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逆流而上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3:45 字数:1055 阅读进度:102/183

王一达走后,贺雅枫继续吸着烟,慢条斯理的把他方才的话在心里重温了一遍。

如果说王一达死沿着假支票的最终去向追查是顺流而下的话,贺雅枫处理这件诈骗案则是逆流而上。这个思路来自于正经会计出身的刑警处长那落。按那落自己的说法是因为同僚看他有会计证,所以局里接报的经济类案子,像证券、票据、房地产等等,全有意无意的转给他。那落从警五六年,由他主导侦破的财经类案件超过了二十桩。贺雅枫没事时查阅过他写的不少案卷,三年前的一件事给她很大启发。

“就我个人的经验,凡是以公司企业为主体,采用公对公的诈骗方式,大体是里应外合,没准就是监守自盗……。”

这句话出自那落立功受奖的一起证券公司职员敲诈案的总结段落。那落半是自夸,半是认真的表达出如此的结论。再联想到林德一自杀后他和贺雅枫对话中提到的:如果林德一不死,不足以证明清白。那落的眼光超越了林德一自杀本身,看到了另一层——公司对公司的诈骗,是否存在“里应外合”呢?

林德一死了,不代表没有“内鬼”。公司正常业务中开出支票给收款人,这张支票的号码、用途、金额、密码等要素缺一不可,少一项、错一项都会被银行拒付。怎么会有人造出一张完全相同的支票?从日期到数字无一差错。就像是遇上了假币,没有专业的设备,谁的眼能那么尖。

按一般人的思维方式,从支票的去向开始调查似乎是合情合理。但既然是“骗”,在得手后消失,隐匿起来躲风声的可能性极大,弄不好对方是老手,故意卖个破绽把你引向歧途。而“内鬼”则未必会逃。一方面是因为这间公司实力雄厚,七十万不算大钱。丢了就丢了,就算全归“内鬼”都不觉得多。另一方面,对公司的承受能力有大致正确的判断,知道董事们打落几颗牙往肚子里咽不敢声张。不是“自己”人,能看得那么准吗?

没有人报案,刑警队不可能立案调查。贺雅枫不敢声张,默默的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东原机电公司的董事资料。王一达在这个时间暴露自己,对贺雅枫来讲正中下怀。况且王一达的行动成果显著,一个外行人通过努力把一个复杂的诈骗案推进到如此的地步,不但查清了是赃款去向,连幕后的大佬是谁,住在哪里都牵出来,实在值得表扬。

下一步要怎么办?跳出来和王一达起追下去?她熄灭了手中的纸烟。

晚上六点刚过,最后的夕阳沉入远处山影之中,整座城市为灯火通明,完全化为光亮的海洋。IDC大厦的四季书屋一扫宁静的氛围,气氛热烈起来。

王一达捡靠窗子的座位品着绿茶——这里的会员可以享受的免费饮料。手里端着本《经理世界》杂志,同时透过书脊用窥视的目光观察着动静。他要见的人,还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