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大青果不做崇祯第二

小说: 五千年来谁着史 作者: 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10-09 16:24:08 字数:2287 阅读进度:328/349

战事已经打响,张家湾先就失守,上万清军一触即溃,更出现了总兵官临阵叛逃,贝勒爷因之丧命的丑事,黑冰台岂有不给dá zǐ大肆宣扬一番的道理?

几乎就在豪格的军报送入燕京的同时,那儿的黑冰台也收到了指令,很快一张张小报和一道道谣言就在燕京城内散播了开来。

全城大哗!

张家湾清军的战败,很多人都可以接受。毕竟他们只有万把人。

但被他们所接受的战败是力战之后的战败,而不是如此可笑的战败。

刘良臣和尼堪的消息真的很打击人。

就是对dá zǐ再有信心的人,那一个个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燕京城大小城门全被看住了,谁也不能出城。

紫禁城里,满汉文武大臣们悉数都到了。

并没有上大殿,而就在坤宁宫的暖阁里,一盆盆冰山摆在四角,却还依旧叫不少人热的汗流浃背。

与人心惶惶的燕京城不同,这些满清朝堂上的高层大员们神态倒还镇定。

张家湾的失败虽然损失不小,可这却并不能代表着通州之战就一定失利,更不代表着豪格铁桶阵的失败。尼堪的死,刘良臣的叛逃,都是意外因素。

所以,满清的大盘还在。

布木布泰的底气还很充足,语气不紧不慢的说:“郑贼逼近京师,绅民惶恐,人心不安。朝廷在这个时候就该放出话来,叫绅民百姓们安心。我大青果是不会做崇祯帝第二的。”

燕京城要是丢了,满清的大业才真正的遭受重创呢。所以啊,那些劝她带着小皇帝西巡、北狩的话,都是放屁。

大清必须就立在燕京,动也不动。

“摄政王,你说是也不是?”

多尔衮表现的很恭敬,“太后英明。我大清南扫朱明,西压李顺,天命所归,国势正兴。此番只是主力用以他处,为郑贼所趁,方叫其杀到了京畿,却也是风过无痕,岂能撼动大树?”

当下就由小皇帝下了一道旨意,重申大清朝堂之决意,守住燕京城,肯定不会逃避的。

“你们都下去吧。”

坤宁宫后殿,多尔衮把手一摆,苏茉儿等一群奴婢全退了下去。

多尔衮抱着布木布泰就滚到了床上,一阵叫人面红耳赤的**之声传来,外头守着门口的苏茉儿如若未闻,整个人像一尊塑像,木木的站着。

布木布泰都三十好几了,在如今的时代,那是绝对的半老徐娘了。而以多尔衮的权势,他什么样的měi nǚ拿不到手?之所以每每进宫来滚龙床,那最大的原因就是那种叫人欲罢不能的cì jī。

躺在他身下的是黄台吉的庄妃,是小皇帝的老娘,这种身份上的cì jī感才是最让多尔衮享受的。

至于说爱卿,那真就呵呵了。

“怎么,还是不放心战事吗?”事后,进入了圣贤时刻的多尔衮抱着布木布泰说。

“我怎么能放得下心。郑芝龙都打到通州了。”坦诚相待的布木布泰,脸上再没有了先前面对朝臣文武时候的好以整暇。

“才打到了通州,又不是打到紫禁城了,慌什么慌?”

看着怀里人脸上露出的焦虑和忐忑,多尔衮心里反倒更绝的喜欢了。

他不喜欢布木布泰那种老神在在的样子。

所以每次滚龙床前他都要好好的酝酿酝酿,甚至都事先服送了药丸,那就是为了叫她失态……

现在看到布木布泰的表情,多尔衮心里那是一个舒坦,能叫这么个有心计的老娘们露出小女子的模样来,他真就跟喝了蜂蜜一样。

你布木布泰再有能耐,拉拢这个,拉拢那个,现在不还是要靠男人嘛?

“就算豪格不济事,咱们还有燕京城呢。”

“别看崇祯皇帝一战没打就跑掉了,这城池坚固着呢。八哥在的时候,我大清几次杀到城下不也没能拿下么?”

与朱明一比,满清这次‘灾难’算什么呢?

“那么大的城池,数十万之多的百姓,青壮有的是,看个火头还不够吗?且不说那郑芝龙还敢不敢肆无忌惮的放火烧城了,就算他还敢放火来,我也早有准备。”

各处安排水龙队,组织人丁准备救火,同时拆房子,搞出隔离带。全是防火的招!

“何况还有十二哥呢。”阿济格就算是现在才回过神来,半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他带兵回援了。再留出半个月,这就足够阿济格带着马军把齐鲁东半个中原搅得一塌糊涂了。而多尔衮他手中握着几万的兵马,还有燕京这座坚城,还抵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吗?

别看张家湾之败叫满清挨了当头一棒,多尔衮却根本没放在眼中。

……

“杀啊……”大批的火枪兵挺着刺刀与冲上来的清军杀到了一块。

豪格吸取了当日在沧州的教训,通州城外布置了足足三条防线,而且每道防线都不再是孤单单的两条战壕了,而是好多条。大批的军兵就隐蔽在后头的战壕中,只要前面的兵马能短时间里堵住郑军的兵锋,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冲上来。

当士兵大批大批的绞杀做一团的时候,那需要考验的可就是真正的硬实力了。

“噗嗤……”刺刀捅穿**的闷声不时的传来,不知道这一刻多少清军发出了惨叫,又有多少清兵跪倒在了地上。

绿旗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也就是那些个八旗步甲,成为了清军真正的支柱。

“大哥,这般厮杀……”

郑鸿逵首先有些撑不住了,在他眼中郑军将士都是绝对的精兵,排枪击毙,比知道能打死多少dá zǐ。可现在却就这般的与dá zǐ肉搏,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啊。

更重要的是不值当啊。

“咱们才死多少人?咱们又有多少人?别的不说,就一个齐鲁都上千万。而dá zǐ呢?他们又才有几个人?”

这个道理郑芝龙已经给郑森、郑芝鹏、郑芝虎讲过了,现在他就再把这个道理告诉郑鸿逵。

“不过这进度还是缓慢,让其他三面也都打起来。”最大限度的给敌军以压力。

郑芝龙心里可一直记挂着关外的阿济格呢,他可没打算在通州待太久时间,这要通州城一直是眼下这个打法,那一时半会儿的可就走不动了。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