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不敢委屈

小说: 安晴傅云霆 作者: 苏喜 更新时间:2020-08-01 18:52:50 字数:2210 阅读进度:187/368

“傅三少大约是忘了曾经在帝景酒店的包间里点名过的小姑娘了?”

沈淮安不动声色地看着傅云霆,傅云霆若是能轻易叫人看透,那就不是傅云霆了。

傅云霆挑了挑眉,佯装想了许久,笑道:“想起来了,是那个小姑娘啊,没想到沈总也注意到小姑娘了?看来我们的眼光总是出奇的相似。”

“那傅三少知不知道,你家的大嫂,因为吃这小姑娘的醋,叫人公然对小姑娘侮辱,还拍下一些不好看的照片?我手底下的人已经报了警,那几个混混流氓都已经供认出来了,就是傅家的大少奶奶指使的,还给了一笔不小的数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毁掉这小姑娘,让小姑娘以后在江城再难立足,这件事傅三少没有听说吗?”

傅云霆单手靠在椅背上,噙着淡漠的笑意,挑眉:“哦?还有这种事情?”

“三少,晚晚对你的这种执念,可真是万分可怕啊,今天她能对一个小姑娘做这种事,明天或许你正牌的太太就会成为受害者?也或许,以前你太太就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你太太不是那种喜欢卖惨的人,所以咬碎了呀往肚子里咽罢了。”

秦晚晚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傅云霆一点也不奇怪,他没想到的是,秦晚晚竟然会挑那小姑娘下手。

说来,他跟那小姑娘也不过见过两三次面而已,怎么会入了秦晚晚的眼?

结束应酬之后,傅云霆在后座闭目假寐,忽地想起来沈淮安那些话,睁开眼看向驾驶座上的韩朝。

“帝景酒店那小姑娘的事,你听说了吗?”

韩朝握方向盘的手一抖,从后视镜看了眼傅云霆:“三少说的是林夏的事?”

原来那小姑娘叫林夏啊。

“嗯,秦晚晚去找她麻烦了?”

韩朝点了点头:“听说事情闹得挺大,现在秦家正在堵那些人的嘴,让他们不要大肆报道这件事,那些媒体现在都在观望,看是不是要报道这件事,但秦晚晚好像还不知错,根本不承认自己做错了,林夏只要她一个当面的道歉,听说秦晚晚只给了三个字:她也配?”

傅云霆冷冷一笑,真是秦晚晚向来的作风,从前还能装一装公主的样子,如今倒是连装都懒得装了。

“她住在哪里?”

“似乎是帝景酒店的员工宿舍。”

半晌,傅云霆才吩咐道:“去帝景酒店。”

韩朝眉眼一跳,还以为这件事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根本用不着傅云霆亲自出马,但傅云霆居然要亲自去看一看那小姑娘?这不是刺激秦晚晚吗?要是被秦晚晚知道了,指不准又会做出什么对林夏不利的事情来。

帝景酒店的员工宿舍条件算不上太好,一楼地面湿漉漉的,韩朝一看是这样的环境,有些迟疑地看向傅云霆,谁知傅云霆好像根本不在意,踩着潮湿的水面便走上楼梯,回头睨了韩朝一眼:“带路。”

还没到林夏的宿舍,领班陈姐正巧从林夏的房间走出来,视线昏暗,但她一眼就认出了傅云霆,先是吓了一跳,继而一股喜悦从心底油然而生。

“三少?您是来看我们林夏的吗?”

傅云霆急不可见的微微皱眉,韩朝把她挡在了跟前,问道:“林夏在哪个房间?”

陈姐慌忙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房门,激动地说:“就是这里,我们林夏自从遭遇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再也没有出过门了,哎,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想想都觉得可怜,要不是因为喜欢三少你,她一个年轻小姑娘也不会被人这么对待。”

陈姐说着说着,居然还抹起了眼泪来,表面上是在替林夏抱不平,实则是在告诉傅云霆,林夏受的的这些苦都是拜傅云霆所赐。

“三少,林夏她心思单纯,做任何事情都没什么恶意的,她唯一做错了的事情就是喜欢你,但是她也没想到喜欢你这件事会冒犯到别人,这傻丫头没什么心眼,说就算是被这么对待了,下次她还是不会放弃喜欢你的……”

傅云霆压根没看陈姐一眼,进了门,一片湿气涌来。

房间很小,还是四人间,林夏的床位于窗口,屋内常年照不到眼光,冷冰冰的一片。

林夏像是睡着了,背对着门口,即便是开门的响声也没能惊动到她。

韩朝问向陈姐:“她这是怎么了?”

陈姐道:“一直在发烧,又不肯去医院,现在像是烧糊涂了,没听见我们来。”

说着便上前摸摸林夏的背,轻声道:“林夏你醒一醒,你看看是谁来看你了?”

林夏的身体微微一动,但好像没什么力气,慢悠悠地看了眼陈姐,才转过头看向门口,只那么一瞬间,她的瞳孔猛地放大,怕是自己在做梦,颤抖地张了张嘴:“陈姐,我不是在做梦吧?”

陈姐含着眼泪水拼命地摇头:“你不是在做梦,你看,是三少来看你了,你不是一直想见三少吗?总算是把三少给盼来了。”

林夏醒了,陈姐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跟着韩朝一起退了出去。

傅云霆淡淡地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的皮肤很白,手臂上的伤痕清晰可见。

林夏的声音带着哭腔,还有些委屈:“三少,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

傅云霆淡淡地蹙了蹙眉:“为什么不去医院?”

“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不碍事。”

“发烧也是小事情吗?你也不怕自己的脑袋烧坏了?”

她有些怯生生地,小心翼翼地说道:“以前感冒发烧了也是睡一觉就好,没想到这次病情来势汹汹。”

傅云霆嗯了一声,又问:“觉得受委屈了?被那些人那么对待?”

林夏摸不透傅云霆的心思,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就那么看着他,看得近乎痴了。

良久,才摇了摇头,默默地咬牙道:“是觉得委屈了,但又不敢委屈,秦小姐那样的身份,我不敢,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