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都是你的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10-14 10:04:53 字数:2162 阅读进度:796/850

嘉宝被他一激,哼了一声,“都说了我才不着急,那就这么说定好了!”

迟南睿听她这样说,双眸一下子便盛亮了,他弯起唇角,愉悦的笑了起来。

“哈哈,嘉宝你是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咯?”

嘉宝一愣,她答应了吗?她答应什么了?

呃她好像是答应了,等自己上大学就和他谈恋爱,做他的女朋友的。

嘉宝有种被迟南睿拐进狼窝,掉进陷阱的感觉。

她鼓着腮帮子,红着脸气恼的看着迟南睿。

迟南睿却捏了捏她粉粉的脸颊,笑着道,“小可爱!”

“睿少爷,到医院了。”

这时候,车子在医院的外头停下,前头司机开口提醒道。

迟南睿牵起嘉宝的手,打开车门拉着嘉宝下车,却没往医院的方向走。

“迟南睿,我们去哪里?”

嘉宝被他拉着往前跑,诧异问道。

迟南睿转头对她笑,“我们先体会一下约会的感觉去玩儿啊!我带你玩儿去。”

白淼淼和苏蜜几个庆祝了下,大家都喝了酒,从酒吧出来天色已经黑了,白淼淼微薰的靠在迟景行的身上。

shǒu jī叮咚响了下,白淼淼迷迷糊糊的摸出来,打开shǒu jī就见是梅弯弯发来的信息。

今天就让小希回老宅睡吧。

白淼淼微醉的读着梅弯弯的信息,扭头看向迟景行,迷茫的问。

“为什么要让小希睡老宅?”

女人明显有点醉了,脑子不转,傻兮兮的可爱。

迟景行拽了下她,白淼淼便跌躺在他的怀里,被扶着枕在了迟景行的腿上。

迟景行抚了抚她被酒气晕染的潮红的脸颊,低下头,“你说呢?”

他说着低头吻住了她,这个吻轻轻的,一下下的碰触。

良久,迟景行才用令人沉醉的声音在白淼淼的唇边低喃,“老婆,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这么重要的日子,家里怎么能多小希一个小电灯泡呢。你说是不是呀,老婆?”

又亲了两下,迟景行扬唇问着白淼淼。

只是半天他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声,迟景行抬起头来,就见白淼淼安然的闭着眼眸,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就枕着他的腿睡着了!

“呵”

迟景行笑出来,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白淼淼感受到了不舒服,红唇嘟了嘟,拧着眉翻身,顿时整张小脸就扑在了迟景行的腿间。

大概是觉得这样还挺舒服,也可能是觉得这个枕头不平整,她蹭了蹭还往里头钻了钻。

“嗯”

迟景行浑身紧绷着,似叹似难受的闷哼了声。

前头的代驾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过来,一脸的震惊,大概是以为两人在后头做什么,对上迟景行黢黑的目光,司机嗖的一下收回了视线。

“淼淼,起来。”

迟景行浑身僵硬,拉了下白淼淼,偏她被连番打扰好像是烦了,唔了两声,抬手抱紧他的双腿,将脑袋扎的更深了。

迟景行,“”

他抚上她的头发,到底舍不得用力把她抓出来,抬手捏了捏眉心就随她去了。

没多久车子停在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代驾司机又看了眼后头,见女人还趴在男人的腿间,司机不觉吞了吞口水,急匆匆的打开车门逃也似的离开了。

“起来了!我们都被误会了!”

迟景行拍了拍白淼淼的背,白淼淼哼了两声,脸颊动了动。

一路被压了又压的躁气彻底被这女人给拱了起来,迟景行一把拽住白淼淼的手臂将女人扯起来,重重丢在了后车椅上。

“唔”

白淼淼后脑勺被撞,被惊醒,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男人的身体就压了上来,唇也又他狠狠的堵上。

白淼淼是红着脸被迟景行抱着回到公寓的,她身上的套装都被他给扯坏了,身上勉强披着他的西装外套,幸亏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人。

到了22楼,白淼淼被迟景行抱着走出了电梯,见他往他家的方向走,她便挣扎着往下跳。

“我要回自己家!”

这人跟只喂不饱的狼一样,白淼淼直觉跟他回家自己还要完。

“自己家?老婆,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我们已经结婚了,现在你已经没有自己家了吗?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都是你的!”

迟景行说着已迈步到了家门口,他输入指纹打开了房门,却不急着进家门,反倒将白淼淼放下,抓着她的手在指纹输入那里按了两下。

“乖,回家了,明天把对面东西都搬过来。”

“我不要同居!”

结婚结的太突然,白淼淼总觉得怪怪的,迟景行将她推进了家门,一边儿换拖鞋,一边儿冲叫嚣的女人道。

“老婆,我们才刚结婚,难道你就要对我进行婚内冷暴力?”

白淼淼,“”

见她站在玄关不动弹,迟景行索性再度抱起她来,迈步就进了卧房。

他将她放在床上,亲了亲她的额头,“我们夫妻分工,你呢,乖乖去浴室放水,我去煮点醒酒汤,嗯?”

他说完,转身出去了,白淼淼坐在床上眨了眨眼。

“夫妻”

半响,她才喃喃的重复了下迟景行的称呼,红着脸站起来往浴室走去。

浴池是双人浴池,很大,白淼淼看着温热的水一点点填充满浴缸,想到一会儿他是不是也要进来,她脸颊上的红晕就没褪下去过。

这时候,外头突然响起了shǒu jī铃声,白淼淼走出去,从迟景行的西装内袋里找到了正响个不停的shǒu jī。

她将shǒu jī摸出来,看到是迟景遇打来的diàn huà,正准备拿着shǒu jī去找迟景行,迟景行就推门走了进来。

“大哥的diàn huà。”

白淼淼将shǒu jī递给迟景行,迟景行却没接,反倒蹙眉道,“怎么光脚站在地上!”

他说着走过来,抱起白淼淼快行两步将她又放坐在了床上。

“帮我按免提。”

他吩咐道,又拿了旁边丢着的毛巾给白淼淼擦拭脚心。

“哦。”男人温柔又体贴,白淼淼笑着按了免提。

diàn huà接通,那边立马响起了迟景遇的声音。

“阿行,妈割腕自杀,现在手术室你快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