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在一起

小说: 北漂风华 作者: 坚强的鱼妞 更新时间:2020-03-26 11:22:04 字数:2307 阅读进度:116/126

随即,她又望着沈宇轩,冲他笑如朗月,看上去还比较热情回答,“我是打算回家乡发展啊。不然我也不会出来跟你相亲啊。”

沈宇轩似乎很高兴,忽然直接拍了下手,然后还对她竖了一下大拇指,说:“这么做对,明智,好!我跟你说,我也在上海漂过三年,漂着漂着,我还是选择了回到家乡!北上广深压力太大了,房价太高了,累死累活连一平米都难攒到,还不如回到家乡过着小资的生活,还能经常陪在父母身边!”

见沈宇轩侃侃而谈,金雪又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沈宇轩又立马挑眉,好高兴说:“那我觉得我俩挺适合的!年龄相差不多,身高外形相差不多,学历都是985重本毕业……”

倏然,金雪尴尬一笑,“呵呵……谢谢……”然后她伸手拎住一束头发,搭上自己耳鬓上。

她无意间的这个动作,也增添了她的妩媚,令她看上去更有女人味。沈宇轩见之,更为心动!

“你觉得呢?小雪……我们要不试着交往一下?”他又小心翼翼追问金雪。

金雪忽然觉得,现在她是一个没得选择的人,又冲他笑了笑,也终于点头说:“可以。”

沈宇轩变得劲头更足了,忽然还站起身来问她:“吃点东西吧。想吃什么?”

金雪又偏头看了看外面,只见秦焰依然坐在那儿注视着他们。她立马对沈宇轩说:“不用了,我都不吃。现在外面人少,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沈宇轩一听,又连忙答应下来,说:“好啊。”

随后他们一齐走出肯德基店。金雪稍稍走在前,而沈宇轩稍稍走在后。

当他们走到大街上时,秦焰跟着站起身来。

他们正好要从他面前经过,站起身后他便愣在那里,眼神如带血的刀子般,凌厉地盯着他们。

金雪见此,忽然停了一下,等了一会后面的沈宇轩。

待沈宇轩跟上她了,她故意伸出一只手,牵住了沈宇轩的手,还对他说:“我们去西湖公园那边吧。”

倏然,沈宇轩油生一阵暧mei的悸动,同时万分受宠若惊。忽然他偏了下头,注意到了一旁目光阴鸷的秦焰,心中又立马明白了什么。

令自己恢复平静后,他又笑着应着金雪:“好啊。”

当他们再次提步而走时,金雪不禁把他的手牵得更紧……

直到远离了秦焰的视线,她才慌乱地放掉他的手。

而这时候,沈宇轩便停下来,好奇问她,“你很爱刚才那男人但是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是吗?”

金雪没有料到他竟如此聪明,神色不禁更显慌乱,还连忙冲他摇头说,“不,不是……刚才我只是,只是一时冲动才牵你……对不起……”

沈宇轩显然不信,又用耐人寻味且略显失落的目光盯着她,说:“你是一个矜贵的女孩,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虽然我刚认识你,但是我很自信我看人的眼光。你爱他,这点我也不会猜错……刚才你的行为,只是为了气他……”

金雪还是摇头,又对他解释,“真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那男人我根本就不……”

这一回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沈宇轩便慢悠悠将她打断,“小雪,就算你骗得过我,也骗不了你自己。既然你心中还有人,那我们还是不适合的。等你跟他彻底了断了,你再出来相亲吧。”说完之后他直接转身,大步流星离开,反正行为作风非常果断!

金雪一个人又愣住,身躯僵硬呆站在原地。

待沈宇轩走了,秦焰却又出现在她眼前。

此时的秦焰,形如枯槁,胡子拉碴,消沉而沧桑。他连说话的声音也沙哑了,嘶声对金雪说:“跟我回北京吧。”

别人不知道,这几天他几乎没有进主食,就抽抽烟、喝喝酒、吃吃宵夜。晚上他也没有睡觉,累了才躺一会。他每时每刻都在想金雪,好似她的灵魂早已注入了他的躯体,早已跟他合二为一。总之,他怎样都忘不了她,也没法令自己不想她。

因为秦焰阴魂不散,金雪暗淡的目光又变得凛冽。她厉视他棱角分明的面容,唇角轻轻抽搐,语气极冷说:“我们不认识。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说完之后她也要走,并且气势汹汹!

不料,秦焰又拖住她一根手臂,哀求着她,“小雪你别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听我解释……”

金雪被迫停步,还笑得极冷,“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以为你有三寸不烂之舌,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秦焰又吞了吞涎,模样略带腼腆加委屈,结结巴巴说:“当初我……我……这样说吧,原本跟他们做交易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另外几个男人……是我见你一个女孩太过可怜,所以我给了那几个男人双倍的钱,然后……”

秦焰没有说完,金雪也不想听他说完,立马抬手,直接给了他一个火辣而响亮的耳光!

“住口!”打的时候她还怒斥,并且气得气喘吁吁。

那段屈辱那段不堪,她已经不想再提起,只想忘的一干二净。

刚才她那个耳光,真心打的特别重,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好一会后,秦焰的脑袋依然偏着,连嘴角都溢出了一丝鲜血。

当秦焰木讷时,她又咬牙切齿说:“秦焰我告诉你,我从未真正爱过你!以前我迎合你顺从你,只是为了利用你!毕竟你有钱有势,自从有了你当靠山,我在会所混时可顺利多了,不会处处受人欺负!从今以后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说完之后她又猛然转身,而且这一回她是跑步离开!

秦焰并不觉得脸上疼,只是觉得心口疼。并且那种疼,几乎令他窒息。

刚才他们的对话,被金雪一个邻居无意间听到了。那个邻居是大嘴巴,立马便向其他邻居传诵,说她在北京时原来是在会所混,怪不得能赚那么多钱。

随后几天,街坊邻居看她的眼光变了,背地里对她议论纷纷,明地里也对她唏嘘不已。

“原来她在北京时是干那行,咦……还读那么多书呢,名校毕业呢,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