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 心底的杀机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3:33 字数:1523 阅读进度:82/183

时间过了中午,通过最磨蹭的一段路之后,交通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下了高速路,那落将车停下,两人下车活动活动身体,抓紧时间吃过点儿的午饭。

那落买的面包被南云不屑地扔回车里。她从自己的旅行包取出二个饭盒——虽然是跟那落出来“加班”,她还是准备了像模像样的旅游时才吃的午饭。

“我讲故事还不错,但这真是太客气了。”那落看到饭盒里一边是炒鸡蛋、切好的火腿片、拌好佐料的凉菜,另一边则是炒面。他笑嘻嘻的说着厚脸皮的话。

“呸。”南云白他一眼。“说了半天全是前言,死人的事一点不沾边。”

“刚才说到韩亚月因为生气威胁陈末琳了。在这之后,她消停了一段时间。不是因为气消了。是因为我去了。陈末琳报了警,警方介入并给予她全面的保护。电话有人监听,平时有人跟着。韩亚月心里再不爽还是不敢动。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第一次给陈末琳发威胁传真是在艺术家村。人虽然不住那儿,可业务上总是断不了关系,每个月她都要去跑几回,所以那里她一点不陌生。我去了那家发传真的小铺,可没有查到有用的。第二次,她开始在网上找麻烦。是什么事刺激了她又忿忿不平了。通过时间倒推,那是在公司发工资日子之后第二天。从前韩亚月的收入和现的对比,这中间的损失全算在陈末琳身上。于是她又怒火中烧,开始在网上如时间记录者一般捣乱。能对陈末琳每天的作息了如指掌的人,只有她这个经济人了。回想起那会儿我没有注意到她,是她刻意的低调,总是猫在暗处。我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小助理。”

“丁贵雄为什么要死。大家了解的不过就是他在剧本里加大尺度,给陈末琳安排个被强奸的剧情。所以,从道理上讲他的死和工作没关。经我们事后了解,丁贵雄与陈末琳在私下里有多次会面。编剧就是写字的,他的剧本谁都会用。脸熟,面子就大,投资人、制片、娱乐公司的老板一类的朋友就多。陈末琳暗地里让他联系下家。她还是想离开红星公司的。合同不合同,并不是主要的障碍。

圈子里人多嘴杂,慢慢的田永川听到了风声,他理所当然的派韩亚月去找丁贵雄聊聊。况且这是在公司的内部会议中当着经理们的面叫她去的。仅此而已,田永川没有,更不敢杀了丁贵雄。

整件事,在丁贵雄的身上发生了转折。可以这么讲,是韩亚月谋划了开头,只是结局不按她计划好的发展。”

“你是说,杀丁贵雄是韩亚月的主谋,不是别人唆使?”

“恩,她想把所有人都拉下水。这要从她的伤疤说起。我们认为伤疤是一年前留下的。其实不是。那个姓赵的当时就在骗我,让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其实这个伤疤是八年前的事。那会儿IDO还是不名一文,田永川的公司主要业务还是代理演出一类的杂活儿。韩亚月不是死心认准了田永川能成。她自己会唱歌,水平还不差。于是她和田永川商量,想要公司包装打造自己。田永川知道她是心气很高的人,担心在她身上花了钱,以后又管不住她。不知是不是还有感情因素,反正是不同意,表面说是她长得不够漂亮。韩亚月就去外面做美容手术。她不想动自己手里的钱,找田永川要钱,田永川给她介绍一家自己有熟人的诊所。那里比较便宜。我不能确定田永川在这里面是不是动了手脚。手术不成功,在她脸上留下伤疤。从此她就留长了头发,怕被人看到侧脸。

另一个原因是,韩亚月怀疑田永川与陈末琳有染。从IDO解体开始,韩亚月心里就暗暗的和陈末琳和田永川别着劲儿。捕风捉影的事到她眼里很敏感。这是我调查公司的职员听说的。在出事前三天,韩亚月晚上给公司几乎所有的经理都打过电话,问田永川在哪儿,陈末琳在哪儿。那二个人当天的安排是晚上参加一个商业活动。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出现在活动现场。韩亚月并没有陪同,只是她突然有事找陈末琳找不到,同时发现田永川联系不上。就歇斯底里大爆发。第二天她没来公司,而且田永川早上到公司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