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女神医 上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7 字数:2461 阅读进度:12/69

随着“女神医”“女神医”的喊声,人群再一次失控。薛神医看情形不对,忙抓起白素的胳膊离开医馆的大堂。离开前硬梆梆的丢下一句话“闲杂人等,全部给我丢出去。”左转后进了内堂的一个房间。

一进房门,房内的少年站起来,见到白素忙上前下跪行礼:“女神医,谢谢你救了我哥哥。我李岩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女神医。”白素扶起少年,才想起这是那天抱着受伤男子的蓝衣少年,三天未见,少年憔悴不少,想必是照顾哥哥造成的。白素直接问:“你哥哥呢?”

“在内间,进来吧。”薛神医引着白素进了内室。内间布置简洁,光线充足,的男子听到声音争扎着起了床,身着白色中衣,看样子想行礼。白素制止了:“别客气,让我看看伤口,把衣服脱了!”那男子失血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手紧紧地抓住衣领,不知如何是好。白素戏谑道:“别害鞋不就是脱衣服吗?你的身体我早就看光了。”“呵,呵…”薛神医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命令一个男子脱衣服,这情形说不出的滑稽。心里觉得白素不是一般的女孩,这有趣的小姑娘,还真是对味!

那蓝衣少年帮忙打开哥哥的上衣,露出腹部的伤疤,只见筷子长的伤疤,缝线呈螺旋状。“伤口不红不肿,愈合良好,嗯,不错,手术很成功。”白素看着伤口自言自语。又回身对薛神医说:“兄弟,你做的很好,过几天拆犀就你来吧!”“只不过,这外面吵嚷着‘女神医’是怎么回事?”白素提出早就想问的问题。薛神医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须,作出一副老成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回答:“是这样,当日这位李兄求医时,本来就有好多人围观,他们认为李兄必死无疑。今日李兄觉得好些了,就随意在大堂走动走动,被有心人看到,就传开了,然后就…成了这样。”

白素听了美丽的脸上苦巴巴的,露出无奈的表情。“既是无心,那就不怪你们了,群众的热情还真是让人受不

了。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呵,呵。”那薛神医再次笑出声。那蓝衣少年忙着照顾哥哥,白素和薛神医退出内室。

两人并排走着。“白,能否赏脸去内院喝杯茶?”白素觉得从头顶传来低沉悦耳的声音。也是,那薛神医身高看样子185。而白素这13岁的身子也就155的样子,难免产生差距,真是郁闷啊!不过,这倒是正中下怀。

穿过医馆大堂,咦?刚才挤得满满的人群,怎么只有几个大夫和病人了?看那些人失控的样子,不可能自己退下,难道是…想起薛神医那句‘闲杂人等,全丢出去’,难道这些人被他赶出去了?看起来这薛神医还有些手段。来到后院,这后院与平常住家一般幽静,和前面的大堂截然不同。到了厢房安坐下来,薛神医明亮的眼睛看着白素:“想喝什么茶?”“咖啡。”“啊?什么茶?”“哦,任何一种茶——都不喝。”白素来了一个大喘气。薛神医悦耳的笑声又响起,记不清多少年没有这样开心的笑了,今日却一再反常。

白素开门见山的说:“想要干嘛,直说,本不喜欢绕弯子。”

薛神医显得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开口,白素翘起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不就是想学我的外科医术,这么难开口?其实教你也不是不可能。当然,我需要等价交换,”

“交换?是什么?金银?珠宝?宝物?还是用我的医术?”薛神医一样一样的问,见白素始终不动容,不由大急,一时无计可施。

“那这位,是需要男人吗?”薛神医试探的问。“像我这样的男人你中意吗?”又自恋的抚了一下衣服的褶皱。白素听了这不靠谱的话,到没有被吓跑,而是仔仔细细的象打量货物一样看薛神医:大概二十七八岁,除了肤色白皙,眼睛明亮之外,长相平淡无奇,毫不起眼。也不知从那里来的自信?

白素认真的对薛神医说:“虽然这么说太打击人,但我还是要说,你——本看不上。”

“那这样子呢?”说罢揭下了脸上的人皮面粳暗道:是该拿出一些诚意了。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出现在白素面前:细长的浓眉,明亮的眼睛,英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年约二十。

“啊…”一直神色未变的脸,终于大变。那薛神医以为白素是被自己的真实容貌迷倒,其实白素虽然对美色有迷恋,更多的是被传说中的‘易容术’和所谓的‘人皮面具’惊到。

白素按捺下对这易容术的垂涎,问薛神医:“你认不认识有绝世武功的世外高人?”“你想学习武艺?那好,你听说过卧龙居散人吗?”白素眼神迷茫:“没听说过。”心说:“这卧龙居散人很出名吗?就算再出名我也没听过,我才在这儿待了几天,才认识几个人,没听说过也不稀奇,别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那这样呢?”那英俊迷人的薛神医瞬间原地消失,白素走出厢房一看,那薛神医在院中对白素招手,“呃,速度好快!”两只白色的小蝴蝶在空中追逐嬉戏,薛神医远远一弹指,蝴蝶掉在了地上。白素总算明白过来:这高人就是他!白素脸上绽开迷人的微笑,谄媚的对薛神医说:“武艺不错,我与你交换。”薛神医严肃的对白素说:“卧龙居散人是我师傅,我在卧龙山上住了十年,这两年才出来开了这医馆谋生。师傅才是世外高人,我引荐你拜他为师!决不食言!”又说道:“不过,师傅从来都不离开卧龙山,要拜师得亲自去卧龙山,这样子我代师收徒,有机会拜见师傅他老人家,你要学武艺我来代授!不知白可满意?”心情舒畅,白素小脸上绽开笑容呼了声:“师兄!”声音清脆,薛神医听了心情舒畅,一番努力有成果了。

白素禁不住问:“师兄,那蝴蝶是怎样掉下来的?”

“你要看吗?”薛神医看了看天空,正好有只灰雀飞过,一弹指,灰雀掉下来了,扑棱棱的在挣扎,白素揪住灰雀仔细的看:“啊,针,金针,原来是用这打下来的,好啊师兄我要学这。”白素脸上甜甜的笑,又摇着师兄的手撒娇,薛神医看着白素那艳丽的脸毫无抵抗力的应下了。其实白素看重的是这‘飞针术’作为杀手近身攻击身手不错,以前远攻是用支,如今学会‘飞针术’刚好弥补不足。白素刻意讨好的说:“师兄啊,我带了银子,我们去大酒楼喝酒吃饭,庆祝一下我们结为师兄妹好不好?我请客!”

薛神医戴上人皮面粳拉着师妹的衣袖一起出了内院,远远的听到大厅传来一阵嘈杂声,心中疑惑,难道又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