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大屿城之行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9 字数:2569 阅读进度:34/69

白素正在伤感,这雷横还不出现,难道就此失去他了吗?只听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了,抬头一看,喜出望外。只见雷横默默出现在眼前,白素不顾雷横头发凌乱,容颜憔悴,一头扑进他的怀里,搂着他粗壮的腰,颤声道:“你回来了!”

雷横拥着白素,目光暗淡,沙哑着嗓子说:“是,我回来了,主子。看到主子和瑞王在一起,我心里很难受!伤得受不了就离开了!”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可是,我看不到主子,心里更难过,只有重新回来!主子,我们不分开好不好,我难受!”白素连连点头,柔声说:“好,很好,我们不分开!”小手握住雷横那双粗糙的因练剑而结着薄茧的手,安慰着雷横。

白素想这个傻小子动了真心了,既如此我就收了他!然后对雷横说:“小雷,我们马上就要出发,包裹行囊都准备好了,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你去洗洗换件干净衣服,我等你!”雷横点头转身回房。白素出门见到卫龙,便对他说:“小苗苗,小雷回来了。你去牵马,我们一会儿出城!”

片刻,卫龙牵马出来,戴上银狐面净雷横洗浴换衣后显得精神焕发;白素一身男装,手执折扇俨然一个翩翩公子。小悟小空眼泪汪汪的,白素分别揪了一下小悟小空的脸,说:“你们两个死丫头,给本好好在家呆着,替本绣花备嫁妆!以后,你们两个觅得如意郎君,本会给你们体面的嫁妆。还有,这两天估计瑞王会过来,你们就说去了边境寻老爷夫人,大婚之前必然回来!”三人分别带了包裹,催马扬鞭出城。

来到城门口,只见李毅,林金宝正端坐在马上,随行的有十三名男子,皆是骑着高头大马身着劲装的大汉,全部简装而行,既没有家眷也没有马车。

李毅热情的上前打招呼:“老大,果然守信!”白素扬起笑脸,拱手道:“那是自然!李老弟,等候多时了吧?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龙门镖局的镖师雷横,现在跟随我;然后这一位是名震江湖的‘银狐公子’,他是我兄弟。”卫龙暗中嘀咕:昨夜刚刚诞生的‘银狐公子’不到几个时辰就名震江湖了么?主子还真敢自夸!

李毅虽然没听过这个名号,但还是客气地说:“幸会!幸会!”然后李毅也介绍了一下随行人员:“这位是我林师弟,老大见过的。还有三个家丁,另外有九个镖局的镖师,这位高个子的是总镖头洛进,共十五个人。我们的目的地是京都,此行任务已完成,正返还大屿城!有老大随行,求之不得!”

双方叙话已毕,一行十八人不分先后催马扬鞭而行,马蹄扬起一阵黄尘,久久不散。

皇宫,钦安殿,君臣正在早朝。只见户部一席中宁王世子段云轩,赫然在列。宁王见儿子16岁多已成年,又娶妻无望,使谋得户部门下省长官侍中之位与儿子,从此小宁王身着官服上朝,位列朝臣。

只见户部尚书张敬出列,向天子进言:“皇上,臣,有本启奏!”宝座上的天子头戴赤金嵌宝九龙抢珠冠,身着暗龙戏水绛黄袍,腰围金镶碧玉带,一脸威严,平静地说:“张爱卿,但讲无妨。”张尚书启奏道:“皇上,今,我朝太子之位虚悬,臣以为需尽早立太子。此乃江山社稷的福祉,请皇上早做决断!”话音刚落,只见皇上面露不悦。

张尚书心里直擂鼓:明知道,皇上这么多年拒立太子、提此话题,天子愠怒,可今日不得不提!自己的女儿现为淑妃,生有三皇子,淑妃为了三皇子早日登上太子之位,已经三番四次召自己进宫、共谋大计,让自己向皇上进言立太子,然后提出三皇子为太子人选。

淑妃生有长公主和三皇子,在宫中一时风头无二,张敬靠这一关系官运亨通,升至户部尚书之位。因此不敢逆了淑妃娘娘之意,再说若三皇子立为太子,日后他必然得势。因此今日就算犯了皇上的逆鳞,也要进言立太子!

天子正愠怒不曾开言,只见丞相林昕出列,对皇上说:“皇上,臣反对,皇上春秋正盛,膝下子嗣个个贤德,立太子不急于一时!”皇上微笑点头:“林爱卿言之有理,就依丞相之意吧!退朝。”只听一个太监高声传诏:“退朝——”张尚书眼睁睁看着一群太监宫女打着九曲黄罗伞,簇拥着身着龙袍的天子离了钦安殿。

张尚书不甘心的怒瞪林丞相,讽刺道:“丞相,前一个月你不也上了立太子的折子吗?今日怎么改了口风,反对立太子了?莫不是你女儿半月前进宫当了一个小小的美人,因此生了不臣之心么?!”

丞相林昕在朝中门生故吏众多,隐隐成群臣之首,今日见这张尚书不给面子地当众责问,顿时出言反击:“起不臣之心的恐怕是另有其人吧!当今皇后的嫡长子在,哪里轮的到三皇子登位,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就别妄想了!”

张尚书脸上挂不住,反唇相讥道:“骸林美人还未有子嗣,林丞相就为其筹谋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竟敢指责本官!”

两个有女进宫为妃的重臣在钦安殿当众吵了起来,群臣各有言论,吵吵嚷嚷……各自出宫回府,只是林丞相与张尚书的梁子结下了。

一番争执传入皇上耳中,皇上脸色黑沉。

一队人马,一路飞奔。渐中午时赶到了松石镇,歇马就餐,李毅走进一家客栈,掌柜迎上前问:“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李毅大眼一瞪:“这还是中午就住店?!掌柜的这点眼力都没有吗?!赶快上酒菜,兄弟们吃完还要赶路!”掌柜诺诺应下。

一行十八人,围成两桌。这次掌柜有眼力了,看到都是劲装大汉,呈上的都是大碗的牛肉,整只的烧鸡和类似烧刀子的烈酒,随后上的是馒头和米饭。白素举止优雅的用着餐,并不喝酒。大胡子李毅凑上来说:“怎么?老大吃不箍一看你就是一个娇贵公子,出门风餐露宿不习惯。小镇离京都不远,还算繁华,若是到了荒凉之地,或是错过宿头还得露宿、啃干粮,这点苦算什么?”

白素一笑应道:“李老弟不必担心,我白素也曾经断粮几日,靠吃树皮草根活过来了,并不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大伙就餐完毕,歇了一刻钟,又接着赶路。在日落之时赶到了下一个城镇。李毅领头,一行人进了镇上最大的一个客栈,朝柜上丢了一块银锭,对掌柜的说:“掌柜的有房间吗?”掌柜的拿到银两忙不迭的点头;“客官,三楼房间多的是,您一共几位?”李毅一挥手,大气的说:“三楼那一层全包下来,我兄弟们住下,备酒菜,然后备水梳洗,明早还要赶路!”掌柜和两个小二领大家安顿下来,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房。

白素回房时与雷横擦身而过,白素低声对雷横说:“晚上到我房间来!”

雷横的心剧烈跳动,慌张的看周围,见没人注意,才欣喜的回房沐浴清洗,等夜色渐浓再到主子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