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妈咪,我们都长大了

小说: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作者: 素锦 更新时间:2017-12-10 00:47:05 字数:2184 阅读进度:850/850

“哦,那哥哥,你是来抓我回去的吗?”

嘉宝戒备的看着哥哥,眼神透露出的却是倔强的光。这件事她已经决定好了,即便是哥哥,也阻拦不住她。

“进去吧,哥哥陪着你。”

嘉贝却拍了拍嘉宝的肩膀,揽着她往训练基地走。

“啊?哥哥?”

嘉宝惊讶的抬头。

嘉贝冲她耸了耸肩,“你难道不需要一个陪练吗?哥哥以后就做你的陪练吧。谁让你是我mèi mèi呢,mèi mèi非要做的事情,做哥哥的阻止不了,就只好陪着一起了。”

嘉贝最了解自己的双生mèi mèi,看着娇滴滴的,其实却也是个倔性子。

嘉宝既然决定好了,即便爸比妈咪阻拦,她也会自己偷偷的去做。与其如此,还不如他看着她,陪她一起。

起码嘉宝会少受一些苦,有他陪着,这条路也会少一些沉重艰辛,多一些温暖。

“哥哥!你太好了,我爱你!”

嘉宝不由抱住了嘉贝,双眸都微微发红了。

“呵,少来,嘴里说着爱哥哥,还不是为了迟南睿那混小子什么都豁的出去?等他回来了,看我不揍死他!”

让他的mèi mèi,让傅家全家守护的小公主为他吃了那么多的苦,他迟南睿何德何能!

坏小子,竟敢失踪!一定要找他回来!揍一顿,不能便宜了他。

“哥,我没有,如果失踪的是哥哥,我也会这样。”

嘉宝紧了紧抱着嘉贝的手,抬起头看哥哥。

嘉贝摸了摸嘉宝的头,“哥哥知道了,进去吧。”

兄妹两个并肩走进了训练基地。

后头,宋哲头更加的疼了。

本来嘉宝来,他就担心傅奕臣会杀了他了,现在嘉贝也来了,真要是两个人受伤什么的,他还要不要活了?

可是,保镖训练基地这种地方,训练的就是搏击格斗什么的,不受伤那是不可能的啊。

宋哲看着自己是拦不住了,咬了咬牙,摸出手机就想要给傅奕臣通风报信,结果刚拿出手机,就听身后传来少爷的声音。

“宋叔。你做什么呢?”

宋哲回头,撞上了嘉贝似笑非笑的眼神,那眸光清沉,竟有了六七分傅奕臣的神韵和威压。

宋哲一僵,忙将手机又放了回去。

“咳咳,我这就来,这就来。少爷xiǎo jiě走这边,我先带你们参观基地。”

苏蜜和傅奕臣是在一周后才知道这件事的。

下了飞机,苏蜜直接让傅奕臣把自己带到了训练基地。

她找过去时,嘉贝和嘉宝正跟着训练基地的那些保镖们进行抗击打训练。

他们并没有发现苏蜜和傅奕臣的到来。

嘉贝前几年就有跟着学防身术格斗技巧,他一个男孩,苏蜜也不大管,见他和一个大高个在练习对打,苏蜜便急匆匆的转开了视线。

她在抗击打场上找到了嘉宝。

彼时,嘉宝正和一个黑脸小子面对面的站着,那黑脸小子一脚抬起便重重的踢在了嘉宝的侧肋。

嘉宝紧咬着牙,硬生生抗了过去,踉跄了两步,“你没吃饭吗?用点力!”

她斥了一声,那黑脸小子又一脚踹在了嘉宝的腹部,嘉宝没受住,跌滚在地滚翻了两下便迅速的爬了起来,摆出防御姿势。

“没事,尽管来真格的,我还承受的住!”

她额头上都是汗水,头发湿漉漉粘在白皙的脸颊边儿,身上穿着运动背心,抬起来做防御的纤细手臂上分明已经青青紫紫的。

苏蜜看着女儿再一次被踢的跌滚出去,她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抬手捂住嘴,才没让自己失声尖叫出来。

“嘉……”

苏蜜往前一步,就要去叫嘉宝,却被傅奕臣给拉住了。

“先出去。”

傅奕臣沉声说着,搂着苏蜜往外走。

“可是嘉宝……”

“先别打扰她,分神容易受伤。”

傅奕臣的话提醒了苏蜜,苏蜜只好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被傅奕臣搂着去了基地的办公室。

“嘉宝从前被蚊子叮下抓破了都嫌疼的……”

坐下后,苏蜜的情绪有些失控,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

傅奕臣叹了一声,亲自给苏蜜倒了一杯水,蹙眉吩咐道。

“先去把嘉贝叫过来!”

他在苏蜜身旁坐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好好的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儿,我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阻拦嘉宝。”

作为妈妈,看到千娇百宠的女儿去做那样辛苦的事情,心里有多么的心疼难过,只有苏蜜心里最清楚。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傅奕臣也只能如此的安慰苏蜜,作为爸爸,对于女儿他也同样无奈。

“爸比,妈咪,你们回来了。”

嘉贝倒是很快就到了,见妈咪靠在爸比的怀里抹眼泪,嘉贝一点都不意外,他走进来坐在了一旁。

“妈咪,别太担心,嘉宝很好。”

“她都满身是伤了,这也叫好?嘉贝,你怎么也不拦着你mèi mèi,还跟着她一起胡闹!”

苏蜜擦拭了下眼泪,有些责备的看着嘉贝。

嘉贝却耸了耸肩,“妈咪,您都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她,又怎么能希望我能阻止她呢?”

苏蜜顿时被堵的哑口无言,急的眼睛红。

见妈咪这样,傅奕臣冷眸扫了嘉贝一眼,嘉贝也不舍得妈咪伤心难过,忙道。

“妈咪,嘉宝她一门心思的就是要上军校,进特战队,她是什么性子,妈咪你应该清楚。我这些天,专门叮嘱了下基地的训练人员,并没有让他们放水嘉宝,就是想要让她知难而退,但是……”

嘉贝耸了耸肩,叹了一声。

“妈咪,她是认真的。”

受了伤,一声不吭,流血也绝不流泪退缩,他的mèi mèi坚持坚韧的他都震惊。

也足可见,嘉宝是有多认真。

“可是,难道就任她这样吗?我……”

真的是太心疼了!

“妈咪,我们都长大了,早就不是温室的花朵,我们总是要经历风雨的,不能永远呆在爸比和妈咪的羽翼下,妈咪你不必太过担心。”

嘉贝知道妈咪是心疼mèi mèi,但是他还是支持mèi mèi的。

因为他们确实都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人生和选择,也勇于去承担选择路上的风雨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