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凰姿

小说: 步步为营之锦绣山河 作者: 锦澜语 更新时间:2020-03-26 10:28:22 字数:3515 阅读进度:210/300

<>app2();

“念在你只是一念之差本王不杀你,但也不会留你在身边。明早本王不希望看到你在清河府出现!”

“不要!国主,求你不要赶奴婢走!”姚冰莹哀求道。

玉轻寒不言不语,冷冷地坐在王座之上看着她。不杀她是念在这些年她的忠心,但再留她在身边却怎么也做不到。他不需要一个自作主张随时要对付他所看重的人的奴才在身边。姚冰莹比姚冰宛伶俐,但不如她知道自己的位置,做了不该做的事,一再的姑息只是因为她还没触碰到他的底线。

“国主……“姚冰莹的声音渐弱,心里已经知道玉轻寒不会再给她机会了。她泪流满面踉跄地转身离开,内心对沈安然的恨更加浓烈。如果没有沈安然,玉轻寒是不会这样对她的,她的心意他不可能不了解,只因为沈安然的存在夺去了他的关注使得她的一腔热情化为乌有。第一眼看到沈安然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以为她只是细作并无威胁,不成想她非但取得了玉轻寒的信任更把他的心都攥在了手里。这么多年默默的爱恋让她觉得好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玉轻寒讨厌她,要赶她走了!

玉玄寒来到的时候恰恰看到姚冰莹哭着离开,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默不作声的玉轻寒道:“皇兄,就这样放过她?”

“对她来说,从此不能留在清河府就是最残酷的惩罚。”

“我觉得不够!”玉玄寒冰冷的眸子迸射出寒光。对于伤害沈安然的人就算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玉轻寒的处理方式让他感到不满。姚冰莹这样恶毒的女人怎么可以活在世上?不杀她难消心头之恨!

“阿玄,杀人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不杀,留下祸患!”

玉轻寒一怔,玉玄寒的杀心太重,但他的顾虑不无道理。可他相信姚冰莹再无机会伤害沈安然了,他不允许出现在清河府的人绝不会出现,除非那人想自寻死路。姚冰莹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她也知道他的处事方式,不会笨到留在清河府伺机报复沈安然而让自己陷于绝境之中。

“皇兄,你太仁慈了,不该留她活着离开。”

“也许活着比死还难过。”玉轻寒轻叹一声说。

玉玄寒俊眉一蹙,转身离开。既然他执意留姚冰莹一条小命,那他也不会直接驳了他的面子,他有他的办法让姚冰莹比死更难受!

转眼,新年已经降临。

清河府的除夕与其他地方有些不同,玉轻寒不喜在这样的日子里召集众臣子到宫里玩乐。他认为君臣同乐大多是君主觉得太无聊想要别人陪才做的举动,他更愿意把一众臣子放回家中好好与家里人团聚共享天伦。当然,为了犒赏臣子们一年来的辛劳他会在除夕当晚命人将准备好的赏赐送到各个大臣家中。君然会提前回济世山庄,君老爷子的意思是让君然把他带回济世山庄过年。可他不愿意,总是以各种理由留下来一个人在诺大的清河王宫里独自过这本该与家人团圆的节日。今年与以往略有不同,因为玉玄寒来了,而君然也没有回济世山庄,反倒让他有些不习惯了。

另一方面,沈安然失血的原因已经找到,她的病情伤势也稳住了,但因为失血过多她仍然陷于昏迷的状态。欣和曾提议要把她送回知音院,但君玉说沈安然伤势过重不宜挪动。就这样,沈安然依旧在重华殿养伤,外面的流言蜚语早就没有了新意,众人也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清河府只有美人没有王后王妃,沈安然说不定就是未来的王后,即使不是王后也会是王妃吧!

这一夜,玉轻寒在重华殿的偏殿摆了家宴,入席的除了玉玄寒外还有君然、君玉,就连庄紫英也在邀请之列。他们为了应节都换上了簇新的衣袍,君玉仍旧是男子装扮,庄紫英瞧着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女子能把男子的装扮演绎得那么的迷人。君然不喜被人觊觎君玉的容貌,很是狠厉地瞪了一眼庄紫英,惊得他一口把嘴里的鸡肉连着骨头吞了下去,惹得其他人笑了起来。

“君将军,你吓死我了!”庄紫英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埋怨道。

“显然还没死!”君然冷冷道。

君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睨着庄紫英说:“让你傻乎乎地看着我!”

“我只是欣赏,没有其他意思啊!我看神仙妹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国主可没有这样瞪我,君将军太小器了!”

“不要把我扯进去。”玉轻寒连忙撇清关系。

“神仙妹妹是谁?”玉玄寒有些好奇地问。

“神仙妹妹就是沈女乐啊!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真以为是神仙下凡呢!”

玉玄寒听闻神仙妹妹是沈安然不禁微微勾起唇角,沈安然在他心里也是仙女一般的人物,这个庄紫英与他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啊!

“神仙下凡被你这个凡夫俗子遇见了?真是个呆瓜!”君玉嬉笑道。

庄紫英并未觉得君玉在取笑他,反而颇为认真地说道:“神仙妹妹真的是天女呢!拥有她就拥有整个天下!”

此话一出,席上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庄紫英的话无疑是一个震耳发匮的响雷,拥有沈安然就拥有天下,这无疑就是一个预言一样。如果这些话传了出去只怕会引起其他野心勃勃的权贵争夺沈安然,天下会因为她瞬间颠覆!他们的心在颤抖,生怕隔墙有耳把庄紫英的话传出去。寂静在偏殿里弥漫。反观其他人的震撼,庄紫英显得浑然不觉一样。

“庄祭司,这话在这里说说就算了,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玉玄寒眼眸闪烁着精光。

“明白!”

君然脸色阴沉,看着庄紫英道:“庄紫英,你没有安然的生八字,不可能推算出她的命盘!”

“她有凰姿!”庄紫英说着看了一眼正把玩着酒杯的玉轻寒。

凰姿乃母仪天下之姿,庄紫英的解释虽然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也解释了他为什么说拥有沈安然便拥有了天下,试问能娶一个母仪天下的女子的男人会是谁?也只有君临天下的皇帝了!

“庄紫英,你相人之术退步了,沈安然绝对没有所谓的凰姿。她顶多算是一只山鸡而已。”玉轻寒瞄了他一眼轻笑道。

“也许吧!错把山鸡当凤凰也说不定。”庄紫英并不否定他的说法,混沌的眼睛里浓雾散去只余精光。

这一顿饭因庄紫英预言一般的话使得个人的心情各异,每一个人都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咀嚼着关于沈安然可能会凤临天下的话。玉轻寒对于庄紫英的话不愿相信,但心头还是被他的话留下了痕迹。别人也许不知道庄紫英是谁,但他却知道。庄紫英是天下第一神算的嫡传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时候他根本不需要生辰八字就可以把别人的命盘排出来。庄紫英排过他的命盘,当时他只听了第一句就将演算命盘的牌子推散,要他再也不要重复那些话。今日庄紫英又说沈安然有凰姿,幸好在场的都是亲人,否则他说不定会做出杀人灭口之事。

他咳嗽着走进房里,看见欣和正在为沈安然擦脸,见他进来便停下行礼。他轻抬一下手让她起来,目光投向床上的人,淡淡道:“还是没醒?”

“是的。”

“药都准备好了?”

“在炉子上热着。奴婢想着帮姑娘擦把脸再喂她服下。”欣和恭敬地回答着,眼角余光悄悄地看着玉轻寒。可是玉轻寒淡然的模样让人看不出此刻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些日子她看到玉轻寒似乎很关心沈安然,但有时候又显得十分的疏离,还不如南越王来得直接真让人摸不清他的态度。

“退下吧!”

欣和犹豫了一下便默默退了出去。

玉轻寒拧了一条巾帕仔细拭擦她的脸庞,柔声说着话:“小笨蛋,已经新年了,你不打算起来和我一起看清河府的焰火吗?你可从未看过清河府除夕的焰火呢!”

沈安然依旧紧闭着双目没有半点反应,但玉轻寒看到她的脸色比之前日已经好了许多不由得微笑起来,又说:“快点醒吧!君然他们都十分担心你,你也不想他们整日闷闷不乐吧?”

炉子上的药罐子冒着白烟,浓郁的药味充斥了整个房间。玉轻寒想起药已经熬了很久,起身把炉子上的药倒到碗里端了过去。他小心翼翼地扶起沈安然,让她靠在他的怀里。这时,一直沉睡的沈安然似乎有了感应,眼皮底下的眼珠子动了起来。玉轻寒见此心内惊喜,不由得唤道:“阿然,快醒过来!阿然,快醒过来吧!”

沈安然在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叫她,是谁在叫她?声音如此的熟悉,阿然,阿然,哦,是清河。只有清河才会这样叫她。可是,这个怀抱不属于清河,清河的怀抱没有草药的味道。她慢慢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模糊的影子渐渐清晰,先是看到了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接着便是那俊美无俦的脸庞。哦,那么俊美那么白皙的脸庞不是玉轻寒又是谁?她情不自禁轻弯樱唇,这一定是梦了,黑暗的沼泽里怎么会有玉轻寒在?而且,他还和清河一样喊她‘阿然’,玉轻寒只会喊她‘小笨蛋’,他觉得她笨呢!

<>app2();

(https://www.x/read/161658/8121157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