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他爱着的女人,好像是真的回来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26 01:03:36 字数:2238 阅读进度:678/850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迟景行将白淼淼抵在墙上,捏住她的下巴。

“白淼淼,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关心我吗?”

他靠的近,身上带着的烟草味混着血腥味,扑鼻而来。

白淼淼身后是坚硬冰冷的墙壁,身前,迟景行浑身紧绷,好似比墙壁更硬。

她觉得喘息不过,心跳的厉害,脸色渐渐绯红。

“说话!你他妈的哑巴了?”

迟景行见她不开口,沉冷的喝了声,整个人都有些暴躁不耐。

而他眉眼间的不耐烦也成功刺痛了白淼淼。

从前,他从来没用过这样厌烦的眼神看过她。

果然,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医生,不会见死不救。”白淼淼开口说着,拍打迟景行的手。

“见死不救?就我手臂这点伤死得了吗?”

迟景行讥讽的笑,白淼淼别开了头,蹙眉又道。

“迟景行,放开我,这里是医院!”

迟景行盯着白淼淼,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来这女人对他有半点留恋的样子。

事实上,她若是留恋他,就一定不会舍得一走几年。

这个狠心的女人,为她这样一个冷心冷肠的女人,弄的自己跟个傻缺一样。

呵呵。

“我偏不松呢?”

迟景行说着更加凑近了白淼淼一些,两人的唇瓣几乎要贴在一起,他说话时喷吐出的气息更是不停的往她的鼻腔中钻。

白淼淼睫毛颤了颤,几乎以为他下一刻就要亲上来了。

迟景行却蓦然耻笑了一声,好似在嘲讽她的自作多情,接着他便退开了。

白淼淼双腿微软,身体往下滑了下,听到迟景行又用那种嘲讽的口气开口。

“你紧张什么?白淼淼,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还有兴趣吧?”

迟景行说完,挑了下眉,转身大步离开,好似刚刚的亲近不过都是为了最后对她的羞辱。

白淼淼低着头,脸色苍白。

片刻,她抬起头,脱了脚上的卫生拖鞋就冲迟景行的背影狠狠砸了出去。

鞋子砸在了迟景行的背脊上,迟景行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看掉在自己脚边的卫生拖鞋。

白淼淼已经大步走了上来,她穿回自己的鞋,冷声道。

“跟我处理伤口去,我不希望你这个样子回去吓坏了小希!”

她神情清冷,眼神是常年做医生养成的威严和沉肃。

说完,她转身往前走。

迟景行迟疑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淼淼的口气太严肃的原因,还是他也不想小希担心。

他没再和她对着干,慢吞吞的跟在了后头。

迟景行的手臂需要缝针,白淼淼将他带进办公室,护士送来药物和工具。

她给他清理了下手臂,拿了麻针。

“不用打麻药。”

迟景行却开口说道,麻药这东西能少用就少用,他们这种受点小伤是常有的,麻药留着重伤时用就好,平时这些伤都用万一影响反应力和头脑就不好了。

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要缝针的,你不用麻药乱动怎么行……”护士站在一边儿开口说着。

白淼淼看了迟景行一眼,劝都没劝,直接丢开针管,拿了缝合针。

“小刘,人家要充好汉。你拦着做什么,这么一条小伤口也缝不了几下,相信这位硬汉先生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对吧?”

白淼淼说着,一针扎了下去。

迟景行浑身一个紧绷,愣是没皱眉,倒是憋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来。

白淼淼心里舒服了些,旋即却又更加难受心疼,到底放轻了手法,以最快的速度缝合了伤口,上药包扎。

“回去后,不要吃生冷刺激海鲜等物,禁抽烟,不能碰水。”

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衣兜里,例行公事般交代了着,没再看迟景行,转身离开了里间。

迟景行凝眸看着她的背影,眸光闪了闪。

这女人!还是个不吃亏的性子。那个熟悉的白淼淼,他爱着的女人,好像是真的回来了。

迟景行离开后,白淼淼收拾了下,脱了白大褂离开办公室。

经过护士站,就听到刚刚的小刘正叽叽喳喳的和几个护士说着。

“真的是超级帅,超级man啊,白医生缝针一声都没吭,长的还那么俊。哇塞,你们没看到,身材真的超级好,胳膊上的肌肉,不壮硕也不单薄,刚刚好!啊,我当时好想摸摸啊。”

“对对,就他,我今天留意一下午了,真的是太有范儿了。”

“听说今天就是他最后zhì fú公交车上那疯子的,哎呀,要是能和这种男人谈恋爱,就算一个小时都够回味一辈子啊……”

“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吗?真有人那么厉害,缝针都不哼一声的?太夸张了。”

一个刚刚接班,没见到迟景行的小护士开口道。

小刘重重点头,余光见白淼淼过来,忙拉了白淼淼。

“白医生,你快说,今天那个叫迟景行的男人是不是超级帅,超级酷?是不是缝针都没哼一声的?”

小刘那眼神就跟追星的谈起偶像一样。

白淼淼看了眼几个眼巴巴盯过来的护士。

“哼没哼的我没留意,不过我却知道,他孩子都有了。”

“哈?”

“啊?”

“不是吧?”

几个小护士顿时就备受打击一样。

白淼淼耸了耸肩,“他刚自己说的,让我赶紧缝了,他好回去照顾儿子。”

白淼淼说完,迈步离开。身后一众小护士蔫头耷脑没了精神。

“没想到孩子都有了啊,这年头帅气的男人怎么都那么想不开呢,这么早就结婚生子,真是的!”

“好了,都干活吧,没劲。”

护士们一哄而散,白淼淼翘了翘唇,进了电梯。

白淼淼这两天都住在酒店,已经托了人在找房子,准备先留在国内。

她离开医院,开车就往和中介联系好的紫竹公寓去。

那边,迟景行坐在车里,一手搭在车窗上,指尖夹着一支烟。

看到白淼淼的车开出医院停车场,他狠抽了两口烟,这才伸手拨打了个diàn huà。

“怎么样?”

“迟少放心,已经办妥了,白xiǎo jiě好像是和中介约了今天去看房的。”

“很好。”

迟景行点头,挂断diàn huà,这才发动车子,一脚油门离开了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