着他的手。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

苏蜜一下子掉进了泳池中,四周的水疯狂的向着苏蜜涌来,她没挣扎,也没喊叫,就那么直接往下沉了下去。

她的眼眸睁的大大的,含着冷笑盯着傅奕臣。

她不要再像猫爪下的老鼠一样,一直被戏弄着,最后还是难逃被吃掉的命运。

她的举止让傅奕臣愣了一下,接着他冷笑起来,俊面铁青一片,“有种你就别挣扎!”

这女人,要不就是会游泳,刚刚装给他看的。要么,一会儿不还是要求他。

可一秒,两秒……十秒,一分钟……缓缓过去了。

苏蜜不停往下沉,竟然一下也不挣扎,她口中气泡越吐越多,渐渐的越来越少,直至没了半点动静,她的眼眸也缓缓闭了下来……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操!”

傅奕臣咒骂了一声,一个蚱蜢钻进水来,伸展有力的双臂,拼命的像沉在水中无声无息的苏蜜泳去。

他很快抓到了她,拍了两下她的脸,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傅奕臣堵着苏蜜的唇,先给她渡了一口气,拽着她就往岸上游。

他将她带出水面,“苏蜜!喂!操!”

他不停怕打她的脸颊,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傅奕臣咒骂一声,差点被气死过去,拽着苏蜜便上了岸,不停给她做人口呼吸。

“咳咳……”她咳出水来,总算是有了反应。

“你这疯女人!你不要命了吗?!”傅奕臣一把拽住苏蜜的衬衣,将她粗鲁的拽了起来,伸出手来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

苏蜜睁开眼眸,迷迷糊糊的瞧着眼前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好像一条炸毛狮子,再无半点优雅从容,事在掌握的傅奕臣,突然觉得赢了一场,心头爽快。

她鼻腔里全是水,喉咙疼痛,耳鸣难受,身体痛苦到了极点,可她心里舒服。

她伸手抓住傅奕臣的手,“咳……你放过我……放过我们,好不好?求求你……咳咳……”

傅奕臣深邃的眼眸渐渐浮起了一抹血色来,他恶狠狠的盯着苏蜜。

“你听着,就算你死了,也不可能一命换一命!做女人不要那么贪心!既想让我捐献骨髓,又想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你当我傅奕臣傻子吗?我傅奕臣的字典里,就没有成全这两个字!你死了心吧!”

他抓起苏蜜来,和她的脸几乎贴在一起,盯着她苍白水润的脸,“我说过了,要么离婚。要么,现在就滚出这里!不用想用这种方式打动我,我不吃你这一套!”

他说着便压向了她的唇,狠狠的撕咬吸允,侵占蹂烂,复又抵着她冰冷的唇,冷冷一笑。

“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想毁灭!你说,你的那个丈夫若是知道你在我身下娇吟哭求的样子,他是会感激你呢,还是会厌恶你?我可真是好奇啊。”

苏蜜浑身一颤,瞪大了眼,惊恐的盯着傅奕臣,“你想做什么?!”q8zc

傅奕臣却轻抚着她的脸颊,“没什么,你若是狠不下心去告诉你那丈夫,我可以代劳,只是我的方式,大概就不那样温柔了。”

苏蜜脸色愈发惨白起来,她推着傅奕臣的胸膛,“你放开我,我走,我现在就走!”

她受够傅奕臣的欺辱和逼迫了,她现在就只想逃离这里。

做傅奕臣的女人,没有尊严,没有地位,没有自由的被圈禁在这里,像个暖床的工具一样,任他欺辱,放弃她触手可及的爱情,她不要!

苏蜜的话,顿时便惹怒了傅奕臣,令他的脸色冷到了冰点,他一把拽回苏蜜,扣住她的腰,将她压进自己的怀中。

“呵,女人,是你先招惹我的!游戏开始了,就不是你说结束,便能结束的!你当我傅奕臣这里是什么地方,任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

他的手伸进苏蜜的衣中,轻浮游走起来。

“啊……放开。”苏蜜轻颤,眼泪再度滚落。

傅奕臣却邪肆的笑,“不放,在我玩够以前,你休想离开我!”

他说着,手下的动作愈发重了起来,凑上去亲吻她沾染了水意的脖颈,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着,趁着我对你还有些耐性,付出身体救你想要救的人,如若再敢惹我,你的人,我照样要,至于事儿,我可就不帮了。你知道的,我傅奕臣办得到。即便那样,你又奈我何?”

他的声音明明是温柔多情的,可他的话却是那样的冷漠无情。

苏蜜知道,惹怒了他,他真能做出那样的混账事儿,扣着她的人当做玩物,却不去救周清扬的命。

这个男人,他做的出那样的事儿。

苏蜜浑身一颤,惊恐的瞪大了眼眸。

是她犯傻了,怎么能奢望,这个卑劣冷酷的男人能突然被唤起同情心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