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他真的都要嫉妒死儿子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09-26 01:03:48 字数:2144 阅读进度:694/850

迟景行紧紧盯着白淼淼,耻笑的道,“备用的?那怎么就是我的尺码?而且,白淼淼,你刚刚慌什么?”

“谁慌了!我刚手滑才掉了锤子!拖鞋我随手拿的,都不记得是几号码数的。”

白淼淼说着,使劲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将小锤子塞在了迟景行的手中。

“你刚刚看清楚了没,现在你来捶。”她说着转了个身,跑去了另一边。

“我来调料酱,一会儿要浸泡牛排的。”

迟景行见她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不觉若有所思。

他身高186,脚也大,普通男人根本就不必这么大的鞋码。所以白淼淼这女人一定是在说谎,什么备用男士拖鞋,他一个字都不信。

“你快锤啊!我都要饿死了!”

背后迟景行盯视的目光太过灼热,白淼淼有点受不了,她转身扫了他一眼,催促的道。

与此同时,她的肚子也叫了两声。

迟景行扬眉,“你中午没吃饭?”

吃什么饭啊,他们都走了,她顿时就没了做饭的兴致,索性直接去了超市。

“我饿的快,不行啊!”白淼淼哼声道。

迟景行倒没再说什么,转身开始敲打那两块牛排。

白淼淼总算是吐出一口气,只是那个男人的气场太大了,以至于他站在身后,白淼淼都有种呼吸不大顺畅的感觉。

“那个你今天带小希回家了啊?”过了一会儿,白淼淼受不了厨房里的安静,率先开口说道。

“你想问什么?”迟景行却没回答白淼淼,反问道。

白淼淼顿了下,直言,“你的家人,他们接受小希吗?”

这也是她这次回来,一直想要带小希离开的原因。

小希从出生就不被迟家人所喜,背负着私生子的标签,白淼淼不想小希委屈。

“小希是我的儿子,亲生儿子!有件事,我大抵需要告诉你下,五年前,我去做了结扎手术”

哗啦!

迟景行的话没说完,白淼淼手中的调料瓶直接掉在了地上。

玻璃四处飞溅,里头的食用盐洒了一地。

“别动!”

迟景行反应很迅速,转身就将白淼淼抱了起来,跨步送到了安全地方,才将她放下。

“你怎么回事?就你这笨手笨脚的,秀什么厨艺!”

迟景行说着,转身要去收拾地上残局。

他身子刚动,手臂却被人紧紧的拽住了。

迟景行回头,就见白淼淼死死抓住他,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和震惊。

“你刚说什么?”白淼淼微微颤抖着唇又问道。

迟景行凝眸看着她,旋即挑眉,无所谓的道,“老子五年前就去做了结扎手术,并且告诉家里,老子这辈子只生小希一个儿子,怎样?你有意见?”

迟景行一副,你有意见就给我憋着的神情。

白淼淼看着男人冷峻的面颊,却从未觉得他这样帅气可靠过。

她知道,他也是心疼小希,害怕小希被他家人所不喜,受到各种白眼和不公平待遇,才这样做。

在她的眼里,迟景行一向吊儿郎当,万事不放在心上,白淼淼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会为小希做到这一步。

“看什么看!”迟景行被白淼淼直勾勾的眼神看的不自在,凶恶道。

白淼淼却鼻头一酸,猛然抬手抱住了迟景行,紧紧的。

她的动作很突然,又无比的热情,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

迟景行浑身一僵,咽了咽口水,觉得白淼淼这女人好像就没这么主动投怀送抱过。

啧啧,真是难得啊!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白淼淼眼泪掉落下来,心里真的无比的动容。

“谢你大爷!白淼淼,小希是我儿子,老子他妈的要你谢啊!”迟景行却脸色一黑,嫌弃的推了白淼淼一下。

闹了半天,这女人主动还是因为小希!

小希!小希!她除了小希还知道谁?他真的都要嫉妒死儿子了。

“嗯嗯,迟景行,你是一个好爸爸,不像我”

白淼淼被迟景行推开,却也不恼,笑着说道。她眼睛刚刚被泪水洗过,像有碎钻在其中流动。

迟景行盯着她,迈步上前,缓缓的低下头来。

两人渐渐靠近,呼吸交织着。

“爸比,白阿姨,怎么了?”

这时候,客厅里的小希听到东西摔碎的声音,哒哒哒的跑了过来。

白淼淼如梦初醒,匆忙退了一步。

迟景行拧了拧眉,看向门口,声音压抑着暴躁的怒意,“小孩子啥操心什么!”

小希,“”

“没关系,是白阿姨不小心打碎了调料罐,小希,吃饱了吗?”白淼淼咳了一声,笑着问道。

小希看了眼地上,目光在白淼淼和迟景行的身上转了下,嘻嘻一笑,“哦,那我出去看电视了。”

他说完转身就跑了。

厨房里恢复安静,莫名有些尴尬,白淼淼站了会儿,开口道,“我去拿扫帚。”

她刚动,迟景行就拉住了她,“站着别动!在哪儿?我去。”

“不用”

“让你站着!”

他声音蓦然发沉,白淼淼哦了一声,乖乖没再动。

她看着他拿了扫帚来,将地上的碎玻璃都扫进了垃圾桶,还检查了下四周。

“这两天别光着脚,可能有漏掉的,知道吗?”他不放心的交代道。

白淼淼却愣愣的看着迟景行。

她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陌生,却很温暖。

他真的是变了很多啊,从前,她完全想不到迟景行会如此的心细如发,如此体贴入微的照顾人。

是因为小希的关系吗?他将小希照顾的很好啊。

“和你说话呢!”

迟景行不闻白淼淼回答,抬手便打了下她的后脑勺,完全是小希不听话时的反射性动作。

拍完,他愣了下,见白淼淼似也愣住了,他便又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刚手滑了。”

白淼淼却笑,“迟景行,你以后少拍儿子的头,我都看到好几次了,会拍傻的。”

她这话,就像是妻子交代丈夫的话。

尤其那声儿子。

是啊,小希是他们的共同的儿子,他们曾经那么亲密,那么相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