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决战(下)

小说: 半路刑警 作者: 时一江 更新时间:2015-05-27 10:04:34 字数:2237 阅读进度:183/183

院子里一通人嚷马嘶,办公楼的门“咣当”一声被踢开了。想必是警察也问了门卫,知道大鱼就在此处。带队的是贺雅枫,她一身便装,手里握着枪,十足是便衣警察的派头。

在她身后一群穿黑制服,大盖帽的警察陆续冲进来。

见此情景范英明突然发出一阵野***的狞笑,身体猛地撞开王一达和马关野的包围向领头的贺雅枫扑过去,边跑边晃着手中的木棒。

他离贺雅枫有十来米,就在他咆哮着杀到近前时,贺雅枫猫腰抬起贴墙放置的供病人候诊的塑料长椅飞快地横在两人中间,然后向左边撤了一步。

惯性使范英明来不及刹车,整个人狠狠的撞在椅子上,身体向前飞出去,然后脸贴着地滑出好几米远。木棒也撒手了。警察们七手八脚把他按住,反铐了两手。

“要不是队长要活的,我真想赏你个枪子。”贺雅枫踹了一脚满脸是血的范英明。甩出一大通南方话,王一达和马关野能懂的就开头一点儿。

帝都的夜晚也是灯光如昼。

马关野来东原公司找王一达,两人从十二楼下到大厦二楼的餐厅。挑张靠窗的桌子坐下。窗外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我来这吃饭也不多,总之是蛮贵的哩。”王一达看着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说。

马关野神采奕奕冲他摆摆手。“怕什么,我买单,尽管放心。”

“恭喜你啦。”酒菜上桌,王一达举杯。

“不敢当,多亏了你,还有,咱们运气真好。”马关野乐得眯起眼来。

“说是得了社里的报道大奖了。这下可以升个副主编之类的吧?”

“那是坚决没戏的。编辑是编辑,记者是记者,吃的不是一个锅里的饭。”

“那也是资深记者了。”

“早就是资深了。就多发点奖金,请你吃吃饭,基本上没多少了就。不过终于我写的长篇报道能上头条,真和作梦一个样。”

两人互相碰杯。

“现在回想,真是一场拉锯战,好几次我都不想干了。”

“这案子真是够长的。开头还是年底,现在都二月份了。”

“不过咱们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还是不如警察全面。没办法,人家可以抓人,直接一审,比咱们的推测强得多。”

“听警察和咱们说案子时,我也万万没料到。”马关野自己又喝了一杯。

“如果从支票诈骗开始算,范英明和李奉常,其实都是局外人。赵治宇,也就是柴安男。他为了给范英明筹款,才挺而走险用假支票骗了东原公司的钱。他以前在东原干过,又知道老板和李奉常的关系,原本这是个可以内部处理的事。”

“但是没想到张辉辅跳了出来。他大概是认为到了可以揭露范英明和李奉常的好时机了。对于范英明他比咱们了解的多得多。所以他在发现这钱进了智导培训中心的账户时,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事和范英明联系起来。于是他有意无意的向李奉常暗示——他们的把柄被自己抓住了。”

“于是李奉常大怒,让范英明快点摆平这事。你曾经看到张辉辅和柴安男在一起。其实就是柴安男想让张辉辅息事宁人。不过看来张辉辅没有给出让人满意的回复。”

“这事现在咱们就说不好了,张辉辅死了,只有范英明一面之词了。但他把绑架张辉辅的事一股脑推给柴安男。现在看来,好像他和李奉常是完全被拉下水的。”

“可不是,现在他的罪名可以从杀两个人变成杀一个人了?”

“不可能的。把张辉辅带上山的人又止柴安男一个。其他人也会做证。”

“不过,我还是认为,柴安男的确有离开范英明的举动。”

听王一达这么讲,马关野认真起来了。

“何以见得?”

“要是说前面所有的事都不算,那么他利用存在自己手里的老乡的身份证汇款,这明显是背着范英明的。他是在逃跑不成的情况下才被范英明抓住,又是由于他前面的一系列擅自行动造成的重大后果,彻底让范英明下了除掉他的决心。如果没有假支票的事,现在范英明和李奉常不是很滋润吗?”

“等等。”马关野打断他。“柴安男的妹妹,你不会是到最后才注意到的吧?你一直在瞒着我?”

“我也不好确认她是不是一伙的。”

“那她去找箱子,这事怎么解释呢?”

“因为范英明骗她,说哥哥没有死。他们只需要用一具尸体冒充是柴安男。而在风声过去之后,他们兄妹可以再改个名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去。”

“现在有DNA了,警察怎么可能会上当?”

“外人是不知道DNA具体是怎么回事的。范英明不是说就算DNA测出来不是也没关系。反正浪费了警察的时间。没有线索,没有证人,也许案子就黄了。”

“是呀。这都是范英明骗人的借口。他假装向火车站发一个箱子,写的是发电机,然后再往凤山上送。这中间每一步都由自己的亲信经手。而他对赵尚绮说的却是假尸体被他们送上山,你哥哥正在被我们保护起来了。”

“那按你说,赵尚绮去找箱子是产生怀疑了吗?”

“是。她联系不上哥哥,产生了怀疑。怀疑尸体是不是就是柴安男。但她只能找到那只箱子,于是她找机会溜出来,最终看到箱子时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但此时范英明也发现了她的行踪。”

“真是好悬,要是再晚一天半天,她恐怕要和哥哥一样了。”

马关野忽然眨眨眼,问道。

“关于赵尚绮的事,你为什么觉得她是好人?”

“只是凭直觉。也不能说她一点干系都没沾。但她至少不是主动去做坏事的。哥哥被杀,她自然要向警察揭发。如果她同范英明一样是大奸大恶,范英明也不至于这么防着她了。”

“这案子多久才开庭?”

“你还要后续报道吗?”

“不一定,如果再出个什么戏剧性的结果,我倒是会专门写个文章。不过看来现在范英明他们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对了,赵尚绮会不会有事,要不我给你找人打听一下?”原来马关野早已看透了王一达的心思,突然发难。

“哦。”王一达脸上一热。

“不必了,开庭时我一定会去现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