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低声下气

小说: 北漂风华 作者: 坚强的鱼妞 更新时间:2020-03-26 11:22:04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18/118

不过,下班回家时,她总是一步一步很慢很慢地走,脸色也疼得一阵青一阵黑一阵白。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这天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又碰到了邹彩云。

尽管邹彩云戴着口罩,跟她还隔四五米远,但是她依然一眼认出了她。

她们相视而走,也直到彼此距离不足两米远,才一齐停步。

“金雪,好久不见啊……”邹彩云主动对她打招呼。

倏然,金雪明显感觉到了,她的身上少了锐气和棱角,也少了对她的敌意。

“好久不见……”她轻声回应一句,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邹彩云也看了看她的腿,再问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叫一辆车?秦老板呢?”

金雪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又敷衍说,“他今天很忙,没时间来接我,我也想自己走走……”

“你这样不好……要不我扶扶你吧……”邹彩云又说。

金雪自然谢绝她的好意,摇了下头。因为过去的邹彩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一直没忘。所以现在邹彩云再服软示好,她也无感,心有余悸。

忽然邹彩云又笑了,并且笑得那么冷,仿佛她知道一些什么,直接说:“金雪,我是刻意来找你的。”

金雪面不改色,又抬头看着她,早料到了她是刻意过来找她,“找我做什么?我已经离开会所好久了,跟那边其他人也没任何交际和接触了……”

邹彩云抿抿唇,心中好似犹豫了一会,然后才有点委屈告诉她,“我也辞职了,失业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金雪并不同情她。

这一刻,邹彩云完全没有了过去的嚣张,反而还显得很羸弱,低声下气说:“现在工作很不好找,你人缘好,有权威,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我?”金雪疑惑且诧异。邹彩云居然请她帮忙?她有时候都觉得她自己是自身难保的!

邹彩云点头,很是肯定说,“对,是你。金雪,你有秦焰,秦焰是建筑行业的,现在这时候他的公司没受多大影响……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说说情,让他在他公司随便给我安排一个岗位……”

金雪眸色一暗,自然没有答应,还紧紧蹙眉。

邹彩云以为她不肯,又连忙抓住他一根手臂,再握起她一只手,一脸苦楚倾诉说:“我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我刚买了房,花光了从前的积蓄,每个月还要还房贷,我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工作好难找……”

金雪还是那副表情,目光坚韧而平静地看着她,但是没应声。

邹彩云不解她的心思,更加的焦急,甚至快哭了,愈发低声下气说:“我知道,过去我对你很不好……可是,可是你就当看在我们也曾共事过一年多的份上啊……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好多人,过去那些去会所的小老板,但没有人愿意帮我,有些人他们自己也陷入了经济危机……我本打算不来北漂了,就在家乡找份工作,然而,我学历太低,家乡那边更加找不到工作……就算找得到,那也是干体力活,又苦又累还工资低,我受不了……”

听着邹彩云的话,金雪忽觉心口一紧。从前对她的那些恨戾,瞬间消散了一大半。

因为金雪终于发现了,邹彩云也是可怜的。她一直那么势利和要强,只是因为她想变得有钱,然后摆脱社会最底层。

落魄才知人情冷暖,身无一人;没钱才知世态炎凉,一无所有。

有钱时,周围全是笑脸,没钱时,个个把你疏远。

不看辉煌时,谁敬的酒,只看落魄时,剩下的友。天下有两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地上有两苦,黄连苦,没钱更苦。

今天邹彩云会过来找她,她知道这非常的难得。若非真的走投无路,邹彩云不会这样。毕竟过去的邹彩云,也是那番心高气傲。她不嘲笑邹彩云,只是她爱莫能助。

“就算我想帮你,我也帮不了。我跟秦焰……已经结束了……没有联系了……”好一会后她对邹彩云说,还故意用着冷漠的口吻,再轻轻拔下她的手,直接往前走,不再理会她。

邹彩云听此,又一个人僵在原地,目光无力而暗淡。

金雪不帮她,她不怪金雪。只是她觉得,她的人生真心灰暗无边。

金雪很快便走到了前面三米开外。

只是,一会工夫后,她又停下了脚步,对邹彩云说:“如果你没钱还房贷,我可以先借你一万块,解你的燃眉之急,随便你什么时候还。”

邹彩云又立马回神过来,并且心中受宠若惊。

她真的半信半疑,金雪居然这么好?

很快她又转身,追上金雪询问,“你说的是真的?”

金雪再次点头,“当然是真的。”

“好!”邹彩云赶紧应下,心情终于高兴了。

随后,金雪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给她转账了一万元现金。

邹彩云点了接收,说了一声谢谢,便立马走了。

她没说大约什么时候还,金雪却感觉很轻松。金雪想:如果她不还了,那么这辈子,她不欠她任何……以后她再可怜,她也不必去可怜……她是个好人,也希望好人有好报……

等到天黑时,金雪才回到租房。目前这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住,安玉沉和方小柔都还没有回来。她行动不便,也没有胃口,便没有做饭,煮了一点清粥喝下,然后早早地睡下。

夜深人静时,她的脑子里还是会浮现秦焰的身影,那么高大、那么帅气。其实她并不恨他,就是不想见到他,因为心里有疙瘩。

但是她也忘不了他,至少现在怎样都忘不了,每天都会不由自主想起他很多遍,呵呵。

回忆如毒,侵蚀着她的心口。每次毒火即将攻心时,她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等时间长了,一定就能忘记了……”

这段时间秦焰也没有再联系她,她有感觉,他已经决定将她放下。

她觉得这样挺好,既然不能够继续在一起,那么相忘于江湖,以后各自安好。

每一对相爱过的人,聚有聚的理由,散有散的借口,万丈高楼平地起,生活还要靠自己。