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四季书屋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3:46 字数:1157 阅读进度:103/183

四季书吧里的光线调节的十分柔和。没有像普通图书馆的大吊灯或是写字楼里镶在天花板里生硬死板的日光灯。只是沿墙壁四边嵌有一排筒灯。灯泡选择了柔色节能灯,淡淡的米黄色配上浅粉色壁纸与沙发的亚麻布套,营造出舒适与恬静的氛围。

背景音乐选用了轻音乐,一支吉他曲缓缓从音响中流出。王一达仍然充满小心的坐在不显眼的地方。他的对面是类似酒吧的吧台,架子上满是洋酒瓶子,只是没有高度酒,一个酒保正站在那儿,向一个人的杯里倒法国红酒。

方才一直没有留意,坐在门口的一直和女招待说话的人,此时正将眼光移到王一达身上,观察了一会儿,他拿着自己的杯子,踱过来。

“听我的人说,您是今天才注册的会员?”

王一达一时不知所措,好容易平静下来挤出笑脸。

“哦,是的。”他只能先回答第一个问题。这个和他搭话的男人三十来岁,穿着黑色的毛衣。样子像是某个私人公司的中层干部。

“我是这家书屋的经理。”说着,他递过名片。

“赵治宇”——上面的名子让王一达出汗了。赵治宇,就是智导培训中心的老板,自己被骗的七十万就是进了他们的账户。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经理呢?他是范英明的手下,是负责给他筹款吗?还有,那天是他开的那台ILX?

他不禁再次打量赵治宇。林德一死时给公司和自己都留下了遗书。在遗书里交待了那天来换假支票人的相貌。看纪不大、瘦长脸、有点小胡子。。。。没有记下别的特征,单说三十来岁,瘦长脸。不足为凭。不过,一般人对别人的长相只能留下模糊的印象。 既然印象淡薄,那么三十来岁也罢,瘦长脸也罢,都是含糊不清、不确切的说法。年龄的印象,因人而异。目击者的证词,往往有很大出入。即使说长脸也是模棱两可,实际上未必是长脸。

王一达来四季书屋的本意是要会会范英明,那个智导中心的赵治宇他始终没有放在心上。今天面对对方主动的“发难”,他忽然像是嗅到了某种味道,肯定的认为——他就是那个把假支票带到公司,骗取巨款的人。

林德一死了,东原公司自己承受了损失,警方没有介入。一切风平浪静,所有以赵治宇本人仍旧可以出头露面,四季书屋是个披着书吧外衣的社交场所,现在他堂而皇之的当经理,过得滋润的不得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你是在这楼里工作吗?”见王一达不多说话,赵治宇有些奇怪了。他端着酒杯,坐到另一张沙发上。

“我现在还不在这里。不过我希望能到这儿来。所以。。。。。”来之前,王一达绞尽脑汁为此行做些“预案”。他在登记会员时没有用真名,并且提前做了套假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他将自己的身份定义为一个在原来的公司发展不顺利,希望在这种高端场所找机会的人。

“哟,你肯定是资深人士啦。”名片上印的名子是“王大通”一个俗名,职业是会计师。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人。王一达朝门口处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是赵尚绮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