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她到底是不是死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26 01:02:17 字数:2165 阅读进度:550/850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周妈面露追忆,想着田蜜儿小时候的事情,又道,“我记得那时候,太太将大xiǎo jiě带到哪儿去,都是夸赞连连的。各家的太太们,都喜欢大xiǎo jiě,说大xiǎo jiě生性随了太太,从小就有股不与人争,宽容大度的气性,最是难得……”

周妈说个不停,可她却猛然发现,高晓梅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看上去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她一下子停了下来,“太太?”

“哦……”高晓梅回过神,看了周妈一眼又突然道,“对了,今天是不是就是苏蜜那个养母受审的日子?你把电视打开,我突然想看看了。”

“好的,太太。”周妈觉得今天太太真是古怪,不过她也不敢乱问,走过去打开了电视。

高晓梅转了两个台,果然有电视台正在报道苏蜜的事情。

画面中正好闪过刘淑珍离开法庭时,对着苏蜜恶毒谩骂的画面,交错着苏蜜苍白的脸色。

高晓梅不知怎的心里一触,眼睛就有些发热。

“老爷回来了!”

这时候外头响起了女佣的说话声,周妈迎了出去,田哲申很快出现在了门口。

他担心妻子的病,这两天都是刚回来就来看高晓梅。

谁知道他刚进来,就看到高晓梅正靠在床头抹眼泪,他以为高晓梅是担心女儿。

田哲申快步走上前,坐在床上,拉住了妻子的双手,劝解道,“你放心,我刚刚见到了蜜儿,她在里面没受什么罪,警局那边暂时不允许保释,但是我已经联系了领事馆,准备给警局施压……”

田蜜儿并非帝国国籍,警局那边应该是得了傅奕臣的施压,不准保释田蜜儿,田家这些年不在国内,力量自然拧不过傅奕臣,田哲申只好从领事馆那边着手,争取早些将田蜜儿接回家。

谁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高晓梅就打断了他,突然低声道。

“我们的女儿,她现在在哪里?”

田哲申听清楚高晓梅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抓紧了高晓梅的手。

“晓梅?你说什么?蜜儿不是在……”

高晓梅再一次打断田哲申的话,“我们的蜜儿是……是死了吗?”

高晓梅声音听上去很平静,田哲申却浑身一僵,“晓梅,你这是怎么了?蜜儿不是在警局里吗?什么死了?你别胡思乱想……”

“你告诉我!我的女儿,我的蜜儿她到底……到底是不是死了?”

高晓梅突然神情激动的抬起头来,紧紧盯着田哲申问道。

田哲申看着她,面色发白,紧抿着唇角,他知道,妻子这是发现了,发现现在这个女儿并非亲生的,他们的小蜜儿了。

“晓梅……你别太激动,你听我说……”

“啊!啊啊……”

高晓梅听田哲申这样说,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都被击碎了一般,所有的怀疑都被确认了。她突然情绪崩溃,捶打着田哲申嚎啕大哭。

“晓梅!晓梅,你别这样……你……”田哲申想要劝慰妻子,但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声音哽咽起来。

“我……蜜儿她是我亲生的,做母亲的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来……”

那时候,田哲申说小蜜儿受伤太严重,要在医院的重症病房一直养病,又想尽各种理由不让她去医院探病,她就各种怀疑了。

后来田哲申又说蜜儿被炸伤了脸,做了整容,再回头接回一个变了模样的小女孩来。

高晓梅那时候高兴于女儿回了家,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高兴没有发现什么,可是渐渐的……她内心深处其实是知道,那不是她的女儿,不是她的蜜儿。

“我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不敢深想,我……我骗我自己,说那就是蜜儿,我们的蜜儿,我……我不是个好妈妈……”

高晓梅泣不成声,眼泪成行滚落。

如果他们的女儿还在,丈夫是不可能带回一个假的蜜儿回家的,所以她不敢问他,她劝自己相信丈夫,相信丈夫带回来的就是她的蜜儿,这么一劝就是十多年。

直到现在,她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别这样说,你是好妈妈,我知道……我们的蜜儿那么懂事,她地下有知,肯定也知道的,你只是承受不了丧女之痛,女儿她不会怪你……”

高晓梅哭的趴俯在床上抬不起身,田哲申劝慰着她,可却也被勾起伤心事,忍不住掉了眼泪。

高晓梅哭了良久才渐渐缓了下来,田哲申弄了温毛巾给她擦了脸。

高晓梅无力的靠在枕上,抓着被单,哽咽道,“女儿是哪天……”

高晓梅话没说完就哽的说不下去了,田哲申却知道她问的是女儿的忌日。

他紧了紧高晓梅的手,哑声道,“十二月初八,我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雪。”

高晓梅因为担心蜜儿,那段时间身体也很不好,田哲申记得很清楚。

那天他在家来照顾妻子睡下,出了家门准备去医院看女儿。

半路上就下起了大雪,想起女儿最喜欢下雪,他在医院停好车,还特意给女儿做了一个小小的雪人。

他捧着雪人上了病房,结果刚出电梯,却撞上了留在医院照顾蜜儿的佣人梁伯。

“老爷,xiǎo jiě刚刚没了……老爷节哀。”

当日的情形,好像现在想起都还痛彻心扉。他当时手中的雪人就脱力掉在了地上,双腿一软一阵目眩晕了过去。

蜜儿是独女,又是妻子拼命生下来的,那种丧女之痛,他一个大男人都经受不住,更何况是妻子。

“对不起,老婆,我真的不敢冒险,不敢告诉你,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田哲申紧握着高晓梅的手说道,他刚刚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脸色苍白,显得异常苍老。

高晓梅并不怪丈夫的欺骗,她知道他都是为了自己。

“我们的女儿葬在哪里?”高晓梅又问田哲申道。

只是想到自己这个母亲连女儿葬身在哪里都不知道,她就又一阵心伤难过,捂着心口,脸色愈发难看了。

“你快先躺下休息一下,女儿的事,等你缓过劲儿来,我都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