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巫山云雨

小说: 三个王爷一个妃 作者: 净灵镜子  更新时间:2015-02-10 03:50:03 字数:3002 阅读进度:67/69

小德子弯腰前头引路,瑞王和白素进了皇后娘娘的凤仪宮。

皇上下朝后径直来了凤仪宮,和皇后娘娘正襟危坐在大厅的主座上。皇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皇后娘娘身穿暗红色织锦凤服,雍容华贵,端庄贤淑,正是传说中母仪天下的国母形象。瑞王撩衣下跪,叩头呼道:“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白素打量四周,幸好,只有两位正主,没有成群的嫔妃在座。不然,得给那么多的长辈见礼,说恭维的话,岂不难受!

瑞王起身,握住白素的小手示意,天子将两人之间的亲密动作收入眼中,颇感欣慰。白素醒悟过来,忙乖巧的下跪叩头,口中呼道:“儿媳白素参见父皇,母后,给父皇、母后请安!”“快快请起,地上凉!”皇后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端过茶水站在瑞王妃身后,白素跪在地毯上,双手奉上香茗给皇上、皇后娘娘敬茶。皇上、皇后娘娘接过香茗象征性的轻抿一口搁下,赶紧让嬷嬷去扶瑞王妃起身。

皇后娘娘道:“王妃,到母后这儿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你!”见儿子的新王妃肤色白嫩,体态轻盈,颇为满意。抽下头上的珍贵的凤头衔珠金步摇赏给瑞王妃,口中称道:“唔,不错,是一位绝色佳人!”

“哪有?母后年轻貌美才是真正的美人,若是我们站一处,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是姐妹呢!”“若不是怕失礼,儿媳好想称母后为‘美人姐姐’!”白素趁机讨好皇后娘娘,这婆媳关系千古以来都是家庭幸福的关键之处,她可是个明白人。

“哈,哈,瑞儿,你看你的王妃小嘴真会说话!”一向讲究分寸的皇后娘娘,今天终于开心的大笑了一场。她一向高高在上,讲究礼法尊卑,长得再美,宫中谁人敢在她面前没大没小的称她为“美人姐姐”?皇上好多年没赞美她了,宫中美女如云,长得再年轻美貌又有谁人看在眼里?瑞王见母后开心,也道:“母后和王妃都是美人,本王最幸福,一次看到两个美人!”随后,凤仪宮中传出开心的笑声。

上座的天子扬声道:“赏!”总管丁权捧着一个衬着红布的托盘,上面并列着两个晶莹剔透的浅绿色玉佩。白素见了面色如常,瑞王见了眼眸明亮,面有掩不住的激动!与白素一起下跪,呼道:“儿臣谢父皇赏赐!”天子面色威严,嗓音浑厚,道:“这龙凤玉佩,乃当年朕的父皇赐下。如今瑞儿成亲,父皇转赐给你们,希望你们为皇家延续血脉,不要辜负朕的美意!”瑞王、王妃再次大礼谢恩。

片刻,皇上起驾离开凤仪宮。白素环顾左右,对皇后娘娘说:“母后,儿媳去御花园转转,一会儿参加宴席再见,可好?”皇后娘娘正好有事交待瑞王和小德子,爽快的答应了。

皇后娘娘等白素离开,对儿子说:“瑞儿,你父皇今日赐你龙凤玉佩,这是当年太子和太子妃的身份铭牌!现在太子之位空悬多年,你父皇赐你玉佩,可见心里有你,母后心里甚感欣慰!”“不过,今日母后有一言交待,瑞儿和新王妃必须早日有子嗣!产下麟儿,会为你增加筹码,这是皇室的嫡皇长孙,意义不同一般!瑞儿快十九岁了,你父皇当年也是这个年纪和本宫有了瑞儿。”瑞王诺诺应下。

皇后娘娘又对内官小德子说:“小德子,你一向在承恩殿任职最在行,这关于子嗣之事,你需上心留意!现在你跟了瑞王,主子的兴宠荣衰与你密切相关,你需衷心为主子分忧!”小德子跪下,口呼:“谨遵娘娘懿旨!奴才必当尽心尽意服侍主子,绝不敢有异心!”凤仪宮内皇后娘娘为了太子之位运筹帷幄,瑞王聆听教诲,不敢不遵!

御花园中种植的多为古桂、老梅、玉兰、水芙蓉之类的花木,其中尤以牡丹最为艳丽出色。御花园布局别致,设有两个飞檐八角凉亭,园中以碎石重叠而成假山,山花高低错落,上下相互呼应。花开时节,隐映在假山中的鲜花斑驳灿烂,微风掠过,时隐时现,有如夜空中荧荧闪亮的星星;又好像在阳光下铺展了一面五彩旗,绚丽而光彩夺目。白素漫步其中,觉着赏心悦目。

白素抬步上了凉亭兀自赏景,浑然不觉她已经成为别人欣赏的美景。

风姿优雅,翩翩美少年,宁王世子段云轩。下朝后,不及换下朝服,径直候在宫中,以求与白素见上一面!一别几个月,上次到白府求见,白素尚在接受教习嬷嬷宮训,无缘得见。

宁王世子眼神灼灼的看着亭内那个轻施黛粉的美丽的宫装女子,头挽灵蛇髻,如云拥蟠繞的青峰碧山;下垂的青丝蓬蓬勃勃,流畅飘逸。优雅闲适地斜靠在栏杆一侧,十分迷人!为她吸引,几乎不能移步。近前驻足而望,眼前明辉闪烁,心里春潮滚滚。口中吟道:“神丽如花艳;神爽如秋月;神清如玉壶冰;神困顿如软玉;神飘荡如茶香、如烟缕,乍散乍收。”

楚襄王是历史上著名的风流帝王。当他在六宫之时,眠花枕柳,携云握雨,还有什么样的男女欢爱他未曾领略过?可用尽声色之欲,饱餐国中秀色,楚襄王并未汹涌,无限怀念。令他铭心刻骨的,同时也令他以风流著称的唯一艳遇,竟是虚无缥缈的阳台一梦。朝为行云、暮为行雨,可见幻境之妙,足可乱真,确非夸张之辞。

这宁王世子对白素一见钟情,飒爽英姿仰慕已久。既无缘娶她为世子妃,唯有梦中相会,以慰相思之苦。相识近半年,世子已有好几次与白素在梦中翻云覆雨,极尽,醒来尽泄,竟是南柯一梦!

白素听了吟诗之声,凝神细看,笑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宁王!吟诗颂辞的,莫不是要考状元?”

世子段云轩白玉般的脸上飞上两朵红云,白素又道:“瞧你,说你一句你还害羞了!你是不是当官了?还别说,这身官服穿上身还真帅!”段云轩上了凉亭,贴近白素道:“白,你真的觉得我帅吗?那你喜不喜欢我?”白素脚步不稳,一个倒退,道:“呃,见面第一句话说这个,也太,太亲密了!我们有那么熟吗?”这古人泡妹怎么比现代人还直接?

段云轩由于在梦中与白素神交已久,并不觉唐突。俯身热切地吻住了思慕已久的仙桃唇,辗转勾缠,白素心感意外,这小宁王还真是热情似火!

鼻端传来小宁王清爽的气息,唇舌又被他吮吸勾引。白素一时情动,不知不觉的回应起来。宁王世子梦中想象如天马行空,纵横驰骋,固然美好,哪及得上巫山云雨的神女在怀那样销魂!

良久,两人唇分。喘息方定,白素嗔道:“小宁王,你学坏了哦!你怎么这么大胆,又这么熟练?”

段云轩抬眸看着白素艳泽的仙桃唇,微微脸红道:“我,我请教了别人,上次你说我技术不行,我一直潜心向学,不会让你失望的!”

“哦?那你是找哪个女人练习的?”白素问道。这个问题太重要,白素不得不问,她可不想拣残羹剩饭了,一个瑞王已经让她不爽了!

“没有,绝对没有!我心里只有白,梦里也只有白!其它女人我是绝对不碰的!真的,我一直守身如玉,为了将身子留给你!”这火辣辣的情话一出口,枉白素久经情场,兀自红了脸,娇嗔道:“你这小子,嘴巴抹了蜜,专拣好听的来说,存心勾引姐姐!”不自觉间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媚态横生。宁王世子看痴了,这娇媚风情的女子,若是能共赴巫山,云雨一番,也不枉我相思一场!

当下身体起了反应,宁王世子颇为尴尬,深怕唐突了佳人,遂转移话题。问道:“白,瑞王殿下对你好吗?”“当然!含他敢不对我好,我就请他吃拳头!”白素挥着粉拳,一副凶神恶煞的娇蛮样子,世子失笑。

白素对宁王世子说:“小宁王,我先走了,我去请前面的宫女带路,去清理一下库存,再见!”世子直到白素走远了,才会意过来,不觉大笑!

------题外话------

恐怕要食言了,二皇子不能在这一章出场,安排不下,下一章一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