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两家都悔婚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7 字数:1934 阅读进度:11/69

白素洗浴完用棉布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穿上橘黄色的交领衣裙,未带钗簪,乌黑的长发用丝绦绾着垂在腰臀上,脸上肌肤润泽,艳丽无比。白素唤来苏嬷嬷,一起来到大哥住的华明院。

白铭也刚洗浴打理好,苏嬷嬷在前厅呼道:“大少爷,来找您。”白铭快步来到前厅,见到白素洗浴后清新淡雅的装扮,心里暗赞一声:好个漂亮的妹妹!忙稳住心神道:“这才多大一会儿,就来找大哥啦!”白素皱了皱秀气的眉毛,粉唇一嘟,嗔道:“大哥,我腿痛,有疗伤的药吗?”“药?当然有…妹妹可是腿蹭破了皮?也是,第一次骑马,又骑了几个时辰难免受伤,我第一次骑马、射箭也是受伤的,我去拿药!”白铭说着又回房了。等再出现时一手拿着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白素。“呃,大哥你…箭术好吗?有机会教教我吧。”白素听了大哥的话,留了个心眼,俗话说‘艺多不压身’这骑马射箭是必学的。“嗯,爹爹是武将,我的妹妹自然是虎女,有时间哥哥教你。”白铭宠溺的看着妹妹。刚刚在杜家人面前受了委屈,白铭这做大哥的心痛不已,恨不得满足妹妹的所有要求。“那我回房了。”白素出了‘华明园’,回‘素锦园’去用药,这伤在大腿内侧,可不得躲在房里脱了裤子用药。白素整个下午索性躺在养伤。

白铭眼见白素走了,还站在原地不动。思索了片刻,径直往母亲的院子来寻还在养伤的父亲。支开下人,单独与父亲对话。“爹爹的伤可好些了?”“嗯,修养了几日,好些了,要完全康复得一段时间,那大理寺的酷刑…唉,你爹我也算死里逃生,如今也就不计较了吧!”白提督边叹气,边暗自庆幸。“爹,那杜家小子与沈家那庶出的三订亲了,定在八月十五成亲。真是欺人太甚!”白铭气愤的说。白提督捋着短须平静地说:“好,很好。”白铭吃惊的看着父亲说:“爹,您傻了吧,怎么能说这种话?…”白提督竖起右手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也不回答儿子的质问,反问道:“铭儿,知道爹死里逃生又官升一级的真正原因吗?”“不是说…”白铭有点不确定。“是皇恩浩荡,但你以为皇恩会无缘无故的落在我身上?”白提督的小儿子经商,只有大儿子从政,在官场打滚,有些事情该教教他了。“我们没有靠山,那宁王想爹死,爹爹就没有活路。这次不知是甚么原因,那宁王想为小宁王娶你妹妹而皇上想大皇子娶你妹妹,爹已经应下大皇子的亲事,皇上会在‘赏花宴’上赐婚。我们以后就是皇亲国戚!”白提督又接着说:“这表面上是杜家悔婚,其实我们白家也在悔婚。孰是孰非就不计较了,能这样也算皆大欢喜!”

白铭这才知道其中曲折,感慨道:“这么说,这次白府的安宁是妹妹的亲事换来的?”

“也可以这么认为。那大皇子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很大,你妹妹有可能是太子妃或者皇后,也有可能只是王妃。不管怎样都是皇家之人,就是我们白府的靠山。”

白铭久久无语,心里觉得不好受,岔开话题对父亲说:“爹,今日妹妹学骑马,练得不错。”“嗯,不管是骑马射箭,还是琴棋书画,多教教她吧,当个王妃也不容易!”白提督说完眼神中闪过一丝疲惫。“虽说皇上金口玉言,但在赐婚圣旨下达以前,还不宜声张。”

白铭体贴的对父亲说:“爹,您好好养伤,我会好好的照顾妹妹的。”白铭扶着父亲躺下,随后告退。

傍晚时,天色阴沉,一场大雨将至。白素靠着床帷,拈着小块的芝麻酥往嘴里塞,嗯,又香又甜,这芝麻酥的味道不错,这吃着芝麻酥的生活也不错。哗啦啦一阵大雨侵盆而下,白素推开窗子,一阵水汽扑面而来,冰凉凉的,远处的大树在大雨中飘摇。白素一边欣赏雨景一边感叹这‘米虫’般的生活。

第二天天一亮,白素收拾妥当,准备出府去‘杏林医馆’,她可没有忘记三日之约。提督府大门的小斯见到出现,颠颠的跑过来问好:“,可是要出府?”“嗯,大哥出去了吗?”“回的话,大少爷一早就出门了,需要小的陪您出去吗。”“不用了,本有事外出,到下午再回来。”白素摸了一下怀里的银子,大步出门了。

昨夜一场大雨,空气格外清新,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白素往南大街的‘杏林医馆’而来,到了门口发现很多人根本进不去,今天医馆门口怎么这么多人,难道又出了事。只听见什么‘神医’的,唉,这古人也得象现代的追星族。没办法,只有发挥钉子精神,努力的钻了进去。见到薛神医,白素忍不住抱怨:“喂,兄弟,这怎么搞的,医馆变成了闹市。”“啊,白,您来了!”那薛神医惊喜道。“怎么样,病人伤口愈合了吗?我来看看。”“好了,真的好了!”薛神医的话刚刚说完,引起一阵骚动。“神医,神医来了,是一位女神医!”“我看见了,是女神医,像个仙女!。”…“这。这是说我吗?”白素吃惊的看着围观的人群,看到他们的眼神,毋容置疑,说的就是她!“天哪,这‘神医’是大白菜吗?一抓一个,不是,还一抓就两个。”白素看看薛神医又看看自己,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