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可怕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1-15 16:39:52 字数:3234 阅读进度:99/850

周伯摇头,道:“不瞒苏小姐,我的父亲便是傅家的佣人,我也算是子承父业,看着少爷长大的。少爷的心思我多少也能猜个十之二三。”

苏蜜听周伯如此说,略愣了一下,接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冲周伯鞠躬,“请周伯指点我。”

好一个聪慧灵透的女子。

周伯眸光赞叹,笑着道,“少爷从小玩具就不让人碰,别人碰过了,任是再喜欢也是丢掉,眼睛都不带眨的。”

傅奕臣那个凉薄又绝情的男人,原来从小就是这样的性子吗?

“少爷小时候养过一只狗,特别喜欢,每天亲自给那狗洗澡喂食,少爷从小就有洁癖,可对那只狗却特别宽容,连睡觉都抱着,可苏小姐猜后来怎么样了?”

苏蜜摇头,她猜不到。

周伯道,“后来有次少爷的堂弟宁少爷丢球逗那只狗,那只狗真听了宁少爷的话,跑去捡球,还吃了宁少爷喂的东西,少爷当时就将宁少爷打了个半死。”

苏蜜愕然,堂弟逗逗他的狗就打的人家半死?

这是什么人啊?简直不像正常人。

“那只狗呢?”

“那只狗啊……转头少爷就一枪亲自毙了它,砰的一枪,打在头上,脑浆都流了出来,少爷一样眼睛没眨一下。不过从那以后,少爷也没再养过狗。”

苏蜜脸色发白,喉咙发涩,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她不自觉抬手抚了下自己的脖颈,所以,那天傅奕臣知道她并非处子,他是真的想要捏死她的!

就像他对待那只狗一样吗?

她是真的差点死在他手里吗?

这个魔鬼!

“一只狗,少爷尚且不让旁人染指半分,更何况是女人呢。”q8zc

可是她是人,不是狗啊!

人是有感情,有思想,有尊严的,如何能像要求一只狗一样去要求人听话从命?

周伯见苏蜜苦笑,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周伯这样说,并不是要拿苏小姐和狗相提并论,而是请苏小姐想一想这个事儿。少爷是个骄傲的人,且因为一些经历,他的控制欲和占有欲确实远远超过常人。你既做了少爷的女人,还心心念念着旁人,这不是故意和少爷作对吗,这样怎么能行呢?”

苏蜜怔怔听着,若有所思。

“苏小姐,求人办事,起码得先哄人高兴吧?苏小姐若放不下自己的傲骨,学不会哄人,早些离开这里也好。”

周伯说完,没再多说,呵呵一笑,“哎,人老了,就是爱啰嗦。走咯,走咯。”

周伯是看着傅奕臣长大的,傅奕臣的性子,周伯太了解了。

越是在意的,越是容不得别人沾染一点。

周伯背着手转身走了,苏蜜靠着墙壁,脑子里全是刚才周伯的话。

周伯说傅奕臣是个骄傲的人,是个一言九鼎的人,他答应的事情,就算是对个孩子,也会做到。

周伯还说,傅奕臣的一只狗尚且不让人染指半分,更何况是女人。

苏蜜好像有些明白周伯的意思了……

放下骄傲,学会哄人吗?这样,傅奕臣真的就会履行承诺吗?

她不相信傅奕臣,但是周伯……苏蜜直觉周伯没有骗她,而且周伯也没有骗她的必要。

哄傅奕臣开心吗?

就当是演一场戏好了,苏蜜,不能放弃,你可以的!

傅奕臣是在凌晨回到别墅的,超跑里开着车载摇滚,伴着声音两个穿着性感,妆容精致的女人站在后座舞动身体。

保镖忙打开大门,超跑划出动感流畅的线条,开进了别墅。

保镖小跑着上前,平时傅奕臣都是将车开到别墅门前,由保镖将车继续停到车库去的。

然而今天没等保镖跑过去,傅奕臣竟然已经开着超跑往车库方向去了。

驾驶着超跑,傅奕臣目光在车库附近巡视了一遍,那个女人果然已经没了影子。

他双眸闪过一些阴霾之色,将超跑急刹。

“啊!”

“哎呦!”

后排站着的两个女人没料到傅奕臣突然停车,差点被甩出去。

前头傅奕臣已冷着脸迈开长腿下了车,大步往别墅走去。

好,真好。

那个女人,他旁的话说了八百遍不见听一句,让她滚蛋的话,只说一遍就滚了。

真是好的很!

“傅少!傅少等等我们啊!”

“哎呀,傅少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人家都追不上呢。”

rose和alice匆匆忙忙下了车,去追傅奕臣。

傅奕臣脚步不停,走到了别墅门前,接着他脚步突然就狠狠一顿,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一个身影,是那个女人!

她竟然没走?她还在?

傅奕臣有点发愣,眨了下眼,果然是那个女人,她已经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她看向他了!

傅奕臣猛然转身,伸开手臂,“怎么那么慢!”

后头rose和alice踩着恨天高,一路狂追,可是还是被傅奕臣远远甩在后面。

现在二女见傅奕臣竟然停下来等她们,她们顿时惊喜的笑了起来,拼命挤开对方,朝着傅奕臣冲了过去。

“傅少!你的怀抱好温暖。”

“傅少,人家跳了一路的舞,腿都软了,你也抱抱人家嘛。”

两个女人嗲声嗲气的冲傅奕臣撒娇,先后挤进了傅奕臣的怀里。

傅奕臣左拥右抱,“抱,这不是全抱了嘛,现在就腿软了,一会儿可怎么办?嗯?”

“哎呀,傅少好坏!”

……

苏蜜迎了出来,站在别墅门前,看着傅奕臣抱着那两个女人往这边走了过来。

“傅少刚才停车那么急,人家撞在前座椅上撞到胸了呢,现在还疼呢。”

傅奕臣已走到了门前,穿红色包臀裙的rose冲傅奕臣娇嗔着,傅奕臣低头看着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邪气笑容,“是吗?我给你揉揉。”

“嗯……傅少,好舒服。”

rose声音娇媚的叫了起来,软软的挂在傅奕臣身上。

“傅少不能厚此薄彼,人家刚刚还撞到了嘴巴呢,都肿了,傅少快看看!”

alice见同伴如此,眼里闪过记恨,也不甘落后的拉扯着傅奕臣。

傅奕臣转头,勾唇道,“果然是肿了,我来给你吹吹?”

alice眼睛放光,一脸陶醉,嘟着唇就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

从始至终,傅奕臣和两个女人**,不曾看苏蜜一眼。

苏蜜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真是讽刺,可是她不能离开,傅奕臣找的医疗团队已经到了帝国,这个时候放弃她如何甘心?

再忍一忍!

苏蜜扬起笑容来,上前一步,“傅少,你回来了。”

台阶下,傅奕臣已经快要亲上alice了,闻声他略松开美人,转头扫向苏蜜。

“傅少,这个女人是谁?她好讨厌!傅少别理她,人家嘴巴还疼着呢。”

alice恶狠狠的瞪了苏蜜一眼,勾着傅奕臣的脖颈就要凑上去继续。

傅奕臣拥着她,“急什么,碍眼的人在,倒胃口,我们进去慢慢玩。”

alice和rose本来还有些忌惮苏蜜,只因苏蜜长的太好看,又是从别墅里走出来,谁知道是傅奕臣的什么人。

现在听傅奕臣这样说,两人面露得意和鄙夷,娇笑着跟着傅奕臣走上了台阶。

“不是让你滚吗?周伯!你是怎么办事的!”

傅奕臣拥着女人,走到了苏蜜身边,脚步顿住,冰冷的目光嘲讽的盯着苏蜜。

苏蜜脸色略白,“是我不愿走,不怪周伯,周伯对傅少忠心耿耿,希望傅少不要迁怒他。”

傅奕臣嘲弄的勾起唇角,“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有脸替周伯求情?”

“嘻嘻,是呢,你算什么东西?这年头啊,就是有些女人,太爱将自己当回事儿了。”

“妹妹,不是我说你,咱们做女人,最要紧的是要识相,傅少讨厌你,没瞧出来?还不快点闪开!”

alice和rose取笑着苏蜜,挤开她,苏蜜被两人撞的退了两步。

两个女人已经一左一右挽着傅奕臣,“人家脚都站疼了,傅少……”

“是啊,傅少快带我们参观下你的别墅吧。”

“好啊,今晚都不要走了,留下来陪我。”傅奕臣低头冲两人笑着,迈开脚步往里走。

他刚走了两步,却脚步一顿,侧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臂。

他的臂弯里,搭着两只手,一只是rose的,留着长长的指甲,涂抹着大红色的美甲。

而另一只手,从后面探入,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微弱的力道,在挽留他的脚步。

那只手纤柔白皙,指甲修剪的很整齐,泛着粉色若珍珠般的光泽。

那是苏蜜的手!

她从后拉扯着他,力量很微弱,可傅奕臣竟心一跳,有些迈不动脚步了。

他停了下来,两个女人便也只能停住了。

“怎么了,傅少?”

alice刚问完,就看到了苏蜜正拽着傅奕臣,她顿时就扬手往苏蜜脸上扇,“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啊!”

她的手还没落到苏蜜的脸上,谁知道一直对苏蜜恶语相向的傅奕臣竟一把抓住了她扬起的手腕。

alice疼的尖叫一声,诧异的看向傅奕臣。

苏蜜也诧异的看向了傅奕臣,傅奕臣眸中闪过一丝懊恼,甩开alice的手,“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轮得到你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