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排查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2:52 字数:1544 阅读进度:7/183

尽管接受命令的头天折腾得不善,那落还是在睡前大概读了下单郁江的信。

“。。。。。。这几日公司组织在京都参观,本来是很无聊的事,京都是日本旧都,本来说不上繁华,所到之处全是寺庙。我去看了金阁寺和清水寺。回来时没有和公司一起,自己瞎逛。结果了七轩街迷了路。那片地区基本保持着故都风茂,窄得将将两人并肩行走的小道配上长长屋檐的木制房子,看哪边都一个模样。我坐在路边打算找人问路时,突然从后面院子里走出一个顶漂亮的女人,主动和我打招呼,并给我指路。后来才知道她与我的老板很熟,看到我胸前戴着公司的标志才出来的。。。。。。。

说到她出来的院子——那是间置屋,就是训练艺妓的一种学校吧。那个女人告诉我的应该不是真名——真正的艺妓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总之,这是一次很不寻常的经历。。。。。。”

噢,原来是碰上了漂亮女人,所以给我写信,是要把这邂逅的印象加深喽。那落把信纸折好,放在床头。

郁江不是头一回提到京都这个地方的古风,在自己的脑子里渐渐形成了——这是一座类似罗马是的古城的观念。的确,把老式的东西保留下来,慢慢的聚集成历史,向后世传递着特别的记忆,是件十分值得的事情。可是,从郁江的信里,同样体会到,京都虽然保留那些老式建筑,但并不是所有老东西都有保留的价值。就像眼前处理的吉利街,不是所有平房都代表着帝都的文化,这些形成于四五十年前的杂院,同充满帝都古雅的大院相比,实在太过山寨了。

这就是产生拆迁公司的理由。

春田经理的尸体被家属领回,火化安葬时那落也去了一趟。只是为了了解下他的家属,并向他们询问有没有线索。

“四月五日,参加顾春田的后事。同家属见了面。他爱人很悲痛,没有谈话,有一个上中学的孩子。和其他亲友交流得知顾春田虽然是拆迁经理,不过并没有什么私人仇恨,没听过他和什么人有过节。我和他们说被害人死前说和人喝酒,并且情绪很高,但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他家里人说他这种工作平时下班时间不固定,甚至于常在公司住,所以对于他要见什么人,或是具体有什么事,都不清楚。

以我看,一个身体健康,工作过得去,有家庭的人,基本排除自杀。至于意外或是他杀,还有收集证据。”

那落在笔记本上潦草地写着。潜意识中,他觉得真相离得并不远,却又扑朔迷离。当他在殡仪馆看到顾春田的棺材被传送带缓缓的送入火化炉,在炉门关上瞬间时陡地燃烧起来时,脑子里闪过那晚在法医部,那个叫南云的警司冰凉的眼睛。

比自己大一二岁是的,郁江说在京都遇到了美人,而自己同样在放着一面墙壁的保存尸体的冰柜的地方,遇到了这个女人。

现在,他发现,也许是被那阴森的气氛所衬托的——南云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肯定见过她的,只是现在记不起来。

尸体化为灰烬,家属也问不出所以然来。那落只得再回吉利街派出所探消息。

“他有什么事一直不高兴的?”杨早山用完全相反的问题反问他。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那落受到了启发。总是从一个方面看问题,角度有些过窄。一个人的高兴事总是分散不容易集中的,但让人不高兴,可以保持这种不快的压力的事情,相对要少得多。

“工作的事情居多吧?像总是强拆什么的。”那落问。

“变电站的事你知道吧。现在最难拆的就是变电站这块地了。总是有些人让他难以下手。”

“有点耳闻,但春田经理说是钱的事。”

“兴许是,但人家的理由是因为变电站影响健康,有污染。这种说法很难反驳。”

“谁最先提的有污染?”

“吉利四条,那人叫李元山。他家是独门独户的。”

“他有那么大的院,拆迁不是要发财了。”

“不是,只有二间正式房,其他全是他独自建的,圈成这么个小院,小不丁点的,不大。”

“他家人口多吗?”

“现在就他一个,十年前离了婚,他家院里的房自己住一间,别的全出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