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最后的人证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3:00 字数:1003 阅读进度:21/183

平田健拉着那落一屁股又坐下了。“你们在旗手街有房?三年前不是划出去了吗?”那落赶紧问。

“不是那么回事。房子,就算是产权归国家的承租房也是单位的财产。你昨天去的居委会是划出去后让他们搬到那儿的。原来的房子还在。不过,真是好几年没人管过了,反正每年都要交房租。荒在那边,其实我们是在等拆迁,凡遇上这样的事,要回的拆迁款都要按文件上交,所以不可能把房子给丢了。”

张寅夫这么一说,表面上似乎是解释清楚了。但平田健仍然要看下交房租的收据。在张寅夫去财务科取凭证时,他冲那落说。

“我坚持要看,是觉得这里面不简单。”

“你觉得房子有问题?”

“你注意到了没有。这个单位里所有我们谈话的领导,全是近年才调过来的。人员很新。而一处被划出的房产。唯一证明还在这里的财务上。财务科长根本不懂业务,只是个天天围着领导绕的角色。”

老平的直觉,颇有道理。那落已经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从职们上看杜贤川这个人的权力几乎为零。不过,在这件事上,他有着最大的支配力。要是杜贤川从中间做手脚。这个孤立在地盘之外的房产到底归谁,这是有相当大的怀疑空间的。

大约十分钟之后,张寅夫回来了,他抱着几本装订好的会计凭证。打从他进门,那落和平田健就盯着他。

“真是怪了,我翻了几年,居委会交房租的单子里还真没有这个房子的了。”

平田健暗暗的瞄了那落一眼。两人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至少,通往真相的线索又向前延伸了。

“这个房租很便宜,一年才几百块。。。。。。”张寅夫翻开一叠凭证,里面全是房管所交房租时用的单子,这种单子的纸制很差,又薄又松,故而装订的十分牢固。

“房租多久收一次?”

“一年一收,一个月才几十块的东西,谁都不想麻烦。”

那落拿过一本凭证,数了下房租的单据,一共是十二张。对应胜利湖街道所辖的十二个居委会。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不多不少。

“承租的协议呢?”那落转而问道。

“在杜贤川的保险柜里。他是财务的老人了,十年下来,只有他经历过所有这些事,相关的资料都由他保管。”

正说着,张寅夫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听了几句,放下后就说有事,必须走了。那落和平田健也就此打住。三个人一起出门。

“过几天,我可能就不在这里了。”告别时张寅夫对那落说。“上面的调令下来了,我马上要去别的地方工作。”

“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事?”

“上个月就定了。我一走,这里的老领导就一个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