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是我不要你了

小说: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作者: 无尽相思 更新时间:2016-09-04 02:35:54 字数:2328 阅读进度:24/628

纪母很不希望纪流年二婚,影响太不好,而且,她更怕纪流年跟初夏扯上关系。虽然纪流年已经否认了,但到底是她生的儿子,什么想法,她还不了解么?

纪流年说:“我是没意见,不过,知音应该不会愿意。妈你这样,就是太强人所难了。”

许知音听了纪流年的话,抬起了头来,她哪里想到,纪流年竟然,就这么把这个难题扔给了他?

而且,他虽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她却很明白,他是希望由她来拒绝。

已经选择了初夏的他,是不会愿意跟自己复婚的。

许知音虽然不舍得纪流年,但也没有贱到会抓住这样的机会,无耻地逼着纪流年跟自己复婚。

她对纪母道:“妈,我都跟流年离婚了,离婚的事情,哪能一句没有发生过就行了呢?流年条件这么好,一定能够找到更好的女孩的。”

“知音啊……”纪母想要劝她。

“妈,你让我们自己再慢慢想想吧!”许知音急着逃避这个话题。

她真的好郁闷,也特别地后悔出现在这里,纪流年自私地把问题都丢给她来应付,可她呢?

明明那么舍不得,却又不敢真拿自己当回事,把他留住。

为什么,她爱的这个男人,总是要逼着她做这样左右为难的事情?

纪母见许知音如此为难,也不急着逼迫她,“既然如此,那你好好考虑,这件事情不着急,改天我约你爸妈吃顿饭,我们再商量。”

显然,纪母是不会打算就这么放弃的。

……

“知音。”吃过饭,许知音从纪家出来,准备离开,纪流年竟然跟在她身后出来了。

许知音在门口停下脚步,听到纪流年的声音,她的心情糟透了。

对他,她该做的事情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也做了,就是不知道他还来找她有什么事?

纪流年走到她面前,看着许知音,并不像在他父母面前那样好说话,他的语气里反而带着指责,“又是你让你妈来说的吧?”

许知音感觉心口一沉,“什么意思?”

“爸妈一回来就知道了初夏的事情,难道不是从你这里说出去的?你怎么就不能让你妈少说两句呢?我们都已经离婚了,她想怎么样?她是觉得通过我爸妈,就能让我俩复婚了吗?”

明明他比较过分,他反倒怪起自己来了。

许知音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虽然,她是喜欢纪流年没错,但她还没有贱到想要用这种方式逼他复合。

他都已经让初夏怀上了孩子,就算他求着她复婚,她也会犹豫的好不好!

纪流年并没有因为许知音不承认,就相信她是无辜的,“所以我就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逼着我跟初夏分开,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什么时候逼着你跟初夏分开了?如果我要那样做,刚刚又何必在妈面前说那样的话?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在你眼里,我就只是这样的人而已?”忍耐了许久的情绪,此时此刻,像喷涌的火山一样爆发出来,许知音对着纪流年绝望地嘶吼。

因为,她真的不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才能不被他误会,不被他讨厌,才不会让他这样一次一次地伤他。

她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这个男人的爱是一种错误的沉迷。

也许,该结束了?

她真的应该忘记这个男人了吧?

纪流年愣了愣,他看着许知音,倒还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激动的样子。

许知音轻笑了一声,“初夏流产,你怪我!我妈去医院找初夏,你也怪我,就连现在,不过是一起吃顿饭,你也怪我!你不就是怕我使手段不准你跟初夏在一起么?你想多了,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也从来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已经有了新的对象了!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许知音不要你了!你都让初夏怀了你的孩子,已经没有资格再得到我对你的喜欢了!”

“是吗?”纪流年怀疑地看着她,她,有喜欢的人了?

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事情。

“对!我有喜欢的人了!”许知音发了狠说,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从今天起,她再也不会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流年了,因为,他彻底地伤透了她!

“许医生,请上车。”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乔助理的声音。

刚刚还想着要不要打车的许知音发现顾南天竟然派了人来接她……

那个人啊!

明明自己跟他没什么关系,明明自己对他也没有那么好,可,他却是如此地在乎她。

如果顾南天不是因为失忆,才对她这么好,她真想选择他了!

纪流年看到有人来接许知音,倒是有些意外,他们才分开没几天,她就,有别人了?

而且,来接她的车子,一看就不是普通级别的……

虽然纪流年对许知音并没有爱情,但,却一直把许知音当成了他的太太,三年养成的习惯,现在看到有别的男人青睐他,让他的心莫名地有些不舒服。

不过,他没忘记自己跟许知音还在吵架,而且,她刚刚都把话说得如此绝了,“既然你有了别的男人,那祝你幸福!只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像今天这样吵架了。”

许知音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话可笑,她从来没想过要跟他吵架,哪一次,不是他误会她?

她冷着脸,对纪流年道:“我回去了,再见。”

到了车上,确定纪流年看不到自己了,许知音捂着脸靠在了膝盖上,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她在纪流年面前,说了如此过分的话!

以前,她最舍不得对他说一句过分的话,可是现在,他真的太让人生气了。

过了好久,乔助理的声音响起,“许医生,到了。”

今天在下雨,许知音下车的时候,有人过来给她撑伞,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向来都是她在照顾别人,可是在顾家,她却是难得地体会到了被人照顾的感觉。

原来,她也会被人珍惜的吗?

“顾先生呢?”她进了客厅,没有看到顾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