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十月芥菜

小说: 步步为营之锦绣山河 作者: 锦澜语 更新时间:2020-03-28 08:07:54 字数:3384 阅读进度:212/304

<>app2();

“当然,青雉不是头脑简单的女子,固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玉轻寒轻笑摇头,沈安然果然不高兴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经过了十几年的沉淀会变得根深蒂固,要转变她的思想必须让她亲身经历过背叛才有效。他虽然没有真正接触过倪青雉,但耳闻目见都让他对这个人提不起半点好感。同样是罪臣之后,一样是歌乐坊出来的人,但倪青雉的野心非一般人可比,她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青雉若然真的跟了南越王未尝不是好事。往日她渴望着恢复相府时的光彩,如今成了南越王的女人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她叹道。自从喝下毒酒后她就再没有倪青雉的消息,金禧只告诉她青雉保住了性命,没想到太后会把她当作家人子送到了南越。瑜妃嫉妒青雉的容貌,就算不送到南越也会被送到其他地方,说不定还会小命不保,送去南越是最好的安排了!

“如果只是想要风光,她也许就是得偿所愿。”他松开了她的手腕,道“这一次蛊毒发作的时候你还在昏迷吧?”

“算算日子应该是。”

“三月我带你去济世山庄。”

她笑了笑,想起自己已经在重华殿多日便道:“殿下,我想回知音院。”

“君玉说,你暂时不能动。”

“可我不能总是鸠占鹊巢,外面的闲话可不少。”

“平日就很多,何必在乎这一阵子?除非,你十月芥菜。”他魅惑地笑看着她。

“什么?”

“起心!”

沈安然脸庞瞬间通红,嗔道:“胡说!”

“那你就不要想太多,好好养伤吧!”

“我睡在这里,你睡哪?再说,这也不合适啊!”

“这是我的地盘,还怕没有地方睡?”他搁下话便举步离开。

沈安然无奈,也只能由着他了。其实,其他人怎么闲话她都无所谓,她在意的是玉轻寒的想法。可是,照现在的情形看倒是她想太多了。依玉轻寒的性子他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他只做自己人认为是对的事,她住在重华殿养伤是他觉得无所谓的事,她也不必太过矫情胡思乱想。

虽说新年已经到了,到处都洋溢着新春的气息,但是春神还没降临前大地还是一片银装。王宫里头为了应节也布置一新,四处挂着各式的灯笼摆了应节的花卉,让仍然覆盖着薄雪的宫殿充满了喜庆。玉轻寒离开了重华殿便登上了城墙眺望远处的景致,清河府一年四季都是那么的迷人,温柔的水乡滋养了这里的百姓,连带着他们的性情都是那么的与世无争。他喜欢清河府,所以他常对君然说死后必要葬在清河府最高的山上,他死后都要守着这一片乐土。看着街上穿着新衣互相问候的行人他轻扬的嘴角渐渐败了下来,这片乐土还能维持它的安乐祥和多久?他不禁叹息,满目的繁华若经历战争瞬间就会颓败。

“皇兄,风大。”玉玄寒在城墙下面看到他临风而立良久都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便上去提醒道。现在的风对于一般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玉轻寒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不知道玉轻寒站久了会不会倒下。

玉轻寒回头看一下他又转过头去看着远处,幽幽地说:“阿玄,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皇兄你说。”

“他日你得了江山要替我好好保住清河府一方的安宁,不要让任何人惊醒这里的美梦。”

“那时候清河府仍旧是皇兄的,我相信清河府在皇兄的治理之下只会比现在更好。”玉玄寒笑道。清河府富庶之地多少人做梦都想要,但是先皇昔年当着天下人的面把清河府赐给了玉轻寒,并赐予‘清河’的封号昭告众人谁都不要打清河府的主意。先皇怜惜体弱的儿子,他也不会违逆先皇的意思一朝得志后剥夺玉轻寒拥有清河府的权利,更何况他对玉轻寒的心天地可鉴。兔死狗烹的事情对别人可以,对玉轻寒他做不到。

“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皇兄?”

玉轻寒侧头看到玉玄寒眉头紧皱不禁笑了起来,轻咳两声说:“人,总会有那么一天,也许对我来说是种解脱。”

玉玄寒沉默不语。小的时候他希望皇兄能陪着他长大,长大了他又希望皇兄能够看到他君临天下的时候。可是,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了,他都十分清楚玉轻寒能否陪着他到最后要看老天爷的意思。这一次来到清河府他已经感觉到玉轻寒的身体比之前又虚弱了不少,听君玉说他从原来半月施一次针变为十日施一次,再恶化下去就回天乏术了。他不想失去玉轻寒,君家呵斥他为一己之私让玉轻寒劳心劳力使得他每况下愈,可君家不明白玉轻寒的心,那是一颗心怀苍生的悲悯之心。如有神丹妙药可以让玉轻寒从此不受病痛的折磨,他愿意用尽一切办法为他筹谋。

“还没问你,为何把倪青雉带来?”

“她想见安然,想知道她在清河府好不好。”

玉轻寒闻言轻扬一下眉头,说:“果然是姐妹情深啊!”

“我听到建安的消息说安然死了,可她为什么在皇兄这里?”玉玄寒不动声色地问。倪青雉曾说过沈安然在清河府并非偶然,而是有人在太后面前强行把她要走了。虽然他不相信那人是玉轻寒,但他仍想知道他已经求赐的女人为什么没去南越郡反而来了清河府。

“离开建安的时候太后问我要什么,我就说想要歌姬女乐,沈安然就作为首席女乐来到了这里。”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建安会传出沈安然以死的消息不足为奇,因为在建安的皇宫里一等女乐已经是一个死人,没有人去计较死不见尸的她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活着。

“皇兄一定特别指出要她吧?”

“没有,我只是说要一些技艺出色的。沈安然琴技不错,太后把她送到清河府也是情理之中。”

玉玄寒脸色微变,倪青雉的话犹然在耳。难道他尊敬的兄长真的横刀夺爱?他求赐沈安然一事想必在建安的时候就有风声,玉轻寒不可能不知道的,这不得不让他有所怀疑。但见玉轻寒神色如常,他不禁自责竟把他想得不堪,就算他故意求赐沈安然也一定是为了他着想的吧?一定是这样,玉轻寒从小就不会与他争夺任何东西,女人也不会!

新年还没过去,清河府妖怪作祟一事就在庄紫英半夜猎杀一只大大的狼狗结束了。清河府好像又恢复了平静,就连新年的气氛也浓郁起来。沈安然每日都能从欣和口中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清河王宫里又有哪些变化,可是,她越是半步不出重华殿就越觉得有些事是她不知道的。其他人来看她从来不提别的事情只会问她今日好些没有或是有什么需要,每日躺在床上养病使得她整个人都感觉要废掉一样,不过这段日子是她在清河府最为安宁的日子,没有人敢在重华殿放肆。

这一日,元月初七,玉轻寒不知何故已经两日没有出现过了,往日他总会在就寝之前来和她说说话或坐一坐,可这两日她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这让她感到内心空落。她总希望能每日见到他,但是他是众人之中最为疏于看望她的人,与她共处一座宫殿却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见他飘然而过。倒是玉玄寒来得勤,早午晚总要来一次,倪青雉也常常来看她,他们的殷勤反而让她愧疚,只因她要一直把他们当成陌生人。

“安然,今日感觉如何?”玉玄寒进来便问。

沈安然欠身微笑回答:“和昨日无异,伤口愈合得很快。”

“伤口愈合的时候会有些痒,可千万不要挠,会留下疤痕的。”倪青雉笑着说道。

她望向她点点头,说:“倪美人的话安然记住了。”

“安然,你怎么又叫我倪美人了?你我是好姐妹,像往日一样叫我青雉就好!”倪青雉说着不经意地瞄向玉玄寒。

“终究身份有别。”

“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我们之间还需要计较这些?”玉玄寒不悦地说道。无论何时何地,沈安然总是用‘身份’二字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不喜欢她刻意的疏离,让人想靠近又不得不拉远一些。“虽然你不记得从前的事,可我们记得。”

“不管记不记得,你是主子,我是奴才,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她淡淡地说。

“你……”

倪青雉眼看玉玄寒神情越来越冰冷,连忙道:“哎呀,怎么叫都只是一个称呼,我们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

玉玄寒望着沈安然没有说话,沈安然轻弯一下嘴角也没有说话。

这时,君玉拿着药包进来,瞧见玉玄寒和倪青雉都在黛眉一蹙,说道:“探病时间已经过去,两位还请离开,不要妨碍我给安然上药。”

<>app2();

(https://www.x/read/161658/81109716.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