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小亲哥哥和蜜儿生分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14 23:04:43 字数:2244 阅读进度:360/850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你好,田小姐,你的手臂没事吧?”

田蜜儿的笑容亲善,双眸带着恰如其分的好奇,像一个单纯可爱的大女孩。

苏蜜冲她笑着问道,目光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佣人正在处理她的伤口,点点血迹渗透了白色纱布。

田蜜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倒是众人的身后又传来一阵的脚步声。

苏蜜和傅奕臣回头看去,就见几个女佣簇拥着谢老太太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说嘉宝和蜜儿都受伤了呢?看把老太太给急的。”

一个穿藏蓝色旗袍,盘着头发的中年女人领先谢老太太走了过来,率先发声问道。

“雅姨,我没事儿的,嘉宝也没受伤,有惊无险啦!”

田蜜儿笑着上前两步,迎了那女人。

那女人蹙着眉看着田蜜儿受伤的手臂,一脸的紧张和不认同。

“都流血了还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嘉宝呢,嘉宝也受伤了吗?”

她说着扭头四望,这才看到了抱着嘉宝和傅奕臣一起站在旁边的苏蜜。

傅奕臣冲那女人道,“大舅母,这是苏蜜,是嘉贝嘉宝的妈咪。”

他说着搂了下苏蜜的肩头,姿态随意自然,却又亲昵从容。

接着他又低头看苏蜜,温柔的道,“这是大舅母,你也叫大舅母便好。”

“妈咪,舅奶奶对我可好了。”

嘉宝呆在苏蜜的怀里,闻言笑着道。

苏蜜便看了过去,微红着脸,张口道,“大舅母。”

傅奕臣的大舅母吴雅言却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目光落在了苏蜜还**的双足上。

“苏小姐怎么这副样子。”

吴雅言是豪门出身,素来注重言行举止,仪表形态,看她在家里也穿这么一身的旗袍便知道了。

此刻她见苏蜜光着脚,难免面露不认同。

苏蜜将脚缩进了裙中,脸色更加红了,“刚刚一下车,就听到孩子出了事儿,心里担忧便失态了,让大舅母见笑了。”

田蜜儿好像看出了苏蜜的窘迫来,上前一步,挽着吴雅言的手臂。

“雅姨,苏姐姐是个好妈咪呢。”

吴雅言闻言却愈发不以为意,真要是个好妈咪就不会为了演戏将孩子们丢下这么久。

谢老太太并没有和她说苏蜜的事情,因此她只以为苏蜜是为了演戏做明星,将两个孩子丢给了傅奕臣。

“太奶奶。”

这时候,谢老太太被扶着也走了过来,抱着苏蜜腿的嘉贝走过去,扶着谢老太太。

苏蜜也看了过去,神情有些紧张。

因为先前傅奕臣说过,谢老太太半年前跟着过去被气的晕倒了。苏蜜不确定,谢老太太如今对她是什么态度。

“嗯,丫头来了。”

谢老太太看向苏蜜,倒是冲苏蜜点了下,虽然没表现的特别热情,却也没露出不喜之色来。

苏蜜心里松了一口气,就见谢老太太关切的看向了田蜜儿。

“蜜儿怎么受伤的?严重不严重?”

一个女佣上前汇报道,“刚刚小小姐和小少爷和田小姐一起在山坡上采花,小小姐不小心一脚踩空了,田小姐就抱着小小姐一起滚了下来,因为护着小小姐,被划伤了手臂。”

苏蜜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受伤的,不觉面露惊讶和感激。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表达谢意,谢老太太就走了过去,抓住田蜜儿的手仔细的看了看她的伤口。

见已经包扎好,只是衣服上还沾染了血迹,谢老太太就感叹的说道。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为别人着想,这性子怎么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变,真是让奶奶又爱又恨,你要是受了伤,可让奶奶怎么跟你爸妈交代。”

“是啊,从前小时候就为了救阿臣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又保护嘉宝,自己还是个娇滴滴的姑娘呢。”

吴雅言提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田蜜儿不觉看向了傅奕臣。

傅奕臣也因为回忆在看田蜜儿,两人目光不觉就撞在了一起。

傅奕臣眸光温和,开口道,“蜜儿,谢谢。”

他也不知道是在因小时候的事情道谢,还是在为田蜜儿刚刚救嘉宝的事道谢,语气很诚恳,表情很郑重。

田蜜儿的神情略黯了些,有些失落的开口道,“太久不见,小亲哥哥和蜜儿生分了。”

傅奕臣一怔,吴雅言便瞪了傅奕臣一眼。

“我们蜜儿才不缺你一句谢,真感谢就要拿出诚意来,一句谢就想打发了?大舅母都先不同意。”

吴雅言说完,又拉着田蜜儿的手,说道,“这些年晓梅护眼珠一样,都不敢让你来我们家,如今没来两日就又受伤了,可叫我怎么跟晓梅说。”

吴雅言责怪的瞪了田蜜儿一眼,只是神情和口气都透着心疼和亲近。

她从前和傅奕臣的母亲谢如华,还有田蜜儿的母亲常晓梅都是很好的闺蜜,这些年和常晓梅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哪儿有那么脆弱,是我爸妈太爱我,就小题大做了。太奶奶,雅姨放心,我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你们可都要替我保密哦。”

田蜜儿说着,一手挽着吴雅言,一手挽着谢老太太,神情娇俏的吐了吐舌头。

接着她又看向了傅奕臣,“小亲哥哥也要替我保密呀。”

傅奕臣冲她笑着点了下头,苏蜜瞧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心里不知怎么有些失落。

能看得出来,田蜜儿在这里真的特别受欢迎。

不光是谢老太太和吴雅言,连着这里的佣人们,还有嘉宝嘉贝都很喜欢她,而对别的女人从来冷漠不耐烦的傅奕臣,对田蜜儿也是特别的。

不过想到田蜜儿为救嘉宝而受伤,小时候,如果不是她推开了傅奕臣,也许傅奕臣也会在那件旧事中受重伤,甚至死在爆炸中。

想到这些,苏蜜便又很内疚自责,觉得自己的心眼实在是太小了。

她有些感动和感谢的抱着嘉宝上前了一步,“谢谢你,田小姐,嘉宝调皮,倒害的你跟着受了伤。”

田蜜儿看向苏蜜,面露错愕,接着她神情焦急的说道。

“苏姐姐,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嘉宝没有调皮呢,她真的是特别懂事乖巧的孩子,她是听说苏姐姐要来了,为了给妈咪送束花,拉着我们一起去山坡上的小花田给苏小姐采花,这才不小心滚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