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爱你,那又如何

小说: 白璃祁沐风 作者: 慕容歆儿 更新时间:2021-01-14 00:43:06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43/143

祁沐风没有说话,深切的目光看着她。

又要临阵脱逃了是吗?

难道他和祁小屹两个人加起来,都不值得她努力一下?

还是说,从始至终,她对他就没有过半分情意?

留在他身边,只是因为喜欢祁小屹。

而这份喜欢,在老爷子的威逼下,也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真是可笑啊!

祁沐风心里对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女人气愤交加。

嘴巴却老实的很:“留下来。”

迄今为止,让祁沐风开口挽留的人。

白璃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天知道此刻,白璃心里有多欢喜。

可是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不能答应。

她不能再与祁家的人有任何牵连,若不然下一次,出事的可能就是祁沐风或祁小屹。

想要他们相安无事,远离是最好的办法。

“我已经决定了,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白璃坚定说道。

祁沐风脸色微微一沉,眉心紧蹙。

很显然,女人的拒绝让他心里很不爽。

身为京城市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从来都是他拒绝女人,还没有哪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过他!

看来白璃是要打开他的新世界。

祁沐风起身,迈开长腿朝她走过去。

“一定要离开吗?”语气中,依然带着她会回心转意的期盼。

而白璃的郑重点头,让祁沐风脸色越来越难看。

“为什么?”

“我总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早晚是要走的。”他的靠近越过了安全距离,白璃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往后退。

“我允许……”

“我不愿意。”白璃截断他的话。

她要走,不是他允不允许她留在这里。

当初她和祁小屹刚认识的时候,他不允许她来这里,她还不是想方设法也要来。

只要她想,她就会努力的克服一切困难。

但现在,她是不能。

离开,是别无选择。

祁沐风咬了一下削薄的唇。

很无奈,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那种看不惯又干不掉的感觉,憋得他很难受。

“我安排你父亲出狱,你愿意留下来吗?”祁沐风盯着她,把她每一个微妙的表情尽收眼底。

果然如他所料,白璃眸中燃起亮光,倏地抬眸看向他。

眼中求证真假的迫切,几乎要溢出眼眶。

那么的明了透彻,不做一丝隐晦。

祁沐风讽刺的扬了一下唇角。

她不是不留。

是他不值得她留。

白璃看着他,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原来,他在试探她!

他拿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来试探她。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众星捧月的他,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

爸爸对她来说,多么的重要。

白璃抿唇笑了笑,抬手撩起垂下来的头发。

“再见。”她微笑转身。

“你爱我吗?”男人的声音,低沈而沙哑。

白璃脚步一顿。

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祁沐风会问这样的问题。

可是爱不爱重要吗?

牛郎织女那么相爱,不也是天各一方。

得不到回答,祁沐风一把抓起白璃的手,把她拽到自己跟前。

修长的手指钳住她的下颚。

握着她的肩膀用力一推,将她抵在了墙上。

“回答我!”

哪怕是一句不爱。

他也要她亲口说出来。

白璃对视着他的目光,他眼中非要一个答案的坚定和决心,让她觉得很可悲。

明知道没有未来,又何必要创造现在?

非要弄得各自遍体鳞伤才肯罢休吗?

“我爱你。”白璃坦诚自己的心,眸中却泛起悲戚,“那又如何?”

是啊,爱他又如何,忘了他是有女朋友的人吗?

庄心玉迟早会醒,她迟早会退出祁沐风的世界。

与其到时候被他因为另一个女人赶走,倒不如有点自知之明。

她要的,是彼此尊重的爱情。

不是他需要时,她就留。

他不需要时,她就走。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cδм м.щ.cōм

如果说祁沐风正为她的前半句话而狂喜,那么她的后半句,就像一盆冷冷的冰水泼在他头上。

浇灭他所有的欢喜和悸动。

就连到了唇边的那一句“我爱你”也被阻拦了回去。

剩下的,是清冷的脸,失望的眼,还有那一股从内至外的阴冷之气。

好一句那又如何!

爱他这件事,就那么卑微吗?

卑微到,努力争取一下的必要都没有!

祁沐风气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

他低下头,狠狠吻在她唇上。

猛烈而狂野,就像野兽撕咬捕捉到的猎物一般。

完全不顾会不会弄痛白璃。

他疯了。

被她气疯了。

白璃感觉唇都要被他咬烂了,疼的腿脚发软。

唇齿间浓浓的血腥味提醒她,再不阻止他,她可能要失去下嘴唇。

可是男人的力气极大,她拼尽全力也没能推动他半分。

反而惹的男人更加疯狂,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白璃慌了。

拼命的想要阻拦她,却总是顾己失彼。

当男人的手,覆上她胸前圆滚的柔软时。

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灼烧着脸,也灼烧着心。

她不喜欢报复性的亲热。

这不是爱。

这是侮辱。

白璃突然的顺从让祁沐风冷静了许多,脸触碰到她眼泪的瞬间,他猛地一震。

缓缓松开她。

看着她默默地流眼泪,他懊恼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二十八年的岁月长河中,他从来没有情绪失控过。

这是第一次,为她。

白璃没有再看他。

从容的擦掉眼泪,整理好衣服,转身离开。

祁沐风从她身后一把抱住她,灼热的唇,贴在她耳畔:“别走,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