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一家团聚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50:01 字数:2112 阅读进度:53/69

“什么?”白铭看着眼含泪花的穆希问:“你怎么了?难道是我妹妹欺负你啦?”

“啊?他···他他是你妹妹?他是女子,不会吧?”穆希来不及收泪,震惊得口齿不利索了,眼睛瞪得溜圆。白素眼中含着不明意味的笑,穆希见了直发毛,对白铭说:“咳,白大哥,你们先进去,我和你妹妹说几句话,攀点交情!”

“我可告诉你呀,你别乱说话,不然···哼含有你好看!”穆希一见白铭走远,立即手持皮鞭威胁白素,怕她透露自己的身份,白铭嫌弃她。

“哇,本公子好怕呀!嘻嘻,小娘子,本公子还等着你娶我呢!”白素一副欠扁的猥琐样子,穆希见了怒火直喷。上次就是被她耍了,现在又来这一套,不管不顾先给她一顿皮鞭再说。皮鞭呼地抽下来,白素挪步轻松避过,穆希见了大怒。又是一顿猛抽,白素闪、腾、挪脚步轻点,身体如灵狐般快捷,鞭子竟连白素的衣角都没沾上。

“住手!”两人停下动作,看向来人。白提督表情严肃地看着打斗的两人,身后跟着几个士兵。白素扭头见是她爹,忙笑嘻嘻地行礼。白提督斥责道:“你看你这提督府的大,穿成什么样子?还不去换换装?你娘成天念叨你,快去给你娘亲请安。跑出门这些时日,让爹娘担心,真不懂事!”

白素厚着脸皮,亲热地挽着爹爹的手臂,一起进后院去见娘。穆希手持皮鞭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被白素彻底地无视了!

再见白素时,是在餐桌上。只见白素一身女装:头挽双髻,两边垂着红色的流苏,活泼而灵动;眼波流动,有万般风情;肌肤胜雪,小脸透着粉粉的红,煞是可爱!杜夫人看着白素进食脸上的慈爱笑容藏不住,白铭频频给妹妹挟鸡肉,一脸宠溺。穆希想到山上的爹爹和弟兄们,也曾这样宠爱自己,现在自己离家出赚也不知他们怎样了?心里有些酸酸的。

夜色下,穆希站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陷入沉思。白铭走过来,对她说:“穆姑娘,你今天怎么了?看起来不愉快!”穆希见白铭对她还是很关心,心里微微一暖,大声道:“白大哥,我真的很差吗?是不是不管哪一个方面都比不上她?”今日见识了白素的身手和她真实的容貌,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不自信!

“呵呵,其实你也不错,至少有一样我妹妹比不上你!”白铭笑笑说。

“真的吗?是什么,是什么你妹妹比不上我?快说呀!”穆希眼睛放光地问。太好了,终于有他妹妹比不上的一点。

白铭慢吞吞地说:“你的嗓门比她大,就是她比不上你的地方!”“你···太可恶了!”穆希揪着白铭的耳朵恨声道。穆希怒火燃烧,不料,白铭轻轻一句话,把穆希的火气全灭了。白铭别有用意地说:“你干嘛与我妹妹斗气?就算她再好,我再疼她,唉,妹妹就是妹妹,还能怎样?你和她不同,又何必较劲让自己难受。”穆希一愣,心道:“我真傻,把白素假想成了情敌,才这么难过!”一想通这个结,怒火全消,心情舒畅。

朦胧的月光下,院子里暗香浮动,穆希大胆地投入白铭的怀里,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袍。难得地放低声音说:“知道了,妹妹就是妹妹,以后我会对她好的!”白铭心神一动,回应地抱住了穆希,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淌。

白素住着独立的小院,环境舒适,不过这天一黑就睡觉,还真是不习埂

正准备偷偷地往府外溜达一圈再回来,才走到院门,卫龙出声道:“主子,你丢下我们上哪儿去?”白素脚步一顿,回头看一身蓝袍,玉树临风地站在那里的卫龙,道:“实在太无聊,出去找些乐趣,要不,你也跟着来!”

一身男装风流倜傥的白老大,径直沿着走廊避过护卫的耳目往府外走去,卫龙紧随其后。走上大街,片刻,前方出现几个挂着红灯笼的小楼。白素微微一笑,好久没泡夜店,逛逛古代的青楼也不错嘛!卫龙察言观色对白素说:“主子别进去,这是青楼,你是女子···”“知道了,进去也是只能看不能吃,谁会花这冤枉钱!”卫龙听了松了一口气。白素接着说:“那就偷偷看一眼再赚反正又不花钱,不看白不看!”卫龙无语。

白素扫了一遍这几座小楼,颇有经验地说:“看样子,这‘如玉楼’生意最好,就它了!”使起轻功,如一只小鸟般快捷无声,轻盈地落在屋顶上。翻开一片青同看的情况。对随后的卫龙小声说:“真是好运,正要上演好戏!”接着传出男女打情骂俏的对话,一场战展开了。女人发出“恩恩哦哦”的声音,白素眼睛冒着兴奋的精光,卫龙其它什么都不看,只看白素兴奋的小脸。

一会儿白素对卫龙说:“姿势太老套,没新意!咦?这么快就完事了?真是快手啊!也是,那个女人技术不行,太不敬业了!一定不是‘如玉楼’里当红的姑娘,罢了,换一个看!”盖上青同转移阵地。还看?卫龙一脸无奈。

灯光下,一男一女含情脉脉地对视,女子对男人说:“你什么时候替我赎身,纳奴家为妾呢?”男人急切地脱衣,对女子说:“那个老女人,是个河东狮,一时通不过,还是以后再说吧!几天不见,本官可想你了!以后纳了你,让你当侧夫人可好?”激烈的运动展开了,白素转头对卫龙说:“是一个玩弄女人身体和感情的高手!鬼才信他的空头支票!”

如法炮制,白素揭开青瓦偷看,迅速地盖上,一脸痛苦地对卫龙说:“太可怕了,那个男人是个又老又肥的猪,那个女人还叫得那么起劲!真是敬业得让人佩服啊!太倒胃口了,得找一个美男抚慰我受伤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