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这样的感激,我承受不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25 17:34:35 字数:2493 阅读进度:440/850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听了秦铭的话,谢老太太脸色发沉。

田蜜儿拽了拽秦铭,“算了,秦铭哥哥,苏蜜救了我妈妈的命,这件事我不想再追究了。”

“蜜儿!你怎么总是这样好欺负!”秦铭气恼道。

田蜜儿抹掉眼泪,靠进了高晓梅的怀里,“我现在只想让闹闹早些入土为安。”

“好,我们一起去送闹闹。”

田哲申叹了一声,站起身来。

高晓梅见女儿这样懂事,因为她这个妈妈的原因,委屈了自己,心里愈发怜惜愧疚,对苏蜜的印象也就直线下降。

一行人都站了起来,谢老太太吩咐吴雅言。

“你去替我也送送闹闹吧,我就不去了。”

一大清早的,老太太被这事儿闹的精力明显不济,吴雅言忙扶着老太太进了卧房。

等她出来,就看到傅奕臣独自一人从旋转楼梯上走了下来。

吴雅言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

“苏蜜呢?怎么就你自己?”

“我让她在房间休息。”傅奕臣淡淡的说道,却一副护苏蜜到底的架势。

吴雅言很生气,“她自己做了好事,这会儿倒不敢露面了!让你替她擦屁股,一点担当的勇气都没有,她这样怎么做傅家未来的主母!”

本来因为苏蜜救了高晓梅,吴雅言对苏蜜有所改观了,但是这几天因为秦铭还有闹闹的事,吴雅言对苏蜜的那点好感就又烟消云散了。

“舅妈,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就是苏蜜做的!”

傅奕臣脸色阴沉,沉声强调道。

“阿臣!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袒护她,你这样她以后只会变本加厉!”

在吴雅言看来,现在根本就是证据确凿。

“不是苏蜜做的,闹闹怎么可能抛弃主人,反倒粘上一个陌生人?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

吴雅言逼问道,这也是傅奕臣心中的疑问,确实是无法解释。

“没有证据,一切都有可能。”傅奕臣站在扶梯上,无声的和吴雅言对峙。

吴雅言有些震惊于傅奕臣对苏蜜的用情之深。

都已经这样了,他居然还将苏蜜护的死死的。

“小臣哥哥……我的闹闹都死了,我不会要苏蜜怎样,只是要个道歉都不可以吗?闹闹它是小臣哥哥亲自挑选,送给我的呀,它这样冤死,小臣哥哥心里就不难过吗?”

田蜜儿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走了过来。

显然她也听到了傅奕臣刚刚的话,她扶着墙,伤心质问的仰头看着傅奕臣,脆弱又失望。

傅奕臣看着田蜜儿,眉头微微蹙起,心里有些歉疚。

因为,他是不会让苏蜜站出来道歉的,即便真是她做错了,傅奕臣所想的也不是让苏蜜承担责任,而是怎样替她尽快平息这件事。

因此,看着田蜜儿,傅奕臣有些内疚。

“田蜜儿,我再说一遍,不是我做的!我已经得到了奕臣全心全意的爱,我为什么还要嫉妒你拥有一只猫?我若是想要猫,他能送我千千万万只,我犯得着去抢你的闹闹吗?”

不知什么时候,苏蜜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居高临下的看着泪水涟涟的田蜜儿。

“苏蜜,我知道你介意我和小臣哥哥曾经差点有过婚约的事情,我和小臣哥哥如今真的只是兄妹之情,你又何必……”

田蜜儿看着苏蜜,泫然欲泣。

“蜜儿!”

这边儿的动静,引的田哲申他们也走了过来。

高晓梅见田蜜儿伤心落泪,心疼的上前哄着田蜜儿,心里也有些恼了。

苏蜜这时候,不肯承认也就算了,还态度这样冷硬,在所有人看来,苏蜜都是仗着傅奕臣的支持,肆意妄为欺负人了。

“别哭了,走吧,闹闹还等着呢。”

高晓梅叹了一声,已经后悔当初认了苏蜜做干女儿。

“苏蜜,你只要承认了,我不要你道歉,我会原谅你,我只是不想闹闹死的不明不白!”

田蜜儿却坚持看着苏蜜说道,委屈又倔强。

苏蜜又冷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承认?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背这个锅?”

她说着目光锐利起来。

“你们犯不着表现的这样宽容大度!真感激我的救命之恩,难道就是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就将罪名坐实在我头上吗?这样的感激,我承受不了!”

苏蜜言辞犀利,田父田母脸色难看。

田蜜儿更是白了脸,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

吴雅言被苏蜜气的浑身发抖,怒喝一声,“苏蜜!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说的难道有错吗?就算闹闹和我亲近,就算闹闹真的是死于猫薄荷,谁又能证明猫薄荷就是我下进猫粮里的?每次,猫粮我都只是从佣人的手中接的,直接用来喂给闹闹,我从来没有动过手脚。”

“对,也有可能是佣人做的,大家稍安勿躁。”田哲申说道。

“是谁在准备闹闹的猫粮?”

傅奕臣沉声道,他本来不想苏蜜一直面对大家指责的目光,这才将她送回房间,想着自己查清楚这件事。但是现在她不肯躲避,那就只能继续查问了。

很快照顾闹闹饮食的女佣黄莹就急急忙忙被叫来。

她慌乱的摇头辩解,“我也没有在猫粮里放过猫薄荷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苏xiǎo jiě最近喂猫都没让我在场的,每次,我将猫粮交给苏xiǎo jiě就走了。”

苏蜜很喜欢闹闹,每次喂猫都陪伴闹闹一会儿,她不是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每次都体谅女佣,让她先去休息。

可是却没想到,她的体谅到了现在,却成为了女佣推卸责任给她的借口。

“若不是为了做手脚,又怎么会故意支开人!”

秦铭又冷声说道,指着那女佣,“再说,女佣也没有动机害闹闹。”

苏蜜算是体会到了何为百口莫辩,她咬着唇,背脊挺的笔直,相比客厅站着的一群目光谴责的人,显得那样脆弱和孤立。

傅奕臣蹙了蹙眉,迈步走向苏蜜。

只是他还没走两步,一道黄褐色的小身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一蹿而起,扑到了苏蜜的脸上。

“啊!”

苏蜜惊叫了一声,捂着脸往后倒去。

“苏蜜!”

傅奕臣脸色大变,一阵风般飞速冲上台阶,却只来得及将袭击了苏蜜的静静给一脚踹开。

“喵!”

静静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被傅奕臣直接从二楼踹飞了下来。

“静静!”

秦铭神情大怒,喊了一声。

“喵!”

静静重重的摔在了客厅的大理石地面上,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翻了个身,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溜烟的从窗户跳出去躲花园去了。

“苏蜜!放手,我看看!”

二楼,傅奕臣抱住苏蜜,去扯她捂在脸上的手。

已经有血液顺着她的指缝流了出来,苏蜜死死咬着唇,一声不吭,异乎寻常的沉默。

“放手!”

傅奕臣见她这样,心疼的无以复加,强行拽开了苏蜜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