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要杀她

小说: 步步为营之锦绣山河 作者: 锦澜语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8:08 字数:3362 阅读进度:209/262

<>app2();

“三日!除了赛华佗就没有别的人能救她了吗?”玉玄寒恼怒地说。

“只要她一直这样失血,就算是赛华佗也坐以待毙。”君玉道出更为残酷的事实。她与赛华佗的医术同出一门,即使没有他那么了得但也能看得出沈安然之所以命悬一线究其原因是失血严重。没有人能在一直失血的情况下活命,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做到。

众人又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君玉的话毫不夸张,而他们现在的确是束手无策,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他们像走进了迷宫一样,不管走哪一条路最终都是以碰壁结束。可是,没有人甘心就此罢休,即便是徒劳的他们也希望放手一搏。因此,给沈安然熬的药一直不停,所有能用上的奇药都情倾巢而出毫不吝啬,只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让她的情况忽然好起来。

奇迹并没有发生,沈安然的情况每况下愈,真应了病败如山倒这句话了。清河王宫愁云笼罩没有半点新年即将到来的喜悦和希冀,梅花开败冰雪仍在,沉闷的气氛使得像左小萱那样任性野蛮的千金小姐也不敢率性而为。重华殿大门紧闭杜绝闲杂人等进入,夜里灯火通明直至天亮,彷佛这样就可以把时光留住一般。

这是君玉断定沈安然只可活命三日的第二个夜晚,夜深人静之际其他人已经回到各自的住处歇息,唯独玉轻寒去而复返坐在窗边默默地注视着沈安然。君玉的断言成真的话,他们相处的时间就只剩下一天了,他还有很多话和很多秘密没有告诉她,这个时候他很想说与她听,让她了解一个真实的他。他情不自禁握住了她冰凉的葇荑,贴在脸颊上轻轻地婆娑着。哽咽在喉的感觉令他说不出话来,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和她在一起的情景。

沈安然是个聪慧的女子,但又十分固执,这种固执使她有时候变笨,然而她的笨又是让人怜惜的。从纯真活泼的小女孩成长为持重美丽的女子,皇宫的黑暗并未在她纯洁的心灵上蒙上灰,这都多得伯约他们的爱护。记得她在桃花烂漫的时节关心一个陌生人的身体,也记得她焦急地呼唤晕倒的病人,更记得她初次洗手作羹汤时如何的认真,对宁皇后事件的执着……一切都恍如昨日,历历在目。玉轻寒眼内酸涩不由得俯身与她脸颊相贴,却在靠近的时候闻到一股腥臭,他不由得俊眉紧皱,这股腥臭从何而来?他用力呼吸一下,那股腥臭更加明显了。沈安然的伤口每日都会清洗,即使坏肉腐烂气味也不会那么的弄烈。他掀开了被子没有沈安然身上有任何的异样,反而是她盖着的被子底下被什么染红了,那股腥臭是从被子散发出来的!更为诡异的是被子里好像有什么在蠕动,玉轻寒大吃一惊连忙把被子掀翻扔到一边,大声呼叫守在外面的君然。

“国主!”君然听到玉轻寒异乎寻常的呼叫立刻冲了进来,看到他满脸谨慎地盯着地上的被子。他不由得看向床上见沈安然依旧躺在那里才稍稍舒了口气。

“里面有东西!”玉轻寒指着被子道。

君然闻言抽出腰间佩剑手起剑落把被子割开几道口子,呈现在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把二人惊了一惊。只见被子里面十几条吃得肥大的虫子在蠕动,还有十几只已经死掉了散发着恶臭。这些虫子就是沈安然为什么会无端嗜血的原因!

此时,偏殿的人也听到了动静跑了过来,看到被子里的虫子既觉得恶心又感到恐怖。君玉借着君然的剑挑起一条虫子看了看,道:“水蛭?这种虫子专门附在人的伤口上吸食人血,难怪安然一直失血!到底是谁那么恶毒把水蛭藏在被子里吸安然的血?”

玉轻寒紧盯着被子看了半晌,说:“被子不是原来的被子,是谁把被子换了?”

众人面面相觑,要换掉玉轻寒床上的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般不是贴身服侍的人都不可能做得到。

“齐豫,姚冰莹呢?”他冷冷地问。

齐豫连忙道:“姚良使今日不当值,如今可能在房里歇着。”

“把她给本王叫来!”

齐豫领命出去。

“君玉,替沈安然清理伤口,仔细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妥。”玉轻寒吩咐完便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重华殿的大殿灯火摇曳,姚冰莹无数次骄傲地走进这里但今晚她连头都不敢抬。在来的路上,齐豫已经把玉轻寒等人发现被子里的水蛭一事告诉了她。现在玉轻寒未必已经坐实就是她把水蛭放到被子里,但这一床被子是她换掉的毋庸置疑,齐豫更是证人。她以为再多等一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沈安然杀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败在了天意。她暗暗咬了咬牙,就算她做错了事玉轻寒也不会轻易杀她的,最多也就小惩大诫罢了,更何况她没做错?这样一想她便有了底气。

“国主,不知叫奴婢有何事?”姚冰莹镇定地看向玉轻寒,他平静的脸容让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即使证实是她想要害死沈安然,玉轻寒也不会把她怎样。玉轻寒心里还是清楚谁才是对他忠心耿耿一片真情的,他对沈安然的好不过是想要利用她而已。

“冰莹,本王待你如何?”

姚冰莹一愣,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她笑着说:“国主待奴婢如亲人一般,也多亏了国主冰莹才能活到现在。”

“本王送你到皇宫里,你可有怨怪?”

“奴婢的命是国主的,只要国主需要就算是死也不回眨一下眼,更何况只是到皇宫里潜伏?”姚冰莹是真的无怨无悔,在她的心里玉轻寒就是让他仰望的神。但是,凡人如她仰望久了也渴望接近神。多年来她只能默默地在心里靠近他,被太后发现了底细送了回来她不知有多高兴,这一次她再也不用只在心里想了还可以近距离接触。以前她总羡慕姐姐能够服侍玉轻寒,如今她可以骄傲地笑看她的姐姐,姐姐哪有她幸运?

“你不怪本王吗?冰莹,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和冰宛的时候,你们姐妹跪在路边卖身葬父,是本王给你们银子葬了你们的父亲。你们为了报答恩情跟了本王,说是为奴为婢都要报答本王。本王把你们训练成为细作,而你们也没有让本王失望。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你让本王如此心寒?”

姚冰莹闻言心底越发冰凉,抬头看到玉轻寒一脸的冰冷,目光里透着说不出的萧杀。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玉轻寒,即使是生气时候的他也会含着微笑的清河王现在就像是地狱里的修罗一样浑身都是冰冷的杀气。她错了?她估计失误了吗?不,不会的,玉轻寒不会怪罪她的!

“国……主,奴婢不知哪里让你心寒。”

“何必装糊涂?你心里最清楚了。”

“奴婢……奴婢……”

“为什么要那样做?”

姚冰莹咬咬牙,执拗地看着玉轻寒说:“国主,奴婢只不过是为你铲除内奸,难道也有错吗?”

“铲除内奸没有错,可你错在想要杀死沈安然!”

“沈安然是谁国主不是不清楚,为什么你还愿意接近她,甚至对她破例?奴婢不服!”她愤愤不平,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观玉轻寒一再纵容沈安然才是大错特错。

“这是本王的事!”玉轻寒神情更加冰冷。

姚冰莹嘲讽地笑了起来,道:“国主动情了?”

玉轻寒脸色一变沉默不语。

“呵,国主果然动情了!真是可笑,国主竟然对一名奸细动情了!可是,沈安然呢?她不过是利用国主,难道国主也看不出来吗?”

玉轻寒俊眉一蹙,盯着姚冰莹充满了嫉妒的脸,说:“就为了这个你要杀她?”

“是,凭什么她能得到国主的青睐?奴婢对国主的真心可昭日月!”

姚家姐妹对他的心思玉轻寒早就知道,可他最多也就把她们当做妹妹看待,因此他把她们安排在远离他的地方,没想到姚冰莹被遣返让她的心思再次萌芽。嫉妒让一个女人面目全非,姚冰莹此刻的模样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了。他眯起狭长的眼眸冷漠地看着她,心里已经没有半点的怜惜。姚冰莹的毒计太可怕,他差一点就失去了一个贴近心房的人,而她没有半点悔意。

“本王告诉过你不可以动她半根寒毛,看来你没有记在心里,本王留你何用?”

姚冰莹心猛地一沉,他要杀她?

“国主,这么多年来奴婢对你忠心耿耿,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沈安然吗?”

“这世上没有谁比沈安然更重要!”

“国主!”姚冰莹心如死灰,万万没想到沈安然在玉轻寒心中的分量会如此之重,她以为只不过是在乎,谁知是重视?“沈安然会害了你的!”

<>app2();

(https://www.x/read/161658/8126281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