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许看不许摸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9 字数:2256 阅读进度:28/69

夜郎王激动地对夜青说:“青儿,是父王对不起你!你八岁那年被下毒,父王只是为了保你的性命才送你走的,让你受苦了!十二年了,父王现在见你长大成人,心里安慰。只是你那兄长天生痴傻,我彝族的王位眼看不保,父王求你跟我回去!”

一旁的内官出言道:“其实王,一直留意你,只是鳖族势大,力保大王子,王也是出于无奈!王也派了一些人暗中保护你,并不曽放弃你!”白素见师兄又难过又激动,知道世人都逃不过亲情的羁绊,期盼亲人的认同,想必这一天是师兄渴盼已久的!

白素对夜郎王说:“给师兄一点时间,待他想通必然回夜郎国,不就是想让你儿子继位吗?依我看,夜郎王必须提前做些安排,扫除障碍。若师兄贸然回国,势必引发轩然,情势失控!不若夜郎王先回,做些安排,拢络各族势力,为王子造势!”

夜郎王情绪渐渐平静,对白素说:“这位小哥,见识不凡,是本王思虑不周,在此谢过!”眼光殷切的看着夜青,对儿子说:“青儿,那父王先行回国,做安排联络各部,留些勇士保护你!待时机成熟,你就回国继位,做新的‘夜郎王’!”

白素对夜青说:“师兄,今日留下你父亲详谈,了解各部族的情况,这是很重要的!那师妹我就告辞了!哦,我打了野味送给师兄,就在大堂,师兄不如就留下你父亲吃晚膳吧?嘻嘻,父子团聚总是要庆祝一番的!”白素心情愉快的走出杏林医馆。

待白素三人进府,已是夕阳西下,彩霞满天。白提督父子等候多时。白素吩咐管家福伯,抬下野猪去厨房做菜,为父亲下酒,白提督训斥道:“你看你成什么样子?成天到处乱跑,这样没规矩,怎么当王妃!”白素撅着嘴回答:“我这是去狩猎了!并没有乱跑,再说了,现在我还不是王妃!”白提督干瞪眼,白铭见机拉着白素退下。

白素回到素锦园,吩咐小悟小空备水、沐浴更衣,新浴后,湿发披散,着粉色衣服,清新淡雅。来到前厅,见白铭还未赚一会雷横卫龙洗浴好来见白素。白素欢喜地吩咐小悟:“小悟,等一会在园中摆饭,大少爷也在这儿,大家尝尝本猎的野味!”

刚刚摆好菜肴,白素招呼大家一起来。小悟、小空见大少爷在座,有点别扭。不过大少爷没有不悦的样子,才小心翼翼的坐下,白素夹了野猪肉给大哥道:“大哥,多吃点!”一桌人正吃得欢,门房小厮来报:“门口有位姑娘求见!”

众人面面相觑,想不出这时会有谁求见。白素还未开口答应,一行三人已经进了院内。原来是灵月公主带着两位宫女私自出宫来白府。灵月公主笑嘻嘻的,白素见了比她笑的还甜!灵月公主是因为看到心上人而笑,白素则是仿佛见到银票满天飞而笑。

灵月公主一见白素讨好地说:“白姐姐,两日未见,可想死我了!”

“想我?是另有其人吧?拿来!”白素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

“呵呵,给,你还真性急!”灵月公主掏出了几张银票,看样子是有备而来,白素不客气的揣进怀里,对灵月公主说:“有人比我还性急,这才几天?就巴巴地来了!好了,你就看吧!要不一起用餐?”

灵月公主一脸幸福地坐在卫龙身爆也不吃饭菜,只是羞羞怯怯地看卫龙那张娇艳的桃花脸,卫龙面无表情默默用餐,灵月公主柔荑伸向卫龙搁在桌上的左手。只听“啪”的一声,白素一筷子敲过去,公主白嫩的手背顿时起了一道红印,灵月委屈地瘪嘴,白素义正言辞地说:“许看不许摸!我的人,想看要经过我同意,想摸那是休想!”

白素见公主眼中似有泪花,又接着说道:“不过,公主是不许摸,换了别人连看都不许看。”公主“扑哧”一声破涕为笑,含羞露怯,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形象,显得天真又可爱!

晚上,公主依依不舍,宫女一再催促之下离开白府回皇宫,白素终于松了一口气。入睡前召来雷横卫龙两大心腹议事。父亲和大哥在初一启程去西部边陲任职,看情形父亲决意不会带白素同行,白素只有使用障眼法,在初五随李毅一起去大屿城。还没当上瑞王妃,便失去自由,白素岂能甘心!

随即讨论远行要做的准备,白素扬了扬手中的银票,道:“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另外安全问题,白素三人身手皆不差,只是地理不熟,现在约了李毅一行,安全系数大了不少。白素伤脑筋的说:“小悟小空怎么办?若带在身爆远途旅行两人不会武功不会骑马;若不带,到时候恐怕多有不便。”雷横站起身说:“主子,我愿意侍候主子,绝不让主子受委屈!”白素斜了雷横一眼,点头道:“如此甚好!”

卫龙接着:“主子,那诸葛神弩有王瞎子制作,可是使用不是一件简单事,应事先训练一批弓弩手。”白素点头道:“小苗苗说得好!不如明天带了大哥和几个亲兵去兵部训练场,我们手头只有三副诸葛神弩,先训练几个出来,等王瞎子再做出神弩出来,再挑选亲兵训练,那神弩造价太脯数量有限。嗯,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三个都是会射神弩的,明日我们当教头!”然后商议了几个细节问题,白素抗不住睡意,倒头要睡,雷横替她脱去鞋子,盖上薄单才离开。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白素与雷横、卫龙起行至大厅。众人会合去兵部训练场,小厮来报:“瑞王殿下到!”白素悻悻的陪瑞王慢慢踱步往素锦园去,瑞王再次来到素锦园,只见小院子花木葱笼,十分雅致。小悟端上茶点后,退至门外等候。

白素看着段祺瑞俊朗的脸,不客气地说:“小弟弟,今日才来看姐姐,不知你带了几只珠花?”

段祺瑞笑说:“白,聘礼上的首饰还不够么?大婚之前我再添!”

白素把小脸一板道:“还不改称姐姐?!”

段祺瑞睁大眼睛故作恍然大悟样:“是该改口了,那么是‘瑞王妃’还是‘小娘子’呢?还真是伤脑筋啊!”白素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