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连环杀

小说: 三减一等于几 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16-01-22 06:02:42 字数:1669 阅读进度:44/58

他背着所有的人给男婴的电子信箱发去了一封邮件。那是一封耻辱的邮件,宣告正义的失败——他哀求男婴放过他。

他说: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乱说了,我再也不敢监视你了……

他觉得,求饶是他最后的一线生机了。写这封邮件的时候,他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他担心那个男婴接收不方便,悄悄把卞太太家的电脑又送回去了。然后,他坐在电脑前眼巴巴地等待男婴回音。

男婴无声无息。

他绝望了,又给冯鲸发去了一封邮件。他向冯鲸举起白旗。

他说:我真的算不出你那个三减一等于几的算术题,你饶了我吧。我帮你把这个问题传播一百个人,一万个人,你解除我的符咒吧!……

冯鲸也无声无息。

这一天过得很快,老天过早地黑下来。

此时,男婴正缩着脖子,蹲在黑暗中的树枝上,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张古。到处是班驳的积雪,冷冷清清。他是异类,没有心肝,没有肠胃,没有大脑,没有神经,张古怎么样都无法打动他。

那条狗再不叫了,它尽力了,人世间一片寂静。

张古木木地坐在电脑前,两眼闪着花花绿绿的光。网上的新闻花花绿绿。

他看到了哪个演员隐退,哪个歌星复出。他看到了谁跟谁打官司。他看到了香水广告。他甚至还看到了周德东要主持午夜电视节目的消息……

人间每天都发生很多很多事。

人间真美好。

可是,那把饮毛茹血的杀猪刀穿过这些花花绿绿的事件,径直朝他逼来。

张古操作电脑的手开始剧烈地颤抖。

不知道他点击了哪里,电脑屏幕一下又黑了。接着,那个久违的男婴在电脑屏幕上一点点显现出来。

男婴仍然像念经一样平平地说:“不是三减一等于几,是三减三等于几,你们把提问都弄错了……”

张古听得出,这根本不是电脑里的声音,而是现实里的声音!

天!电脑屏幕上的男婴旁边又闪出一个男婴来,这个男婴是真的!

小小的他一直躲在电脑的后面!

张古连跑都不会了。

男婴像眼科医生一样认认真真地看着张古的左瞳孔。

魂飞魄散是一个形容词,而此时的张古真的是“魂飞魄散”了。他傻傻地看着男婴。

男婴慢慢举起那把杀猪刀。

他的手小小的,白白的,嫩嫩的。

那把杀猪刀突然插进了张古的左眼中……

张古死了。

黄昏时分,冯鲸才看见张古寄给他的那封电子邮件。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有打开电脑。冯鲸的好朋友——那个和连类相好的卡车司机来了,冯鲸一直在跟他喝酒。

冯鲸看了那封电子邮件之后,立即给铁柱打了电话。他说:“张古写的这封信很奇怪,他可能要出事了。”

铁柱马上赶到了张古家。果然。

铁柱看到张古身旁放着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下一个是你。

铁柱打了个冷战。

突然,他听见身后有动静,他一边下意识地去摸枪,一边迅速转过身去——是冯鲸。

在暮色中,冯鲸的脸很暗。他倚在门框上,凝视着张古的尸体,神情空洞。

铁柱在四处搜查男婴。这是他的天职。

好像警察和这个可怕的东西不在一个层面上,铁柱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年轻的张古死了,小镇上的人更加惊慌失措。他们顾不上惋惜,顾不上悼念,惶惶然如天塌地陷之前的蚂蚁。

这一天,那个逢人就强调他是唯物主义者的鞋匠,一边坐在凳子上给两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修鞋,一边对他们自问自答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问:张古同志为什么会死呢?

答: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另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去了,因此他忽略了现实世界中的防范。否则,一个不到一米高的男婴根本不可能杀得了将近两米高的张古。

问: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悲剧呢?

答:因为我们平时缺乏正确的教育。这个世界上其实没什么可怕的……

鞋匠的自问自答还没有完毕,一个很小的孩子突然从后面掐住了他的脖子,尖声叫道:“谁说的!”

鞋匠吓得“妈呀”一声,当场休克过去。

——那不过是两个修鞋的孩子的一个顽皮同伴而已。

那天晚上,铁柱在他清贫的家里被害了。煤气中毒。

他脸色铁青,死相十分难看。没想到,“下一个”是他。

他的尸体旁也放着一张便条,内容依旧:下一个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