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手笔

小说: 九转金身决 作者: 苦涩的甜咖啡 更新时间:2015-02-12 14:16:25 字数:5269 阅读进度:602/1224

阁夜耸着蓝天一众人听到了门口侍卫的传话声,迅速的朝八”走去,可当他们快走到大门口时,却发现怎么大门口似乎静的有点可怕了,难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不成?阁夜与蓝天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担忧之色,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大门口。

阁夜见到大门口的一幕,脸上露出了苦笑之色摇了摇头,这华夏派这次迎亲似乎夸张了点吧!还好自己与华夏派交手,如果换成别人看到这一幕,还真以为华夏派是来示威的,奶奶滴,居然清一色仙帝五人百出来迎亲,加上陈亮等人,这已经超出了五百人了,还全他***清一色仙帝修为,光是这次来迎亲的人马,就可以在仙界横着走了。

陈亮今天穿上了大红袍子,身后整齐的站着五列队伍,每一对百人。长长的霸占着蓝家的大门口,每一名华夏派禁卫队成员,个个脸上带着严肃之色,他们那身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浓浓的气势,往那里一站,似乎有着千军万马之气。让人一看,浑身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此刻街道后面涌出了不少居民在观望着。

陈亮见到了阁夜与蓝天一起出来迎接,脸上露出了淡笑,往两人身前一站,行了个礼道:“陈亮见过西帝大人,蓝家主。”

可路在陈亮的身后听到了陈亮这一说,连忙站到了陈亮的身边,伸出手掌往陈亮的脑袋瓜子上一拍。脸上带着责笑道:“你个白痴,还叫蓝家主,是不是不打算娶人家了。”

陈亮被可路这一突然袭击,一时间没有防备住,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颤,差点当街就出了洋相。正想回头痛骂可路几句,但是听到了可路的这句责骂之话,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愤怒的脸色马上转变成了微笑,重新的站到了蓝天的面前,恭敬的行礼道:“陈亮见过爷爷。”

陈亮给蓝天行完礼后,带着某种含义的眼神瞪了一眼身旁在得意笑的可路,似乎在告诉可路:“你丫的,给老子等的,等老子结完婚,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路见到陈亮怒瞪了自己一眼,脸上带着某种含义的笑容回瞪了一眼陈亮,似乎在告诉陈亮:“你小子。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的一天吧!老子就是故意整你,你咬我丫!”

“好好,免了,让队伍进去吧!别挡着门口,否则后面的来宾可进不来了。”蓝天见到面前的孙女婿。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

“是,爷爷。”陈亮听到了蓝天这一吩咐,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对着小牛做了个眼神。

小牛接到了陈亮暗示的眼神。微微的点了下头,这才挥了挥手道:“跟我来”

直跟随在蓝天身边的蓝虎,此刻见到了这队迎亲的人马,心里暗暗震惊道:“这队人马难道就是华夏派传说中的禁卫队吗?果然名不虚传。比起自己那一批受刮之人,自己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婴儿似的,而面前的禁卫队则是成年一样,根本不能相比的。”

蓝天对着卓边跟随着自己行走的陈亮询问道:“亮儿,你大哥那边是安排什么时间呢?”

“响午三刻。”陈亮说出了自己月城那边安排的成婚时间。

本来在行走的蓝天听到了陈亮说的时间,顿时停止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道:“响午三刻?来的急吗?”

“爷爷祯。来的急,我可以带凤儿用瞬移的。”陈亮淡笑了一下回应道,自己是仙帝的修为,是可以带着一个凡人瞬移的,这算算时间。自己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

“呵呵,我发现我真是活到老,就越忘记自己是名仙人了,呵呵!”蓝天自嘲的笑了笑道。

蓝天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件么事。所以停止了脚步下来,对着陈亮道:“既然你大哥已经安排好了时辰。那么我就让小虎带你过去凤儿那吧!早点动身回去,省的等下时间上仓促。”

陈亮本来心里就急的很,但是刚才又是陪着自己老婆的爷爷,就算再怎么急,陈亮也不敢表露出来,此刻听到了蓝天这一说,脸上大喜,连忙回应道:“如此甚好,多谢爷爷成全了。”

蓝天随意的摆了摆手道:“你都叫我爷爷了,我这个老家伙能耽误你的好事吗?小虎,你带你的姐夫去迎接你姐姐去。”

“是,爷爷。”蓝虎恭敬的应了一声,接着给阁夜与蓝天两人行了个礼后,就带着陈亮朝自己姐姐居住院子走去。

“爷爷,西帝,陈亮告退了。”陈亮与蓝天、阁夜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跟随上了蓝虎的脚步。

蓝家的西院中,此刻西院中的侍女们忙碌了起来,四处的布置着一切所需品,而蓝凤此刻已经整装待发了,就等待陈亮的迎亲队伍到来了。

此刻一名年轻秀气的女孩子跑进了院子中,边小跑小呼道:“姑爷来了,姑爷来了,大家打起精神来。”

“来了。”坐在厢房里的蓝凤也听到了外甘叮叫声,心情微微动了一下。小凤,我们可要下手了哦!”此刻陪伴在蓝凤身边的几名少女微笑的打趣着蓝凤,这几名少女都是西城势力里的几大小姐,而这几大势力基本上都是属于联盟状态,所以他们的儿女从小都是一起玩到大的,可以说是情同手足。

“随你们了蓝凤也开起了玩笑。

名瓜子脸的少女听到了蓝凤这个回答,眼神一亮,脸上带着取笑的笑容道:“小凤这可是你答应的哦!等下别怪我们下手重了哦!我可听我爹爹说过了,这华夏派的珍宝可是非常的多,实力可以说是仙界第一哦!这次不敲诈一点我未来的妹夫见面礼,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吧?”

这名少女的话一落下,旁边的几名少女纷纷附和道:“就是,就是小言这句说的一点都没错,姐妹们,准备关门了。”

“哦!”几名少女纷纷动了起来,迅速的把厢房门给关了上去,甚至还施了一个重力术加在了厢房门上,似乎像是在上保险似的。

蓝凤见到自己几名从小玩到大的姐妹们这些动作,无奈的笑了笑。内心也充满了喜悦之色,由她们去闹去吧!

蓝虎带着陈亮走进了西院中。在西院中忙碌的下来见到蓝虎,纷纷的行礼道:“见过少爷

蓝虎此刻身上已经带着上位者的气势,对着这些对自己行礼的下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姐夫,也就是以后蓝家的姑爷。”

下人们听到了自己少爷的介绍,纷纷的朝陈亮行礼道:“我等见过姑爷。”

陈亮摆了摆手道:“免礼,免礼。天明

“到,陈哥,有啥吩咐?”天明听到了陈亮叫自己的名字。迅速的从后方的队伍中跑到了陈亮的身边。

“赏。”陈亮淡髅的吩咐一声。

“收到天明应了一声,接着对着身后的禁卫队喝道:“陈团长说了,赏

“是。”禁卫队的人马听到了天明这一说,马上走出了丰名成员。个个手上一翻,马上手掌上就出现了一堆上品仙石,给每一名下人都赏上了百块的上品仙石。

蓝虎见到了这一幕,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奶奶滴,看来别人说的一点都没错,华夏派确实富的冒油了,居然连赏下人都是上品仙石,而且一出手就是百块,看来自己这个姐夫也是斤。大脚之人,以后得叫自己的姐姐管着点,否则早晚家产会被败光的。

陈亮如果此刻知道蓝虎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大叫冤枉的,其实这次成婚所需的花费,自己的老大早就说过了,要从自己的薪水中去扣除掉的,这天明小子,***,下次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我叫你赏。你丫的居然拿老子的钱去做面子,你死定了,陈亮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的想道。

下人们被陈亮的这一赏,个个都搞愣住了,因为他们在蓝俯工作十年的薪水才五十块中品仙石,而且面前的姑爷居然一赏,就是百块上品仙石,这似乎,所以下人们都不敢接受面前姑爷的赏赐,纷纷的把目光投向了蓝虎。

蓝虎见到下人们的表情,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这些下人是不敢收赏的,所以淡淡的开口道:“既然是姑爷的赏赐,你们就收下吧!”

“谢谢姑爷的赏赐。”这些下人们听到了自己少爷这一说。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欢喜之色,开玩笑。有谁会傻到不要钱的,虽然说百块上品仙石在陈亮的眼中不值得一提。但是对于这些下人来说,可是笔非常大的数目,这一赏赐,可抵的上他们千年的待遇,能不让他们欢喜吗?

“咦”蓝虎见到下人的事已了,正准备请陈亮进姐姐厢房里,好迎接自己的姐姐过门,突然间他才发现自己姐姐的厢房门居然关着,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接着注意一听,这才释然起来,对着身边的陈亮幸灾乐祸道:“姐夫,你可愕准备大出血了。里面的几位姐姐可不好摆平的。”

“厄!这话怎么说?”陈亮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看来这次自己的迎亲不会那么顺利的。

“姐夫,你还是自己上吧!小弟无能为力的。”蓝虎的面上露出了恐怕之色,似乎自己姐姐的厢房里有什么怪物似的,会把他给吞了。

陈亮见到了蓝虎这副表情,心里暗暗惊讶着,里面到底是那尊大神在里面,居然可以把自己调教出来的精英给吓成这样?难道是蓝天明前辈在里面不成?不对呀!以蓝天明的身份,今天不可能会在小凤的厢房里。这样有失他的身份,那会是谁让他这么畏惧呢?算了,还是自己上吧!否则时间拖下去,等下别错过了时辰。

陈亮那会想到,蓝凤的厢房里那有什么大神之类,相反倒是一群娘子军在里面等待着他,蓝虎之所以这么怕自己姐姐厢房里的那群娘子军。那是因为自己童年的时候,被这群娘子军给折磨的半死,所以久而久之,就产生了一

“凤儿,我来了,快开门陈亮轻轻的拍了拍房门。

“咦”陈亮拍完门后,脸上就露出了古怪之色,心里暗道:“居然还有重力术,奶奶滴,莫非是自己星球上的某个地方风俗?还有关门这一说?。

“凤儿,呀!居然叫的如此甜蜜呀!真让人羡慕呀!我说姑爷呀!今天要我这些姐妹们打开这个房门。你可得做好准备哦!”从蓝凤的厢房里传出了一道清脆之色,接着又传出了无数道女声附和着。

陈亮听到了这句话,本来疑惑的脸露出了微笑,原来还真让自己给猜对了,是与地球上的某个地方风俗一样,是关房呀!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于是扯开了嗓门道:“里面的各个姐姐妹妹们,说吧!要陈某出什么样的血,尽管道来。”

“哟,别说的这么难听了,至于要陈姑爷出什么样的血,那得看我们家的凤儿值多少代价了,就看陈姑爷了,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呢?”厢房里又传出了一道回应声。

“娘滴,居然以退为进,好计。好计陈亮心里暗暗的咒骂了一句这个出主意之人,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进退两难了,如果给重了。自己亏大发了,如果给少了,那么又让自己的小凤没面子,这应当如何呢?

可路见到陈亮犹豫的模样,心里暗暗道:“你小子,这次老子不帮兄弟了,也要整死你,让你出血出个够,保证你以后不会想找第二个伴侣了

“陈亮,别忘记了时间,干脆一点,出血就出吧!”可路给陈亮暗暗的传音一句。

本来正在头脑混乱的陈亮,听到了可路这一催,也顾不上去计算什么了,于是手一翻,手掌上就出现了一颗储物戒指,对着厢房里的娘子军道:“陈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请各个姐姐妹妹们开门啦”。

“等着从厢房里传出了一道吩咐声。

此刻蓝凤的厢房里热闹非凡。众少女纷纷围着蓝凤道:小凤,这次就看你的相公考验了,如果不过关的话,别怪姐妹们无情了,继续整他了

“我相信他一定会过关的蓝凤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名圆脸蛋的少女听到了蓝凤这份自信之言,脸上露出了打趣之色道:“哟哟,我们家的凤凰还没有过门,居然就帮起了自己相公了,真不错呀!”

此刻一名shao妇摆了摆手阻止了少女们继续轰闹的模样,淡笑道:“小燕,你去悄悄的打开门,先拿见面礼进来瞧瞧,看看我们的凤凰在这个陈姑爷的心里值多少。”

“是,颜姐那名被叫到小燕的少女应了一声,接着走到了厢房门前,手上法诀一捏,只把房门打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伸出手拿走了早就在门外等候的陈亮手中的储物戒,拿到了储物戒后小艳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来了,来了。小燕的脸上露出笑容,拿着储物戒指蹦蹦跳跳的朝众姐妹蹦来,一边蹦着,一边放入神识查看储物戒中的见面礼。

“啊!”突然间本来在蹦跳的小燕像是见了什么鬼似的,居然直接停止了身体一切运转,整个人出现呆痴的模样,愣在原地上,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众女见到了小燕这副模样,个个都站了起来,个斤,的脸上都流露出了关切之意叫问道:小燕,小燕小燕,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其中一女小声嘀咕道:“该不会是陈姑爷下的手吧!”

刚才领头人的shao妇听到了这名少女嘀咕的话,见到了自己身边的蓝凤那微微一变的脸色,迅速的对着这名少女喝道:小兰,闭嘴。

蓝凤心里其实非常相信陈亮的。自己姐妹这斤小状况绝对不是陈亮不愿意拿见面礼而施展的手段,但是被自己的好姐妹这一说,心里一下就乱了,于是对着众女道:“我去问问他。看看到底是谁干的。”

“不是的,你们自己看。”此刻小燕已经从震惊恢复了过来,也网好听到了最后的两句话,于是把手中的储物戒指递给了那名领头人的shao妇,脸上还带着余色,看来储物戒中的东西把她给震惊了。

这名领头的shao妇脸上带着疑惑之色接过了储物戒,她可是知道小艳的父亲身价是如何的,身为一门的独女小燕从小小可是被她的父亲捧在手里,什么样的东西会没有见过呢?好歹也是一位千金小姐,居然就被一份见面礼给吓到了,这怎么可能呢?

当这名领头的shao妇神识一入储物戒中,自己的幕情与刚才小燕的表情没什么两样了,整个人也呆痴了起来。

众女见到自己当中岁数最大的大姐居然也呆痴了,于是个个伸出了芊芊玉手在她的面前挥动着,叫道:“清姐,清姐,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