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亲缘鉴定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14 23:04:55 字数:3180 阅读进度:386/850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苏蜜添了添唇,“不要,我要睡觉了。”

“过来!别让我动手。”

苏蜜,“……”

知道他的性子,她只能爬了起来,绕过床头,跑到了傅奕臣这边。

傅奕臣也已经将旁边的嘉贝挪到了先前苏蜜躺的地方,他侧躺着慵懒的冲苏蜜勾了勾手。

苏蜜觉得那个动作被他做的邪魅的厉害,脸颊就有些红起来,她乖乖的在床边坐下。

还没躺呢,腰肢就被傅奕臣拽住往后一拉,苏蜜跌到了他的臂弯里。

“喂,孩子们都在旁边呢,你别闹!”

“没闹!我从来只做正事,不闹。”

男人的声音在颈边儿响起,伴着他的吻。

苏蜜,“……”

狗屁的正事!

傅奕臣好像是看到了苏蜜翻白眼,听到了她心里的想法。

他挑眉,低声又道,“床上的正事是什么?”

苏蜜又白了他一眼,“是睡觉!”

不是那个啥!

傅奕臣轻笑一声,“恩,睡觉,我正要和你一起睡觉。”

苏蜜,“……”

她有些无语的推开他的脸,“傅奕臣,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饥不择食啊。”

她说着点了点自己脸上的红斑点,真的是搞不懂,他对着这样一张脸怎么就还是兴致不减。

“我是一个有内涵的男人,不看重外在的。”

傅奕臣却抓着苏蜜掩脸的手,亲了亲她的手指,盯着她的眼眸,他又道。

“并且,我从不饥不择食,我只饥不饥的,都只择你!”

苏蜜闻言一怔,傅奕臣已顺势吻住了她。

良久后,苏蜜蜷缩在傅奕臣的怀里,累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她声音含糊的道:“明天的画展,我能不去吗?”

“怎么?”

傅奕臣略低头,蹭了蹭苏蜜的发顶。

“我的脸还没好,怎么去呀,说不定会有记者。”

苏蜜现在虽然不算顶顶的红,但是也算小有名气,也算是公众人物,她不想被拍到一脸红斑的模样。

“你不想去,那就不要去好了,只是,自己在家不会无聊吗?”

傅奕臣低声问道,苏蜜听他答应了,放下心来,已经双眸一闭唔了一声秒睡了过去。

傅奕臣好笑的低头看了看她,将她微乱的长发整理好,都别在了耳后,这才跟着闭上眼眸。

同样是这个夜晚,迟家却过的并不安宁。

白淼淼跟着父母离开了帝都,黄芸的日子却也过的不大顺心。

迟景行自从那天回来闹了一场,他就再没回过家。

晚餐的餐桌上,格外的冷清,只有迟阳和黄芸,加上小孙子迟南睿陪着迟老爷子。

迟南睿大概也察觉到了大人们的心情不好,小身子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吃饭,也不说胡。

饭桌上除了碗筷的偶尔碰撞上,就再没有一点声响了。

“弯弯那边还没电话回来?”

迟老爷子的胃口不大好,吃了一点后放下了筷子,问道。

“没有,也不知道带着孩子去了哪里,小旭才那么小一点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妈的!”

黄芸当初就不同意梅弯弯进门,后来迟老爷子发了话,再加上迟景遇这个长子在家里地位非迟景行可比,黄芸有些怕这个大儿子,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梅弯弯进了门。

这几年,因为迟南睿的关系,黄芸倒也慢慢接受了梅弯弯。

只是现在梅弯弯都要生产了却偷跑了,孩子生下来也不老老实实回来,竟然还带着心生儿在外头胡闹,黄芸对此当真是怨气满天,万分的心疼小孙子。

“奶奶,妈咪是去救舅舅哦,小希也好想去呢!”

黄芸回头瞪了一眼拆台的孙子,“好好吃你的饭。”

“又不是全帝国就只剩下她一个警察了,要她去逞能,要是小旭有个什么好歹……”

“好了,阿遇跟着去了,不会出什么岔子的。他们姐弟情深,弟弟失踪几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些消息,任谁也要着急。你就少说两句吧。”

迟阳见迟老爷子蹙眉,就沉声打断了黄芸的话,冲黄芸施了个眼色。

梅弯弯是迟老爷子拍板嫁进迟家的,老爷子对这个大孙媳妇还是满意的。

黄芸这样说梅弯弯的不好,岂不是打老爷子的脸?老爷子能高兴就怪了。迟阳就不喜欢黄芸这样的性子,所以两人感情也一直不好。

黄芸看了眼迟老爷子,闷声道,“爸,我也是心疼小旭。”

迟老爷子轻扣了下餐桌,又问道,“阿行呢?还没回家?”

“那臭小子,让他冷静两天好好想想,过几日我再修理他,爸你别担心。”

迟阳微微沉了脸,白淼淼的孩子并不是迟景行的,迟景行却依旧一意孤行,为个欺骗他的女人,竟然和家里对抗,还回来砸东西弄伤了黄芸的脸。

迟阳对此还是生气的,声音也沉了下来。

黄芸面露伤心,不自觉抬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结痂了,她却还是觉得疼,心口疼。

“不用等几天了!”

这时候,突然响起迟景行的声音,随着声音,迟景行拽着何励走进了餐厅。

他身上竟然还穿着那天离开时的那身衣裳,脸色憔悴,双眸充斥着血丝,连胡子都没怎么刮,长出来一层青岔。

他走到了餐桌前,抬手就将一个文件袋重重丢在了迟阳和黄芸的面前。

“到底是不是我需要冷静的想想,爸还是看过这份鉴定报告再说吧。”

“这是什么?”

迟阳蹙眉,一拍桌子,“你个臭小子,真以为翅膀硬了,当着你爷爷的面都敢甩脸色了?”

迟景行却咬着牙,脸色依旧冷硬。

“这是我和孩子重新做的亲缘鉴定,结果是怎样的,爷爷和爸爸就不想知道吗?”

“亲缘鉴定?”

迟阳蹙眉,有些惊讶。

“何励!”

迟景行沉声叫道。

何励便忙上前了一步,“迟爷爷,迟伯父,迟伯母好。是这样的,亲缘鉴定,是在小孩不方便和亲生父亲做亲子鉴定的情况下,也可以和叔叔,爷爷之类的亲人做亲缘鉴定的一种鉴定。这种亲缘鉴定,虽然没有亲子鉴定那样准确,但是也是可以鉴定血缘关系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旁边黄芸感觉有些不妙,蹙眉问道。

“阿姨,我长话短说,是这样,我又拿那孩子的头发和阿行的头发做了亲缘鉴定,结果是这孩子并非和阿行没任何关系,两人应当是叔侄的关系。”

“什么?”

黄芸尖声说道,有些觉得自己是在听天书。

迟阳和迟老爷子也是一脸惊讶,搞不清楚状况。

“爷爷,爸,被我妈抢回来的孩子不是小希,是大哥和大嫂的小旭,孩子弄错了,淼淼她不可能欺骗我!”

迟景行声音有些痛苦微哑,他又看向黄芸。

“妈,小旭生下来比任何孩子都健康,现在却需要养在保温箱里,这下您满意了?”

迟景行说完,没再看任何人,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站住!你去哪里?”

迟阳见他都快消失在拐角,站起身来,沉声斥道。

迟景行倒是站定了,只是却没有回头,“我要将我的女人找回来,你们容不下她和孩子,这里我不再回来便是,养活孩子和女人,我还是能办到的。”

迟景行说完,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那个,迟爷爷,迟伯父我也告辞了。”何励摸了摸鼻子,也跟着跑了。

迟阳飞快的解开文件袋,仔细看了看,“爸,你看看。”

他将报告的最后一页拿给迟老爷子,迟老爷子看了看,揉了揉眉心。

“医院那边,你亲自去看下,孩子到底怎么样了,要精心照顾才好,不然孩子落下什么毛病,怎么跟阿遇还有弯弯交代……哎!”

迟老爷子叹了一声,起身离开了,临离开,他沉沉看了黄芸一眼。

黄芸缩了缩脖子,等迟老太爷离开,她着急的看着迟阳。

“医院里那个孩子真的是小旭?”

“愚蠢!”

迟阳却将那一份鉴定报告都甩在了黄芸的面前,怒声说道。

“我……我又不知道孩子弄错了!”

“不知道你就可以随便将新生儿带离他的母亲吗?你就能残忍的虐待那孩子吗?你怎么这么残忍冷酷?”

迟阳一想到小孙子在保温箱里,情况不大好,他就没法不怪黄芸鲁莽,又觉得她冷血。

有些厌烦的扫了黄芸一眼,他也甩袖而去。

“爷爷去医院看弟弟吗,小睿也要去!”迟南睿跟着跑了。

餐厅里只剩下黄芸,还是散落了一桌子一地的鉴定报告。

一个个全都怪她,全都厌烦她,黄芸呆坐了片刻,突然发疯般尖叫一声砸了面前的餐具,接着她有些崩溃的趴在餐桌上哭了起来。

“太太……”

郭妈见她哭的那样痛苦伤心,上前想要劝慰,黄芸却怒喝一声,“滚开!滚!”

她说着,将旁边的餐盘甩了过去,砸在了郭妈脚边儿,吓的郭妈也是惊叫一声,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