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吊唁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3:16 字数:1664 阅读进度:52/183

那落拿着报纸上上下下的找个遍,他在找与丁贵雄之死相关的报道。不过应该是事发突然,报纸上只是仓促挤出个豆腐块儿,算是抢着把消息登上了。

远处布景中正在热火朝天的拍戏,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影响。在那落的手边,是陈末琳正在读的剧本。厚厚的剧本平摊着,中间夹着一支签字笔。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旁边用更小的字写满了笔记——这是陈末琳用功的表现。此情此景,使人不无感慨,剧组人手一册的剧本,已成为丁贵雄在人间的遗产。

忽然瞅见与自己相熟的场记,他正坐在道具车上抽着烟。那落决定问问他知道不知道丁贵雄已死的事。

“谁不知道啊。”听完他的话,场记反问。

“我没看出来,剧组里没有反应。”

“他和剧组没关系了。你不知道吧,他被制片公司给炒了。就是上周的事。”

“啊?”那落吃了一惊。

“没事没事。编剧按件拿钱。其实没有炒不炒之说,交了本子,拿到稿费。制片方是不打算再与他合作了。”

“他死了,会不会有所表示。我是说,去他家探望之类。”

“谁管。老板的事。田永川这种圈里的人应该去吧。”

是的,这种事,高层出面是理所当然的。陈末琳的戏没有拍完,那落找个空儿给队里打了电话。他想问问丁贵雄的事。十分钟后队里给了信儿。

“凌晨二点,在京东高速上出的事。他喝了酒,量不到醉的程度。不过车速快,和前面的车撞上后又翻车。车里就他一个人,没有系安全带,当然要送命。”

“尸体先在法医处,家属办了手续应该就领回去了。家属没有报案,就算是交通事故了。还有,你问他家地址,这个我们查了几个,他算是有名气,家大业大的,有几处房产。你要去吗?”

“是,我想去。”

“多事你,队长本来不让告诉你。算了,你拿纸记下吧。”

那落连忙向同事道谢。丁贵雄突然死了,加上前几天又出现对陈末琳攻击性的博客,让他本能的把二件事往一块儿放。出于观察的目的,在陈末琳的戏拍完之后,他并没把丁贵雄死的消息告诉她。装得没这回事一样。

中午吃饭时,他注意到田永川一人开车过来,找陈末琳单独谈了会儿,从远处可以看出陈末琳因为惊讶挥动手臂。

“你听说了吗,丁编剧死了。”在那之后,陈末琳见到那落头一句就是这事。

“是吗?就是写咱们剧本的?那个戴眼镜的男的吧。我没和他说过话,统总见他来过一回。”那落和她装傻。

“人家可是对我们很关照呢。”陈末琳低下头,看起来挺失落。

“关照”你拍大尺度?那落心说。

“田总让我晚上去他家,慰问下家属。等办后事时就不用过去了,他一人去就成。”

“晚上去,行,我也一块儿。”那落果断的抓住机会。

“那晚上就一起去,你,我,田总,还有亚月,咱们四个。”

按刑警队提供的信息,丁贵雄名下有三处房产。而且三处都在城区,由田永川出面,自己坐陪,那落求之不得。

到达丁贵雄在北城区的家是在晚上八点。路上韩亚月开车,田永川先往丁家打了电话,口气很缓和。那落与陈末琳坐在后排,谁都没哼气,就这样安静了一路。

丁贵雄家里已经草草地布置了灵堂,因为文学圈儿的朋友比较多,所以后事大约要办三四天。这天晚上还好,家里只有丁贵雄的夫人还有几个近亲。丁贵雄的父母都在外地,还没有赶来。

田永川出面开头是表扬丁贵雄本人能力的话,然后是更长一通安慰家属的话,由韩亚月递上了慰问金。那落闪在他们背后,打量着丁贵雄的家。

在城区有这种大三居的房子,是挺了不起的。面积估计有一百四十平米。家具和陈设可以看出主人的文化修养。

家里有不少细致的工艺品,架子上都放满了。他正看着,家里人叫他过来喝茶。

“家里的文化气息真浓啊。”他喝茶时向丁贵雄的夫人说。

“哪里,您是田总公司的?我没见过您。”

那落简单介绍了一下。丁贵雄的夫人叹了口气。

“我家那位,从前总是说娱乐圈里很危险,我以为是说做事情要小心,没想到真的有要警察保护的地步。”

提到丈夫从前工作的环境,丁贵雄的夫人显得气呼呼的。

“上周回来说和原来的制片厂解了约。才二天就出事了,居然没人过来看一眼。那些过去的上司和同事一个都没来吊唁。由于是被解约的人,冷冰冰的领导们也许觉得公司已经与死者没有任何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