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再见女山贼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50:01 字数:2217 阅读进度:52/69

清晨,总管丁权侍候皇上起床洗漱。天子身着龙袍,头戴宝冠,腰系玉带。然后领着大群太监宫女,与皇上一起离开凤仪宮去金銮殿早朝。

下朝后换下龙袍,身着黄色滚着金色边的锦袍,显得儒雅又气度不凡。再回到凤仪宮陪皇后用膳,这是皇上登大宝以来一直坚持下来的规矩。每月初一十五夜宿皇后娘娘的凤仪宮,第二天下朝再陪皇后用膳,以示对母仪天下的皇后的敬重和宠爱不衰。这个规矩让后宫所有的嫔妃,嫉妒不已,皇后在后宫嫔妃眼里是高不可攀的,就算再得宠的妃子也不敢对皇后不敬!

皇上来到凤仪宮时,只见皇后端坐主位,众妃齐聚在一起,莺莺燕燕让人眼花缭乱。皇上拧眉,以手抚额,心说:女人多了,真是麻烦!换上一种温和的表情,对一屋子的女人说:“哈哈,皇后,爱妃们都在呀,正好陪朕用膳!”

训练有数的宫女穿梭般地上菜,长条形的案桌上首坐着皇上和皇后娘娘。众妃按品级排位,依次而坐。林仙儿身着白色绸裙,外罩烟红色轻纱,显得娇媚可人。入宫一个多月以来龙宠最盛,今日不甘心排在三品妃子之列,撒娇地捉了皇上的袖子,撅着嘴,娇声呼道:“皇上~,臣妾想伴您左右,与您坐在一起!”皇上左边坐着皇后,林仙儿作势想坐在皇上右边。

淑妃娘娘见林仙儿越过了她,顿时不客气道:“林婕妤,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真是不懂规矩!”林仙儿眼泪直转,委屈的说:“皇上~,臣妾太爱皇上了,一心想伴你左右!您看,淑妃姐姐如此对待臣妾!”皇上不耐地说:“好了好了,别吵了!其实淑妃说得对,位分尊卑是不能乱的。你还是依规矩来。呃,最多,以后升你的位分!”林仙儿听了收起眼泪,转悲为喜谢过皇恩,才在三品妃嫔之列安坐,脸上透着得意。

众嫔妃听了各人心思不一,嫉恨者有之,羡慕林仙儿有一个丞相爹撑腰的也不在少数。

淑妃娘娘狭长的凤目里透着阴狠,想到自从林仙儿进宫一个多月来,皇上没有召她侍寝,简直连面都见不着了。今日才联合了遭冷落的各宮嫔妃,借口向皇后请安,齐聚凤仪宮,目的是见到皇上一面!

想到今日有要事,压下心中的妒火。扬起妩媚的脸对天子说:“皇上,臣妾听闻南疆王为南疆王子向天启国求亲,不知是真是假?”天子点头:“确有其事!”“淑妃真是耳目聪灵啊,朝中发生的事,身在后宫竟也能得知!”这话中有话,淑妃听出来了,可是她正心急顾不上。只是追问:“不知皇上有何对部若是和亲又有何人选?”

林仙儿听了冷冷一笑,大胆插话:“哟,淑妃姐姐,要和亲,当然是王子配公主啦!这还用问吗?”“不过,皇上只有三位公主,那两位小公主都只有几岁,还未成年。唯有你的灵月公主正值妙龄,最合适,不选灵月选谁呀!”

话音未落,淑妃狠狠瞪了一眼林仙儿。父亲张敬张尚书在朝中处处受林相制擎,连带她们两人的争宠也愈演愈烈,以致水火不容!不过,现在与林仙儿的争斗不是重点,淑妃是个聪明人,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今日重点是,求皇上留下灵月公主,另择人选去和亲!

当下凤目轻眨,泪盈于睫,柔声呼道:“皇上,灵月是我朝的长公主,身份尊贵。皇上您一向疼爱她,怎么舍得送去异国和亲呢?臣妾求您,别送灵月去和亲!”皇上清咳一声道:“此事还未有定论,你别见风就是雨,瞎心!”

淑妃收住眼泪,拿手绢轻沾眼角,柔声说:“我就知道皇上也舍不得我们的灵月,臣妾在此谢过皇上!”天子再无食欲,搁下筷子。与皇后交谈几句后,借口政务繁忙,丢下一屋子的嫔妃匆匆离去。

城主府,白素与林金宝一夜翻云覆雨,不休,天色微明时才睡着。早晨,卫龙“砰砰”地捶门,本就摇摇晃晃的房门轰地倒下了!白素匆匆披衣起床,从内房走出来,指着破碎的木门对卫龙说:“解释一下啊,这是怎么回事?再这样破坏下去,我看得用你的红罗山庄来赔偿啦!”卫龙勉强一笑道:“主子,你别怪我,我不是急着催你出门去寻老爷吗?一定要早点出门,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

在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下,林金宝才放开白素的手,临赚再次对白素说:“你一定要回来,不许扔了我不管!”卫龙听了翻白眼,心道:“你这傻子,真是给男人丢脸!唉,你还指望什么呢?不过是这个女人找的又一顶绿帽子罢了!”白素上了雷横骑的马,靠在他的身上节省体力,三人两马一路风尘赶往延州的提督府。

三人顺利地进了提督府,因为守门的是从白府的带来的下人,对这三人组记忆深刻。

白素正往内院找母亲,走得太急,穿过走廊时与一红色劲装女子相碰,两人同时责问:“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

“呀,是你?你这变态公子,还敢闯进提督府,看本大王不收拾你!”

“诶?你,你不是女山贼吗?啊呀,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送上门来!莫非小娘子对本公子念念不忘…。”

“啊呸,你个男女通吃的变态,不就长着一副祸水脸吗?那天本大王一时眼花看错了,就你这模样,还不如我的白大哥有男子气概!”

“白大哥?哪个白大哥?是不是白铭?”

“是啊,是白铭大哥,你…你这祸水,可别勾引我的白大哥喔,不然我的鞭子不认人的!”穆希紧张的说。

白素满腹疑惑,这女山贼怎么在提督府大摇大摆的,还有,她和大哥是啥关系?

这时,白铭过来了,一见白素三人,立即上前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揪着她的俏鼻,关切地说:“哎呀,总算找来了,你看你都瘦了!可担心死大哥了!来,你们两个也一起跟我进来!”穆希上前拉着白铭的衣袖,眼含泪花道:“白大哥,你也被祸害了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