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沈家牧场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7 字数:2185 阅读进度:10/69

书房里好多关于行军布阵的兵法书,白素稍稍翻阅,并不感兴趣。也是,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知道,还有什么兵法可看。待翻到一本有关西凉马术的书,白素仔细的阅读起来。书中讲述赛马、驯马、养马,内容详尽,西凉人剽悍,男子个个能骑善射,马上功夫了得。白素找到想要的书,揣在怀里,回到素锦园仔细研读。

第二天一早,嬷嬷送来红色骑马服给穿上,梳头时,白素说:“嬷嬷,头发扎牢一点,别弄那些花样,别一会骑马头发散了。”苏嬷嬷道:“哎呀,啊。出门怎么能这样,您可是大家!”“今天是去骑马,别弄那些花样。”白素一再强调,苏嬷嬷只得依了。

草草用过早膳,白素脚步轻快的向大厅走来,见到大哥已经到了。白铭身着白色箭袖圆领袍,足蹬黑色马靴,精神抖擞。“妹妹,可准备好了?”白铭见到白素到了,欢喜地上前拉着妹妹的手。这白铭可是爱妹之兄长,只是以前白素痴痴傻傻,带出来两次都被人指指点点,心中不忍。现在再看白素:肌肤如雪,小嘴嫣红,眉目如画,睫毛纤长如振翅地黑蝶,黑眸璀璨如星,白铭不由得心情大好,让管家牵来枣红马,白铭高大的身体骑跨在马上,一手把妹妹揽在胸前。一手执缰绳,双腿一夹,枣红马嗒嗒地跑起来。半个时辰后,来到沈家牧场。占地广阔的牧场围着两人高的木栅栏,一个高大的木框架的门楼出现在眼前。守卫见到白铭忙上前打了个招呼,随后开门放行。这沈家牧场不但供皇家用的御马,也提供军马,牧场里的马成千上万,管理非常严格。这白铭是沈家公子的至交。所以通行无阻。

白铭径直骑马向左边的马厩奔去,枣红马兴奋地嘶鸣。看到前面有几个人,白铭放缓缰绳,马儿渐渐停步,揽着白素下马。白素仔细一看,是三男一女四个人。俩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一个着灰衣的中年男子是这牧场的管事,还有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着豆绿色纱衣裙,领边绣着精美的绿萼梅花,婷婷玉立姿容不俗。

蓝色锦服腰系玉带的男子上前问道:“白兄,你来了,这位是…”“哦,我妹妹白素,今日来这牧场学习骑马,沈兄,讨扰了。”白铭客气的对沈谦道。“白兄,沈某还从未见过令妹,今日一见,真是一个小美人!”这沈谦与白铭一向交好,言谈也就随意些。白素见是这牧场的主人,上前行了一礼,客套了一句:“白素见过沈哥哥!”声音清脆悦耳,宛若莺啼。沈谦爽快地说:“好,好,林管事去为白挑一匹温顺的母马来。”这林管事领命而去挑选马匹。沈谦侧身指着另一位俊美锦衣少年道:“这位两位应该熟悉了吧,这是杜中郎将的大公子,你们的表兄弟,今日来骑马,这位我家三妹沈若莲,两位刚刚定亲,以后都是亲戚,多亲近亲近。”

白铭听了脸黑了几分,对这二人视若未见。白素就觉奇怪了,这不是亲戚吗,这沈若莲也是将来的表嫂,也算亲戚,大哥怎么这样!不容多想,这白铭紧紧地牵起白素的手去练习骑马。那沈若莲的脸上露出几分讥笑:这白痴还学骑马?那杜如新都成了我的未婚夫了。虽说我只是沈家庶女可这杜家将要娶我做杜家长子正妻。而且这杜如新如此俊朗,这婚事也算是得偿所愿了。这个白痴女当年与杜家有婚约,虽然知道的人不多,可杜家现在与沈家定亲,那白素也算是被毁婚遭抛弃了,如今像没事人一样,果然白痴就是白痴!空长一副好皮囊,中看不中用。

那沈谦并不知其中关节,只觉得白家与杜家至亲却又疏远想必有因。

白素抓住这学习机会,用心练习骑马,这执缰绳也有讲究。

用手执缰绳从一方换至另一方用缰绳压马颈使马回转、旋转,转弯也有讲究,马在行进中先缩短步法再进行转弯和改变方向。白铭教的用心,白素学的专心,上午两人大汗淋漓,脸上红扑扑的。白素因为昨天做了不少功课,今日骑马事半功倍,马鞍有点过脯但是白素身手利落,上马也就不成问题,骑在马上夹紧双腿可催马前行,借助缰绳使马停止,后退,回转,旋转。

整整一个上午,白素骑术练得娴熟。白铭见妹妹这么快学会骑马,而且骑得不错,心里暗暗吃惊:从不会上马到骑术娴熟,只用一个上午,我当年也没这天分!看来再让妹妹待在府中人不识,那些不开眼的都欺负到头上来了。我白铭的妹妹长得貌美又聪慧,是二品的封疆大史之女,你小小的中郎将之子也敢毁婚!我白铭迟早要给你们点颜色瞧瞧!白铭心里恨着,对白素更加怜惜:“好了,妹妹,你也骑累了,我们回去吧,下次哥哥再教你。”“好吧,我们去向沈哥哥告辞吧!”

两人跨马向马厩这边赶来,只见沈谦还没走开,正与杜如新和沈若莲坐在树荫下喝茶,白家兄妹下马与沈谦客气了几句然后告辞。白铭又揽着白素骑上了枣红马,执了缰绳准备打道回府。那沈若莲见杜如新注目白素那明媚娇艳的脸错不开眼,心中妒恨,开口对白家兄妹说:“表哥,表妹,八月十五小女与杜郎成亲时,两位一定赏脸来参加婚礼啊,都是至亲,别生疏了啊!”

白铭“哼”了一声,打马扬尘而去。白素看出白铭与这表哥之间不睦,也不多问。任那白素如何聪明,也想不到自己就是不睦的根源吧!

回到提督府,白铭吩咐管家上些饭菜。兄妹二人饥肠辘辘的围着饭桌进食,白铭夹了鸡肉放在白素面前的碗里:“饿了吧?快吃!”“恩,哥哥也吃!”白素嘴里一边嚼着鸡肉,一边含混不清的说。运动过度,两人也没办法讲究形象了。

吃完饭,白铭吩咐厨房备热水,两兄妹各自回房梳洗换衣,白素泡在浴桶里,浑身酸痛,解除不少,只是大腿内侧,今日骑马双腿夹着马,娇嫩的皮肤破皮,现在火辣辣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