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救人如救火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50:01 字数:2202 阅读进度:50/69

“最多,给你找个女人,这荒郊野岭的,有个村姑也好啊!”一副为他分忧的表情,对天长叹说:“可怜的小苗苗,没有村姑,来一位八十老太太也行啊!”

卫龙听了怒火直喷,咬牙道:“你这狠心的女人!”其实他想骂得恶毒些,比如:水性杨花、招蜂引蝶之类的。可是,这个她再怎么招蜂引蝶,也不招惹他这只凤尾蝶;也不采他这朵桃花。(真是奇了怪了!)让他没资格骂她,只能指责她狠心。

这时,雷横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出言道:“主子,救人如救火,你就救救她吧!”

卫龙看着白素,桃花眼喷出强烈的。炽热的火焰烤得白素坐不住了,起身道:“小苗苗,你等等啊!别急,我和小雷去附近找找看,很快的,你再给我忍忍!”

不由分说,拖了雷横往破庙方向跑去,跑出几百米才停下来。雷横焦急对白素说:“这会要命的,卫龙他人不错,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他死!再说卫伯伯,爱妻爱子是出了名的。就算武功再脯钱财再多,权势再大,只娶一妻,从不沾花惹草。卫龙是卫家独苗,若丢了性命,卫伯伯还不发狂?!只怕整个武林都会掀起大动荡!”白素听了沉思不语。

雷横又说:“这荒郊野外的人影子都不见一个,更别说女人,主子,你就救救他吧!”

白素拿定主意道:“我有一个要求,答应我,我就牺牲一次;不答应,我们还是碰运气找个女人吧!”

雷横点头道:“主子,说说看,是什么要求?”

白素坚定地说:“那就是:别让小苗苗知道是我救他。如此这般…。事后,你就说是走运,刚刚好看到一个采草药的村姑,你付了银子,村姑才答应,事后村姑就走了。至于那村姑姓甚名谁全然不知!”这是白素很久之前从书上看到的桥段,今日照搬采用。

其实,玩惯的白素,习惯于和看对眼的帅哥来一场游戏,然后各奔东西,互不相干。这种吃完西瓜就甩皮的做法,是她的一贯作风。试问,若是身边长期跟着男人,得挡掉多少桃花?她才没这么笨!今日情况特殊,和一个对自己无意的男人(这是她以为的)在一起,当然最正确的做法是:吃完不认账!不然这卫龙霸道的性子一定会妨碍自己找绿帽子。

“好,就依你,性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我们依计行事!”雷横转身去找卫龙。白素进了破庙,坐在地铺上,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好整以暇,等一个极品美男送上门来。

雷横过去对难耐的卫龙说:“找到了,找到一个上山采药的村姑,她家里有病人无钱治病,自己上山采药。我已经给了她一百两银子,求她,现在她答应给你当解药!”“不过,她提出一个条件,让你蒙上眼睛,不许看她的脸,不然她就走了!”

哪容多想,雷横撕了一个宽大的灰色布条,叠了好几层,蒙上卫龙的桃花眼,引导他走向破庙。交到白素手里,转身走开。在不远处担任警戒,心中酸涩,想到青云寺那天晚上,卫龙也是体贴地走开,一个时辰后才回房,让自己有机会与主子亲热。现在轮到自己了,怎的那么难受!

破庙内,白素在卫龙看不见的情形下,一脸得逞的笑。这送到嘴边的小绵羊,不吃掉他真对不住自己的色狼本性。想到这里,白素主动搂住卫龙,粉唇吻上他那艳红的唇。卫龙眼睛看不见,只是闻到一股像是主子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口中尝到的正是象上次偷吻主子时一样的美味。一感觉到正是令自己动心动情的女子,顿时满意了。立马失控,急不可耐地脱衣解带。露出如玉雕般完美无暇的身体,身形修长挺拔,宽肩窄臀。的已经得粗大无比,好象下一刻就要爆炸。

美色当前,白素的身子也地起了反应。

两人唇舌还在纠缠,卫龙手下不停,撕开白素的衣服,抚摸她的身子。双眼被蒙住,触觉更为敏锐,手感这个身体皮肤又滑又嫩。两人滚在地铺上,赤身紧贴在一起,坚硬的如铁棒般顶在白素纤细的小腹上。经过摸索找到了幽径入口,顶在入口处,迫不及待地一顶。冲进一个温暖的幽径中,被裹得紧紧的。试着缓慢运动,这一刻冉冉燃起,快速燃烧,卫龙被燃烧得理智逐渐模糊。

白素不敢出声,贝齿咬住卫龙的肩膀,留下爱的烙印,柳腰轻摆,身体极力迎合卫龙的冲击,犹如浪潮中的小舟,激荡起一个个的,久久不散。卫龙一阵,又一阵缓插,一轮又一轮,感觉销魂蚀骨,妙不可言!

反反复复,整整折腾了一个时辰才大汗淋漓地释放,满足地伏在白素身上稍作休息。此时,卫龙身体疲软,药性已解,可心中的还在燃烧。刚想说点什么,白素出手点住他的睡。稍作清理,唤进来雷横,道:“小雷,现在、马上、立刻回城主府!”毯子把点住了睡的卫龙一裹。

“喏,把西瓜皮带上!”

“啊?什么西瓜皮?”

“呃,我的意思是让你带上卫龙,咱们下山!”此时山下搜查刺客的护卫,早在新堡主的授意下,做做样子后全撤走了!

白素三人不到两个时辰,骑着两匹快马回到了城主府。早有下人通报,林城主和李毅迎上来,关切地问:“白兄弟,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受伤?”白素一笑道:“安然无恙!”竖起食指放在唇爆道:“你们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明早再聚。现在我们很累了,不许打扰!”说罢,举步向前,雷横抱着卫龙跟在后面,沿着白石小道进了“静姝院”。

白素回房沐浴更衣,雷横也给点了睡的卫龙洗了身子,穿上雪白的,放在盖上被子安睡着。退出卫龙的房间。等道自动解开时,卫龙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看房间,又看看自己身上一尘不染的,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只是做了一场春梦?

掀开被子,披上外袍,匆匆地来到白素的房间外面,向她求证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