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赐婚风波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8 字数:2290 阅读进度:24/69

那杜如新站起来向当今皇上表明与白素早有婚约,众人无不吃惊,这当众驳圣旨,如何收场?看着这个无礼之徒,皇上威严的脸带着藴怒责问白提督:“白爱卿,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白提督脸色发黑气得半天没法回话。今日圣旨已下,断没有收回的道理,若是无视杜家的请求,则为皇家落下一个恃强凌弱,强抢臣妻的恶名。皇家失了颜面,白府必受迁怒。若是指出杜家悔婚在前,这到是一个理由,可无法宣诸于口。因为指出悔婚,白素则担“弃妇”之名,而皇家娶一个臣子抛弃之女为妃,则会惹下笑柄。

白素开始疑惑不解,白铭耳语一番后才清楚原委,原来那杜如新如此小人行径。白素心里明了,遂上前回话。白提督正气得说不出话,见女儿上前,只好安坐默然不语。

白素走近跪在地上的杜如新,低声提醒道:“八月十五……”杜如新抬头目视白素娇嫩的小脸,回了一句话:“只是纳妾!你是正妻!”白素气极失笑,这种贪心又无耻之人,纠缠下去只会失了颜面。

“皇上,臣女有话要说!”白素索性不理那杜如新,向皇上进言。

“有话旦讲无妨!瑞王妃。”皇上应允,称呼已改,表明立场。

“是这样子,臣女与表兄乃血缘至亲,近亲是不能婚配的!”白素思路渐渐清晰,努力组织语言来反驳。

“哦~,近亲为什么不能婚配?亲上加亲地不好吗?”皇上提问,这种说词恐怕不能服众。

“嗯,这么说吧,我的母亲,也就是杜家之女,嫁入白家,若是我这白家之女又嫁入杜家,这样自产自销,哦,不是,是这种近亲婚配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过去有位生物学家,呃,就是很有名的大学宅名叫‘达尔文’,他与自己的表姐成亲,成亲后十五年一共生了十个孩子,六男四女。其中两个女儿夭折,一个女儿身体不好终身未嫁,另有一子一女婚后终身不育,还有四个儿子身体不好,长年多病。事实证明,近亲婚配不利于后代,遗传上容易出现问题。所以,近亲是不能婚配的!”白素洋洋洒洒,引经据典一段话,令在场的众人将信将疑。

这时席中一个身材高大,身着那种少数民族服装,年约五十留有胡须的男子站起来,走到白素面前神情激动的问:“姑娘,你讲的都是真的吗?”太监丁权低声对白素介绍:“瑞王妃,这位是夜郎国的夜郎王。”“哦~,夜郎王是吧?你有什么问题吗?”白素装着十分热情,其实是好奇,这夜郎国是历史上有“夜郎自大”之说的夜郎国吗?还是只是同名?据记载夜郎国存在三百年后灭亡了。

“这位瑞王妃,你刚刚讲的有关近亲不能婚配到底是不是真的?”夜郎王急切地追问。

“当然是真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近亲繁殖可是会导致种群的退化,甚至灭绝!”白素不解那夜郎王为何如此激动、急切的追问,因此很认真的回答夜郎王的问题。

夜郎王当场昏厥,参加宴会的人们一片骚动,夜郎国王的侍从内官扶起主子,一个内官对在场的皇室成员和群臣解释:原来这夜郎国内民族众多,夜郎王相当于部落联盟的首领。夜郎国有四大部族,分别为:鳖族、彝族、苗族和越族。彝族族长担任夜郎王。因为需要巩固势力,这彝族与鳖族世代联姻。几代夜郎王均娶鳖族族长之女为王后,现任夜郎王也不例外,他娶的是母亲的侄女、他的表妹为后,生下两子一女,一子早夭,现一子一女,那作为皇储的儿子智力有些障碍,但夜郎王别无选择。只是担心日后自己若不在,那些部落会不会趁机取而代之。这王位,彝族已传数代,会不会在自己在位时落在其他部族手中?因为某些担心,才来到天启国面圣结邦、以期能够稳固王族。

没成想,今日听白素如晴天霹雳的一番话,震惊得昏厥过去。

只见那夜郎王渐渐清醒过来,拉住一个一向宠信的内官喊道:“我彝族的王位保不住了么?!不能、不能让王位失在我手上啊!你记不记得,我还有一个儿子的,就是十二年前送给高人学艺的那个?!他就在天启国,我们去寻他…去寻他……”内官侍从极力安抚夜郎王。

白素叹息,皇上和群臣见了这有力的佐证,均无语。那杜如新默默退下,本来见到白素的美貌后心生悔意,今日见识了白素的惊人箭术,产生了再娶白素为妻的念头,那沈如莲本是庶女,就做个小妾好了!之所以敢站出来,是因为在天下人面前皇家不会将自己怎么样,只会采取安抚措施。杜如新打定注意,今日就算无法夺得白素,也要皇上因为理亏给些补偿!没想到白素一席话,让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宴会到此,皇上目的已经达到,于是携同众妃嫔先行退下。

朝中官员见皇上已经离开,纷纷来到白提督席前表示祝贺,又是敬酒,又是笑谈,气氛顿时活跃起来!邢将军自降身份来到白氏兄妹前,他们六月二十八日于君悦大酒楼赴宴。白铭受宠若惊,欣然应允,邢将军那紫膛脸笑开了花。

待宴会结束,白提督已有几分醉意。一行人出宫,分别乘马车,骑马回府不提。当日晚上,皇家的聘礼和赏赐源源不断地送往白府。白素,现任瑞王妃,看着无数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眉开眼笑。晚上抱着一堆金元宝入睡,睡梦中掉入一个坑里,身体沉重,呼吸困难,费尽全力才爬出来。醒来一看,那金元宝堆在胸前,差点没缓过气来!

第二天早晨,白素推开窗户,凉凉的晨风夹杂着花草的清香扑面而来,耳旁响起婉转悦耳的鸟鸣声,小空进来侍候,为白素梳理头发,一双巧手在上面盘了一个灵蛇髻,簪上一个金步摇,白素的小脸显得娇俏而灵动,双目顾盼生辉。白素打理好,唤来园中的四个人,手拿一个金元宝对他们说:“今日不在府中用膳了,你们主子我请你们去茶楼酒馆用餐,各位这些日子辛苦了!来,跟本出发!”

穿过回廊,向提督府大门而去,白素大步向前赚边走边唱:“有钱了,有钱了,不知道怎么去花……”后面跟着的四个人一脸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