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皇恩浩荡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6 字数:2294 阅读进度:8/69

白青展心中诧异:女儿白素心智不全,这阴险的宁王特意提起,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事实上以前母亲在世时,曽许白素与夫人娘家侄儿为亲,但夫人的兄长寿从四品的兵部中郎将——杜骥因不满这门亲事,平素少有往来。这口头婚约多半是不想遵守了。

思量了一下,白青展终答道:“未曾。”“那…”宁王兴奋的话刚开头便被皇上拦截了下来。“这样吧,下月十五宫中举行‘赏花宴’,白大人带令千金参加宫宴,到时皇亲和朝中官员带家眷参加,若有相中,朕自当为白大人之女赐婚!”

“宁王,你到时让世子也参加,就这么定下来,今日到此,退下吧。”宁王无奈的退下,心想:宫宴时,一定要得偿如愿!

皇帝召来御医为白青展医治伤口,身上累累伤口包扎完后又赐给他二品官服。换下身上的囚衣,换上官服的白青展身上颓废的气息一扫而空。

来到皇上面前再次叩首谢恩。

“汝可知今日为何可以逃过一劫?”

“回皇上,自是皇恩浩荡…”

“白卿家,汝是否有意与皇弟结为姻亲?”皇上不等他说完,继续提问。“不,不愿意!”白青展咬牙切齿,这仇恨无法解开,自己决计不同这阴毒之人结亲!

皇上面无表情:“那好,朕要令千金白素与大皇子成亲,白卿家可愿意?”

白青展内心的茫然终于散开,原来自己无缘无故的逃过一劫,根源在女儿身上。但宁王与皇上争着要与白府联姻,这是为何?白青展百思不得其解。他忙跪下:“皇上,小女痴笨,恐配不上大皇子,大皇子乃人中龙凤——请皇上三思!”

皇上大手一挥:“就这么说定了,宫宴上朕会赐婚,卿家不必过谦。”

“小女今年只有13岁,论婚配还…”白青展又不知死活的加了句。

“白卿家,你难道想抗旨?”“臣…臣不敢”含当然是不敢,刚刚死里逃生又官升一级,然后立马又抗旨获罪,这不是玩人么?只得诺诺退下。

皇宫,宫门外。白铭焦躁不安的踱步:白青展今日面圣决定生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将,皇宫里既无眼线也无内幕消息。

待见到两个小太监搀着白青展出了宫门,白铭上前悲声道:“爹,您受苦了!”

“咳,没事,皇恩浩荡,你爹我没事。”

“爹,您这红色官服是怎么回事?”

“你爹我升官了!真是皇恩浩荡…”

一行人回府,提督府的两位夫人及剩下的十几个下人一阵忙乱,嘘寒问冷,自不必说。白素从胖嬷嬷那里知道爹爹平安回府后,放下了心头大石。虽然凭自己的身手闯江湖也不难,但是终究不愿担当罪臣之女的名头,这古人最讲究门第出身,再者总是家人嘛。

趁着府中众人忙乱之际,白素从房中翻出几两碎银揣在怀里,发髻上插几只金钗,光明正大的从后门出府了:因为仆人不足,后门根本无人把守。

出了后门,随手虚掩上木门,走出去是一个窄窄的巷道,绕到前门处,才渐渐有了行人。暗暗记住地形、房屋位置,一直走到一座酒楼前,上书‘海天大酒楼’,倒是有些气派。顺着街角左转是一条繁华的大街,也就是南大街,街上商贩店铺,比比皆是。

白素饶有兴趣的看,但并不购买商品。一路上,不少人看着白素指指点点,口里赞叹“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头梳双丫髻,粉面桃腮,漆黑的眸子,卷翘的睫毛,的小嘴,身着月白色交领罗裙。白素恍若未见径直闲逛。

眼见前方一群人围在一处,吵闹声不绝于耳。有好戏看!白素眼睛一亮:“我可是最喜欢看热闹的了!”连忙往前凑,仗着个子矮小钻进人群中心,看到这样一番场景:

一位蓝衣少年抱着另一位白衣男子跪在地上,白衣男子身上有以腹部为中心绽出的大片血迹,蓝衣少年哀声请求:“神医,薛神医,我求求你,救救我大哥!救救他!我可以做牛做马来报答你!”白素抬头看了一下,“杏林医馆”,这个医馆为何不救人,难道是无钱不治病?

白素走到一青袍白面的男子前,仰着秀美绝伦的笑脸:“这位兄台,人命关天,就不要计较钱财这些身外物了,还是先救人吧。要不,这两根簪子都给你。”

人称薛神医的薛青见到白素从头上摘下的金簪,白皙的脸涨得通红,道:“这位小姑娘,你误会了,不是本人不医而是医不了,不能接诊眼见没救的人——这会坏了我的招牌的。”围观的人也议论纷纷:“是啊,我看神仙都救不了了。”“就是,你看那小子的腹部伤口又大又深,都看得见里面的肠子了,伤得太重了!”

白素一看:这不就是个大点的伤口么?麻醉,消毒,再缝合伤口,最后消炎就可以了。这是个小手术,她作为杀手,除了身手,自力更生也是必要的,而自力更生就包括在重伤情况下自治的能力。要不然白素现在还不知道死哪去了!

眼见那男子奄奄一息,再拖下去性命不保,不禁一跺脚——不就救个人么?多大点事?!

白素对蓝衣少年说:“这人我救了!”

蓝衣少年绝望的眼眸骤然亮起一道光,他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你说是真的么?”这时周围群众的质疑声传来:“你行不行啊?”“这开膛破腹的也能活,怎么可能?!”“要是这也能救活的话,可不成了活神仙了么?”“这是哪家的?竟如此胡闹!”

白素置若罔闻,转身对薛青薛神医道:“兄台,既是不能医,现在我来医,请借贵宝地一用。房间、药品、器械一样不能少。请行个方便,费用我来付!来,把人抬进来,放心,出了事,绝不会坏你神医的名号!”白素看出了薛青的顾忌,说出了不容人拒绝的安排。

蓝衣少年抱着伤者进了医院,全然不觉这连神医也治不了的伤,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来,这是多么荒唐。薛神医在与白素擦肩而过时,小声问道:“有把握吗?”

“死马当作活马医。”白素又接着说:“若是有您相助,我到有八成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