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有没有试过爱到无力的感觉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2-15 20:49:12 字数:2148 阅读进度:179/850

刘淑珍站在门外,使劲的拍门,苏蜜却不再管她。

她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几罐子啤酒,昂头喝了三罐就进了卧房,倒头就蒙上了被子。

昨天夜里一直照顾发烧的傅奕臣,她并没有怎么睡,现在即便借着酒精的作用,苏蜜睡的也并不好,噩梦连连。

一时梦到面容狰狞的苏蔷,一时梦到咒骂她的苏振海和刘淑珍,一时又是傅奕臣那张俊美的脸,他时而温柔,转眼又一脸厌恶的让她滚。

“蜜儿!蜜儿!”

直到白淼淼将苏蜜拍醒,苏蜜才得以从梦境中挣扎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你没事儿吧?做什么梦,怎么出了一头的汗!”

白淼淼说着抽了纸巾给苏蜜擦汗,苏蜜却一下子扑到了白淼淼的腿上。

“淼淼,陪我喝酒吧!”

白淼淼怎么会看不出苏蜜的状态不对?

苏蜜打电话来,说是这两天住在傅家老宅,白淼淼还以为她和傅奕臣已经解除误会,和好如初了。

她将这事儿说给迟景行听,迟景行还说傅奕臣很重视他的母亲,不是会随便带女人给他母亲看的人,这是正经将苏蜜当未来妻子看的态度。

白淼淼还着实为苏蜜高兴了一场,可现在看来,怎么情况却好像更糟了?

“行啊,等着,我去拿酒来。”

白淼淼转身出去,很快就拿了瓶红酒和两个红酒杯进来。

她爬到床上,给两人都倒上了酒。

“干杯。”

白淼淼和苏蜜碰了下杯,苏蜜一口就饮尽了,白淼淼看了她一眼,也陪着她喝了。

苏蜜又给两个人满上,又要一口饮,手腕却被白淼淼给拉住。

“你这样喝,很快就会醉了的,那多没意思,咱们说说话。”

“不想说!”sywe

苏蜜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被耗尽了,摇了摇头,又仰头饮尽了杯中酒。

“好!我陪你喝!”

白淼淼也不再勉强她,陪着苏蜜又饮了一杯。

两人又喝了一杯,三杯酒下去,酒劲儿来的凶猛,苏蜜很快就有些醉了。

她这才抓着白淼淼的肩膀问道,“淼淼,你有没有试过爱到无力,爱到绝望那种感觉?”

白淼淼也醉了,眯着眼笑,“没有!当然没有!我不爱迟景行!一点都不爱他!”

苏蜜哈哈的笑,也眯了眯眼抬手点着白淼淼,“你完了!你肯定是爱上迟景行了,不然……嗝,不然我都没提迟景行,你怎么就说起他来!”

白淼淼怔了一下,也抬手扣住苏蜜的肩膀,晃着她。

“蜜儿,你说的不对!不对,我肯定不会爱他的!那样一个花花公子,我爱他就是我白淼淼犯贱!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爱上一头种猪男!”

“哈哈,种猪男?说的好!好,不爱!我们喝酒!还是喝酒好!”

“嗯嗯,喝酒,干杯!”

喝醉了,什么迟景行,什么傅奕臣都滚蛋了!

两人笑着又喝了半杯,白淼淼勾着苏蜜的肩膀,“蜜儿,你和傅奕臣到底怎么了?”

苏蜜摇头,“我怎么知道?哈哈,他说不要我了!可却连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苏蜜说着,哈哈的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角就潮湿了。

白淼淼也禁不住笑,抱着苏蜜,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背。

“连原因都没有,说不要就不要了啊?!什么东西!我们也不要他了,我跟你说……我们医院最近来了一个主刀医生,脑外的……”

白淼淼打了个酒嗝,这才又道:“身材超级棒,长得超级帅,比迟景行帅多了,海……海归!我介绍给你!姐们儿够意思吧?!”

苏蜜重重点头,“够意思!好!介绍介绍!干杯!”

两人又喝了一口,苏蜜才回过味儿来,“可……你们医院不都是傅奕臣的吗?我不要找……找个给他打工的,不要不要!”

“说的是啊,太掉份儿了!没关系,蜜儿你现在情场失意,但是职场得意啊!等红了,找个影帝!哈哈,影帝好!”

“对!找影帝!天天在电视上秀恩爱,气死傅奕臣!”

苏蜜越想越开心,踢腾着双腿笑起来,白淼淼也笑,“那我们医院的海归大帅哥,还是留给我自己吧!”

“嗯嗯,淼淼你找脑外的大帅哥恋爱,一定超级配!”

“干杯!”

两个女人,靠在一起,喝的东倒西歪。

迟景行靠在门边上,却听的一脸阴沉。

种猪?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爱他?

呵,迟景行盯着一脸醉意的白淼淼简直鼻孔都要喷出火来。

好啊,还脑外的海归医生?

喝醉了还惦记着人家,白淼淼可真是对得起他啊!

迟景行听到两人越说越不像话,上前几步就夺掉了白淼淼手中的红酒杯。

“呀?这不是那谁吗?你怎么来了!”

白淼淼看了迟景行一眼,呵呵笑着道。

“别喝了!”

迟景行将酒杯放在旁边,弯腰就将白淼淼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还要和蜜儿喝……喝酒呢。”

白淼淼踢腾着,迟景行却打了她一下,抱着她就往外走,白淼淼尖叫着,使劲冲苏蜜挥手,“蜜儿救我!我不要跟他走啊!”

苏蜜靠在床上看着,呵呵的笑。

“淼淼,你别怕啊,我这给脑外的帅哥打电话,让他……让他去救你啊!”

苏蜜翻身去找手机,浑然不记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脑外大帅哥,又哪里来的电话?

苏蜜这会儿酒劲上来,是彻底醉了。而白淼淼已经被迟景行抱出房间,直接往外走去。

“去哪儿?我不去!不去!”

“由不得你!白淼淼,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刚从我迟景行的床上爬下来,你就敢惦记上别的男人,你找死是吧?!”

迟景行吼了不老实的白淼淼一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太凶了,白淼淼竟然老实了下来。

她靠在迟景行的胸前,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没有再闹。

迟景行抱着她,稍微松了点控制力,谁知道白淼淼突然就爆发了起来,踢腾着,捶打着迟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