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196章 有人故意害她

小说: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作者: 无尽相思 更新时间:2016-12-09 14:07:26 字数:2276 阅读进度:196/628

就算她跟纪流年结过婚,自己也是清清白白的,却被人这样无端地泼了脏水。

管家看着许知音着急的样子,也知道她初来乍到很不容易,更何况许知音人真的很好的,忍不住跟她说了真话,“其实顾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里有不少人,大家平时都在努力工作,如果有谣言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传得人尽皆知,很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在背后害您。”

“害我?”管家的话,让许知音的身体从头到尾地凉了一道。

在这里,讨厌她的人就那么几个,恨她入骨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人!

能够这么狠毒,把这件事情做到这种地步,还能从中获利的人,能想到的并不多。

所以,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是谁。

也是,除了那个女人,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许知音从客厅出来,直接去了外面,还没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顾心仪的身影。

许知音想都没想,直接就走了过去,过去就听到顾心仪的声音,“南天哥哥,你不要跟她结婚好不好?我对你一片痴心,你就看不到吗?”

“滚开。”顾南天也是无语了,每次这个女人都能跑出来,怪只怪以前的他给了她太多的特权,以致于到了现在,这里的佣人都对她百般纵容。

“南天哥哥……”顾心仪可怜兮兮的正要缠上去,许和音已经靠近了两人。

许知音走了过去,发现顾南天也在,只是刚刚植物挡住了他的身影,她没有看到。

她一抬头,正好对上顾南天的目光,顾南天也看向她。

她的视线并没有在顾南天身上停留,而是看着一旁正准备勾搭顾南天的顾心仪,“我有话要问你!”

许知音的眼神冷漠无比,她现在有撕碎顾心仪的冲动……

她知道顾心仪坏,但也没想到她会坏到这种程度。

顾心仪白了一眼许知音,道:“我可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这种女人身上。还有,像你这么肮脏的女人,就不要留在我南天哥哥身边了,好吗?”

“我这种女人,我是什么女人?”许知音冷笑着看向顾心仪,自己还没问,她就已经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了?

顾心仪笑道:“现在整个顾家,谁不知道你那些破事?听说就算嫁给纪流年,你也没有安分,每天在医院里不是跟医生勾搭,就是跟你那些病人搞在一起。像你这种人也能够当上医生,是用身体贿赂的吧?就你这么下贱的女人,竟然出现在我南天哥哥身边,竟然还想当顾太太,也真是够不要脸的。”

“顾心仪!”许知音的怒火在胸口不断地挤压,“这些谣言是你传出去的,对不对?”

“什么叫我传出去的?”顾心仪不悦地道:“你的意思是我栽脏你?那怎么可能?我根本不可能做那么无聊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才来提醒南天哥哥离你远一点。”

“是吗?”许知音讽刺地问道。不相信除了顾心仪这件事情能是别人做的。

顾心仪看向许知音,环抱着双手,高傲地道:“你这么着急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替你背黑锅,好让南天哥哥觉得是我在你身上泼脏水?可惜,你做过的事情瞒不住,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会空穴来风,至于你……你要是真的觉得被冤枉了,那就证明你的清白啊!”

顾心仪傲慢地看着许知音。

她自信地觉得,就算许知音是被冤枉的,也不可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许知音结过婚,跟纪流年肯定睡过,至于许知音睡过多少男人,谁能证明?

就算许知音是被冤枉的,等到许知音好不容易洗清了她的罪名,这件事情也会成为她人生中的一个大污点。

旁人都不会相信许知音的话,只能认为许知音是在狡辩。

至于顾南天……就算一开始帮着许知音,时间长了,顾南天也难免受不了别人的闲言闲语会跟着怀疑,又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

顾心仪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这件事情结果如何,许知音都会输得很惨!

她表面上无辜,心中却是一脸得意!

敢跟她抢男人,她会让许知音死得很有节奏。

许知音望着顾心仪,冷笑了一声,“你做这些不就是恨我跟顾南天在一起吗?可是顾心仪,你这样,除了会让你自己看起来更低级之外,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以为弄走了我,顾南天就会多看你一眼?”

“没有你,南天哥哥肯定会喜欢我!”顾心仪不甘示弱地看着许知音,“你肯定是仗着工作的便利,对我南天哥哥下了什么药,才会把他害成这样子!要不然,他怎么可能都不记得我了?”

顾心仪看了一眼南天哥哥,眼神非常的委屈。

许知音瞪着这个女人,“这么说来你承认消息是你散布出去的,是你故意散播谣言污蔑我?”

顾心仪黑了脸,才发现许知音故意套她的话!

好在自己并没有说漏什么,她盯着许知音,“就算你现在想让我替你背黑锅,也改变不了你自己做过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你以前那些不干净的事情,如果我是你,就应该赶紧卷了包袱离开,免得在这里让人笑话!”

“你敢发誓,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许知音的脸上密布着冷漠,她盯着顾心仪,感觉心口不断地起伏,她从来没见过像顾心仪这么可恶又下贱的女人,冤枉了别人,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

“发誓?我为什么要发誓?”顾心仪翻了个白眼。

“你心虚了?”除了顾心仪,难道是二叔在害自己?

反正,在许知音看来,肯定是这两个人!

顾心仪道:“我不跟你这种人人都可以上的公共汽车说话!免得脏了自己!”

见许知音一直逼问,似乎已经认定了凶手是她,顾心仪也不再跟许知音客气。

她的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光。

许知音收回教训过顾心仪的手,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发疼,她冷冷地看着顾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