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激情之夜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49:59 字数:2622 阅读进度:35/69

夜月如钩,喧闹的客栈渐渐安静下来,雷横难捺心中的兴奋,悄悄来到白素房门前,伸手一推,门就开了。房门是白素预留好的,雷横随手拴上门。只见房内点着一盏小油灯,白素躺在静静的看着他。雷横来到白素床前,不确定地问:“主子叫我进来有事吗?”

白素美目流转,樱唇微启:“睡不着,你陪我睡!”雷横神情欢喜又紧张,不知所措。白素起身,主动搂着他的脖子送上的唇。心想:“这个傻小子,明明心里想得要命,却又不主动!”雷横品尝着白素甜美的唇舌,也伸出舌头勾引她,回应得很激烈!让他不能自控,的立马挺了起来。

白素自从经历之后,身子起来象一堆柴火,一点就燃!她迫不及待地脱掉雷横的衣袍,抚摸他强健的胸肌和紧致的小腹双手下移,隔着亵裤撩拨他坚挺粗大的。雷横终于失控,用力撕开白素的中衣,映入眼前的是白素那如凝脂般的肌肤,他急不可待地贴了上去。两人滚到,雷横精壮的身子压在白素光裸如玉的身上。雷横脸色通红,额头上沁出大颗的汗珠,只是未经人事,高涨却不知如何释放!白素心中暗喜,就要吃掉一个处男了,虽然年纪小了点,但是若现在不吃,过个一年半载说不定就象瑞王一样有一堆小妾,到时候,怕是连残渣都捞不到了!

此时不吃,更待何时?想罢,白素去脱雷横的亵裤,粗大的弹了出来。白素之火瞬间点燃,主动搂着他的脖子赤身迎合上去,雷横身子一沉,空虚顿时填得满满的。雷横的试着抽出又,一下一下撞击,终于有了宣泄的途径,一时间四射!

剧烈运动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才喷发出来,雷横觉得那种极致的无法形容!

完事后,两人相拥入矛睡得又香又满足!只是客栈的隔音效果不好,那一场激烈运动动静太大,隔壁的两个镖师收入耳中。本来出来护镖时间太长,久不近女色。这久不知肉味的饥渴之人,深夜听到这种声音,一夜失谩

天色还未亮,雷横附在白素耳爆低声求欢:“主子,我还想要!”白素正睡得迷糊,嗯地应了一声。这雷横食髓知味,意犹未尽,又是一轮翻云覆雨。这次不用白素引导,坚挺的挺入紧窄的幽径中,激烈地撞击,雷横难自控,又狠狠地要了一回才停歇!

可怜隔壁的两个镖师,天亮后带着黑眼圈启程上路。

天亮后白素疲累不愿起床,雷横侍候主子梳洗,又替主子梳男子发髻穿上男装。启程时,雷横见白素精神不振,让白素与他共骑一匹马。他在前面骑马执缰绳,白素在他身后抱着他的腰,头靠在他宽厚的背上闭目歇息。

白素称赞雷横:“小雷,这方法不错!”一路上,白素任马怎么颠簸,只安心靠在雷横的背上打盹。这一路轻松多了!

一行人白天赶路,晚上投宿,一路走的寿道,平安无事。因李毅熟知地形,晚上总能找到投宿点,倒也没有露宿野外!这一日下午行至渭南城,人困马乏,投宿在城南客栈。

白素在雷横的呵护下,精神还不错。只是大胡子李毅看白素和雷横太亲密,旁敲侧击的问了几次,白素嘻嘻哈哈地回应,顾左右而言其他。李毅只好意味深长地说:“老大还年轻,以后会娶妻生子,现在别想一些不该想的!”白素暗中翻白眼:敢情这位老弟以为自己有断袖之辟!

大伙儿酒足饭饱之后,李毅召大家议事。首先是镖头洛进提出:出了渭南城,不走官道,改走小道,这样回大屿城的归期将提前好几天,一众镖师皆同意,出门两个月了,着实急于回家。李毅接着说:“我们来京都时,因为押运贵重物品,为了安全起见,所以一直走官道,整整走了一个月,在京都又逗留了半个多月。现在我们人强马壮,又无累赘,简装而行行程应该可以快上六七天,只是担心路上不太平!”

李毅又征求白素的意见,白素点头回应道:“就依洛镖头之意抄近道吧!”又痞痞地加了一句:“我们有名震江湖的‘银狐公子’在,还怕什么不太平?”

最后大胡子李毅综合意见:“那就决定改行小道,现在时辰不早了,大伙儿到街上逛逛,顺便买些必需品,明日一早启程,只怕后面的行程没那么安逸了!”

白素摇着折扇,携同雷横卫龙逛渭南城。只见晚霞映红了西方的天空,街道上依然热闹喧哗。三人买了干粮和一个两张毛毯,多了不好携带,只备必需品。买好物品,天色擦黑了,三人决定回客栈,当经过一个小巷子时,听到小巷子里传出打斗声,白素迟疑地进了小巷子,雷横、卫龙紧随其后。昏暗的巷子里,一群凶神恶煞的汉子,围着一对主仆在打斗。一位年轻公子身上血迹斑艾只是躲闪,无力反抗;那位仆人身手不差,还在苦苦支撑,眼看性命不保!白素不知底细,正感到为难,卫龙在耳边提示:“主子,那群围攻中有两个是江湖上有名的恶人号称‘渭南双虎’!”

白素明了,大喝一声:“住手!”那凶恶的大汉恶狠狠地骂道:“臭小子,别多管闲事啊,不然连你一块儿收拾,快滚!”白素嘻嘻一笑:“有名震江湖的‘银狐公子’在此,尔等竟敢放肆!”说罢一使眼色,带着银狐面具的卫龙抽出寒光闪闪的虎头刀,飞身扑向那群围攻宅身法飘逸,刀法霸道,一阵闪电旋风劈,一群围攻者血溅当场!只剩下惊魂未定的主仆俩。

白素对卫龙竖起大拇指,称赞道:“银狐公子果然了得!”心里暗暗比较:雷横出自镖局,习惯于保护,出手留有余地;而卫龙出手狠毒,有当杀手的潜质,两人若是比拼,卫龙手段毒辣,必会占上风!

这是吵吵嚷嚷跑来一群人,原来是这年轻公子的家人寻来了,公子身上血迹斑斑对卫龙磕头,口称“银狐公子是救命恩人。”,一家人对银狐公子一阵膜拜,七嘴八舌地说起缘由:原来是一场家主之争,那庶长子眼见弟弟凭着嫡子的身份接任家主之位,丧心病狂地勾结江湖中的恶人“渭南双虎”弑弟夺位。眼见得逞,却被银狐公子救了,众人对银狐公子感激不尽!

白素三人好不容易摆脱这群人,回到客栈各自回房。只是第二天整个渭南城传遍了“银狐公子”除恶惩奸,行侠仗义的威名,渐渐传遍江湖。

白素洗浴后,披散着黑亮的头发,身着单衣,准备安置。这时响起了声,雷横在外面低声叫“主子”。白素打开门,雷横一身水汽地进来,显然也是刚刚沐浴过。雷横反手拴上门,过来亲吻白素那的小脸,自从那晚之后,一直找不到机会与主子亲热,心里痒得慌,实在憋不住了!

白素轻轻一推雷横,说:“小雷,你怎么这么猴急?时辰还早,外面还有人走到,晚点再来吧!”

雷横不管不顾的吻白素那鲜美的唇,还要深入,白素制止了,说:“小雷,你不听话!”雷横二话不说,抓起白素的小手放在他的,感受他坚硬的。白素手一僵,血气方刚的雷横抱着她,在她耳边求欢:“主子,我现在就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