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小惩大诫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50:02 字数:2725 阅读进度:55/69

白素剥下表弟(不明身份,只知是乔林的表弟,暂且称为‘表弟’)的衣袍,露出白皙健壮的胸膛。白素眼波流转,意味不明,转身对卫龙说:“你暂且退下吧!明日你再把他扔出去!”卫龙同情地看了表弟一眼,猜到白素会整人,匆匆回房安歇不提。

白素对躺在榻上不能动弹的表弟说:“怎么?害怕了吗?”表弟眼中喷怒火,我堂堂西武皇会怕你一个女子?白素见了脸上出现鄙视的表情对他说:“若是解开道,你会不会像个女人一样喊救命或者求饶?”表弟眼露出不屑之意,很好!白素达到目的。出手解开哑,他果然不乱喊,只是问:“你不是我表哥的女人吗?干嘛抓我?”他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可是这句话惹毛了白素。

惹恼了女人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白素啐道:“啊呸,那个贱男人,我怎么可能看上他这种猪头?!他还不配!”然后低下身子星眸盯着表弟黑亮亮的眼睛,语气轻缓地诱供他:“这位公子,相貌堂堂,不知家里有多少妻妾呢?”白素决定探底之后再说。

这位表弟默默计算了好一会儿,才苦恼地对白素说:“尚未娶妻,小妾嘛,数不清!嗯,大概两百多,也许有三百多,准确数据得翻花名册才知道!”白素听了,尽管心理素质好,也震住了!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一般气极了才会出现这种气极反笑的表情。

其实这位西武皇武熙成实在冤枉:身为皇子时,一心争权夺利登上宝座,无心男女之事;这才登上皇位两个月,新皇登基宫中选秀充实后宫,怎么都得选个几百人吧?这不,西武皇的野心驱使,匆匆潜入天启国探查军情。与表哥建立同盟,觊觎天启国的城池,打算开疆扩土,成为一位伟大的君王!后宫刚刚选秀出来两三百嫔妃宫女,还来不及享用,他就落入了白素手里。还没碰过那些女人,就被白素扣上祸害广大女同胞的帽子,你说他冤不冤啊?简直比窦娥还冤呐!

白素开始只想剥了他的衣服欣赏一下美色再戏弄他一番;后来他胡说八道说自己是他表哥的女人,一心想暴打他一顿出气;现在听这位表弟说自己有几百小妾,两种方案全部推翻。不就仗着家里有钱又样貌俊美,竟然糟蹋了几百个女人,太可气了!一定要想出一种狠毒的法子惩罚他!

这一次的事情给白素留下很大的阴影,日后她见到美男第一时间不是欣赏美色,而是会问他“这位公子,请问家里有多少位妻妾啊?”以免表错情,会错意,不小心看上一个贱男人。

白素盯着表弟下身亵裤里微凸的一坨物件,表弟惊慌地说:“干什么,干什么?别乱来呀!”

“嘿嘿,为了我不会乱来,也为了你不能乱来,本公子决定割了这个祸害女人的鸟东西!”白素手里拿着寒铁匕首,匕首在手中随意翻转,一脸轻松,仿佛吃饭般简单。

这时西武皇上位者的气势荡然无存,这可是龙鸟啊!他知道割掉龙鸟意味着什么,宫中太监成群,一国之君成了太监那还得了!不可想象!表弟哀声对白素求饶:“姑娘,姑娘,别,千万别,求你啦!”“一定是我表哥得罪了姑娘,姑娘花容月貌,心地善良。他该死的有眼不识金镶玉,流连花丛…”“冤有头债有主,你找他算账吧,我是无辜的!”“我还没娶妻生子呢,呜呜!”西武皇不顾一切地启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白素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不惜出卖自己的表哥。

说了很多,白素无动于衷。不过,想到自己确实与他无仇无怨,要惩罚他也不能太过。怎么办?白素在房里走来走去,一个主意闪过脑海,白素急忙在包裹里翻找出一个瓷瓶。这个从薛神医那里K来的瓷瓶里装着几种特殊的药丸,倒出几颗在手心里,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药丸,其中只有唯一的一颗黑色药丸,被白素留下。

白素一脸阴险的笑着走向西武皇武熙成,手心里的黑色药丸塞入他的口中,捏住他的下颚,药丸“咕咚”一声,被吞入腹中。惊叫:“你这女人,给我吃了什么毒药?啊?”“嗨,别害怕,不会要你的命的,只是小惩大诫!这可是我从一位神医那里高价买来的秘药!今日便宜你了,这可是修身养性的良药喔!多说无益,日后你就知道妙用了,别太感谢我哦!嘻嘻,今晚你在这里凉快凉快吧,明日你就自由了!”说罢点了这位表弟的哑,转身离开了房间,留下西武皇武熙成赤着上身,全身被制,僵躺在榻上无人问津。

白素走到小院子中间,思量了片刻,敲响了雷横的房门。

雷横睡眼惺忪打开房门,白素进了房,对雷横说:“借住一宿!”雷横精神振作起来,主子还从来没有这么主动呢!白素累了想找个地方睡觉,雷横会错意而精神。

白素脱下外衣,钻进被子里,八月的天气晚上有点凉。雷横快速地除下衣物,扑过来抱着白素道:“主子,你想我了麽?我来侍候你!”白素无语,乔林表兄弟妻妾以两位数甚至三位数计算,这雷横只有自己一个,实属难得,当下默默配合雷横的要求。

雷横紧紧地抱住她,唇舌交缠,如饥似渴。白素手指灵巧的抚摸他强健的胸肌,越燃越烈,坚硬如铁。急不可待地沉入紧窄的幽径中,肆意驰骋,肌肉,充满了力量。白素举起双腿,勾住雷横的劲腰,身体随着撞击频率摆动,迭起。雷横持续运动,久久才释放了,然后地拥着白素入睡。

白素满足地睡下,不知过了多久。睡意正浓时,雷横又不安分了。白素抓住他的手,喃喃地说:“小雷,你又不乖了!”又道:“平时还好,怎么上了床就不听话了!”雷横一边亲她,一边不满地说:“你在我身边我还要憋着吗?谁让主子这么美,我忍不住还想要你,今晚就这一次了,你就给我吧!”白素禁不住软磨硬泡答应了。

雷横翻过她的身子,抚摸她饱满的,因为腰部纤细,显得臀部圆润而撩人,雷横爱极了这个部位。又是一番云雨,激烈而销魂。

白素觉得这雷横平时温顺又听话,上了床却—奔放又狂野,实在是一个好情人啊!

清晨,卫龙推开白素虚掩的房门,见到那位乔林表弟还是昨晚的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叹息一声,拎起他趁天色未大亮,快速出府,朝野外奔去,不到半个时辰,选了一处地儿扔下他。临走说了声:“你就自求多福吧!”飞身离去。

堂堂西武皇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气得咬牙切齿。时间不长,道自解。一个护卫找到他,惊惶地下跪:“属下救驾来迟,罪该万死!望皇上恕罪!”

鼻青脸肿的乔林和大群改装的皇家侍卫找了整整一夜,因为不是本国,不敢声张,所以一无所获。见到西武皇时,武熙成怒不可遏地揪住面目全非的乔林,道:“表哥,你还真是该打!你到底是招惹了什么女人?该死的,让朕受迁怒,给朕找出那个女人来,朕会让她生不如死!”

乔林想到那次李毅他们遇险,自己抽身而赚太不仗义!现在要找到白素,只有硬着头皮去李毅那儿打听了,还真是为难呐!不找到白素,表弟西武皇一定会撕了他!

乔林本就面目全非的脸,因为为难苦巴巴的,更加惨不忍睹!

------题外话------

下一章“兵临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